|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二十七章 勸架

第六百二十七章 勸架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18 01:54  字數:4046

心存疑惑,安容又回頭看了一眼。

這一回,安容確定侍衛就是趙成了。

安容高懸的心放鬆了,趙成就在秋闌宮外守著,她還有什麼可怕的?

只是侍衛們不都是熟人嗎,他怎麼做到不露餡的?

拋開心底的好奇,安容跟著朝傾公主進了大殿。

朝傾公主進去之後,在首座上坐下,不等丫鬟們見禮,便擺手道,「都下去吧,這裡不用你們伺候。」

丫鬟們不敢違令,福身告退。

蘭秀和巧秀兩個走之前,還擔心的看了安容一眼。

安容邁步上前,倒也沒有行禮,見朝傾公主臉色不大好,問道,「公主不高興?」

朝傾公主看了安容一眼,道,「你我也算是同病相憐了,以後別叫我公主,叫我朝傾吧,說來也真是可笑,我貴為公主,可我從出生到現在,都沒什麼朋友,倒是你,和我只見過寥寥幾面,,我卻什麼話都想和你說。」

朝傾公主漂亮雙眸,蒙了一層孤寂。

雖然她從北烈帶了許多的丫鬟太監還有嬤嬤來東延,可是那些人,對她畢恭畢敬,唯唯諾諾,只會看人眼色,聽吩咐辦事,稍微有點膽量的,一開口就是提醒她別忘了身份,她肩負兩國聯姻,要討好元奕的歡心……

她耳朵都快聽出老繭來了,心裡煩躁。

安容在她一旁坐下,給她倒了杯茶,問道,「出什麼事了?」

朝傾公主扭著綉帕,道。「我和元奕吵架了。」

安容怔了一下,隨即一笑,「雖然我不知道你和皇上是怎麼相處的,不過昨兒也能窺斑見豹,顯然是吵慣了的。」

朝傾公主眼眉低耷,道,「你說的對。我和他確實常常吵架。他也常常哄我,我知道,他是把我當成真的顧清顏才哄的。可是這一回,他沒有,甩了袖子就走了……。」

她從小被人哄到大,便是北烈皇帝和皇后。也沒少哄她開心。

可是這一趟回北烈,她受了不小的打擊。以前渾然不在意的事,也變的在意了。

她選擇嫁給元奕,是因為覺得被他綁架的那段日子,只是吃苦了些。除了想念父皇母后之外,其實過得很快樂。

尤其是後來在北烈皇宮,受盡委屈時。回頭想想,那段吵著鬧著要回家的日子。似乎更溫馨一些。

看著朝傾公主失望落寞的神情,安容心底滿是同情,不過她什麼都不知道,就不瞎勸架了,得問清楚明白了再說。

「這一回,你和皇上又因為什麼吵架了?」安容問道。

朝傾公主望著安容,有些生氣他道,「又不是我想和他吵的,是他莫名其妙!我不過是讓丫鬟給我準備了一碗避子葯,他就把我的碗給砸了,那是我最喜歡的碗!」

安容望著朝傾公主,有些呆愣了,「你為什麼要準備避子葯?」

避子葯,不都是嫡妻給妾室準備的嗎,極少有嫡妻喝避子葯的。

朝傾公主看著安容的肚子,雖然隆起的不算高,可是也能一眼看出來,是懷了身孕的。

她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紅了眼眶道,「我也想生小孩,可我是和親公主,我要有自知之明,與其他叫人端給我,我還不如自己喝,好歹我心裡不那麼難受。」

說著,她眼眶的淚打轉,她仰了仰頭,不讓眼淚掉下來,嘴角上揚,有一抹自嘲的笑。

「再說了,生什麼小孩?我是和親公主,生了男孩,做不了太子不說,還會被人一生猜忌,母后出自是北烈望族,背後有助力,皇兄和母后都過的那麼辛苦,處處提防,小心後宮和前朝的明槍暗箭,何況是我?」

「生了公主,倒是不用擔心她會搶皇位了,可是受寵了,被別人妒忌,不受寵,妒忌別人,若是再打仗,誰能保證她不會是下一個我?」

她是公主,她從小就活的驕傲,只有她不想要的,沒有要不到的。

要她向元奕搖尾乞憐,要一個自己的孩子,陪著她吃苦受罪,她寧願不要。

更何況,在這東延皇宮,她能活多久都不知道,即便是生下來了,她拿什麼去保護他?

朝傾公主望著安容,苦笑一聲,「難得我有自知之明的時候,他卻朝我發火,我做錯了嗎?」

眼淚就那麼滑了下來,滴在鳳袍上,像是鳳凰泣血。

安容握著她的手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勸你,你有你做公主的驕傲,他有做皇帝的驕傲……。」

身為皇帝,只有他不願意後宮女人生他的孩子,哪有後宮女人不願意給他生小孩的?

這不是蔑視他做皇帝的尊嚴嗎?

兩個驕傲的人湊到一起,沒有矛盾才怪了。

況且,元奕比誰都清楚朝傾公主喜歡上官昊,指不定就當朝傾公主只願意給上官昊生兒育女了。

極少有男人能容忍身邊的女人心裡想著別人,哪怕他不愛她。

朝傾公主反握著安容的手道,「我來找你,一來是在鳳儀宮待的憋悶,找你散散心,二來就是想找你要幾粒避子葯……。」

安容眼角顫抖了,「我沒有避子葯。」

朝傾公主皺眉,「怎麼會沒避子葯呢,你不是會制很多的藥丸嗎,我當你是朋友,這麼點小忙你都不幫我?」

小忙?

這不是小忙啊!

再說了,她也無能為力啊。

安容望著朝傾公主,「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我真的沒有避子葯。」

朝傾公主道,「只要你願意幫我,我就有,不就是藥材嗎,我從北烈帶了一堆來,不用他東延的葯!」

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朝傾公主重重一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