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二十六章 職責

第六百二十六章 職責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17 22:03  字數:3736

readx

就這樣,安容帶這一溜的侍衛去了御膳房。

聲勢浩大,把御膳房一堆御廚驚的夠嗆,還以為宮裡哪位貴人吃錯了東西,派了侍衛來抓人。

一個個都在反省,今兒做了什麼菜,有沒有失了往日的水準……

安容走的越緊,他們越是害怕。

御廚可不認得安容,安容也不理會他們。

去了御膳房,徑直就進了廚房。

才不管,那些菜是做了給誰吃的,她能不能吃,拿起筷子,先吃為敬。

那架勢……別說御廚了,就是侍衛都驚的目瞪口呆。

御廚總管驚叫了,「別,那不能吃,是給太后娘娘的……。」

安容夾了一口魚,塞嘴裡,然後看著御廚總管道,「我已經吃了。」

御廚總管無語了,說的這麼輕巧,她知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罪啊。

「動太后娘娘的吃食,那是要殺頭的!」巧秀臉色蒼白,拽了安容的雲袖道。

安容一笑,「吃都吃了,就算死也要做個飽死鬼,再說了,你們東延皇帝費勁心思請我來這裡,怎麼可能輕易要我的命?」

說著,安容瞥了御廚總管一眼,道,「我今兒要是吃不好,回頭皇上有什麼事求我,我就拿他開刀!」

御廚總管,「……。」

侍衛,「……。」

御廚總管想到顏妃派了丫鬟來叮囑的話,再看著安容和一堆傻愣侍衛,瞬間頭疼了。

他不敢得罪顏妃,也不敢把安容的話當成耳旁風,瞧瞧這些個侍衛。就知道這女子有那本事。

御廚總管腦袋一歪,暈了過去。

裝的。

安容就一路吃過去,吃了不算,她還拿。

當然了,她沒有拿現成的菜。

她拿了一大袋米,還拿了一大袋的燕窩,還有蓮子什麼的……一堆。

她拎不動。懷著身孕。她也不敢拎重東西。

全交給蘭秀和巧秀了。

這些東西,雖然簡單了些,卻足夠她吃飽。而且不缺營養。

她知道,她不可能每回都跟今天一樣,能出秋闌宮。

她得備足了吃食才行。

等她出御膳房,抬眸便瞧見天際晚霞絢爛。

想著回到秋闌宮。她無事可做,除了發獃還是發獃。安容就頭疼了。

正好吃的飽,走走逛逛,當遛食好了。

瞥頭問巧秀,「制衣坊在哪裡?」

巧秀有些懵。蕭表少奶奶打劫了御膳房不夠,還要打劫制衣坊嗎?

她拎著東西,騰不出手。只得轉了身,道。「在那邊,離得不遠。」

然後,安容就去了制衣坊。

不管不顧,安容打劫了一堆針線綢緞回秋闌宮。

夜裡,安容就著燈燭綉針線。

她肚子里的孩子都有四個多月了,以前做的針線都在蕭國公府,自打被綁架,就沒挨過針線了。

她得給腹中孩子做衣裳,順帶打發時間。

夜,冰涼寂靜。

蠟燭燃燒,發出嗶啵嗶啵聲。

綉了片祥雲,安容放下綉棚子,伸了伸胳膊,揉了下肩膀。

丫鬟便道,「少奶奶,夜深了,該歇息了。」

安容點點頭,「這就歇了。」

巧秀去端水來給安容輿洗,蘭秀去鋪床。

安容都有些錯覺,覺得自己是在蕭國公府了,伺候她的是芍藥和海棠。

一夜安眠。

第二天,安容起的有些晚。

起床時,心情有些沉重。

祈王逃回雲州,高舉反棋,不過短短几日,已經攻克了雲州附近的三個州郡。

而且,他建朝大祈。

皇上派了顏王爺帶兵去剿滅祈王,從蕭湛的十三萬大軍中抽調兩萬人馬。

蕭湛沒說話,連軒便性急,跳出來不同意。

他覺得皇上這是變相削弱蕭湛的兵力。

皇上一怒之下,把那兩萬兵馬交給了連軒,讓他去接應顏王爺。

連軒那個鬱悶的,恨不得抽自己兩耳刮子才好,他逃婚,好吧,晗月郡主也逃婚了,可顏王爺肯定把火撒他頭上啊,他去了能有好日子過?

連軒拒不授命,一句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沒差點把皇上噎死。

他是在外,可他都從京都跑軍營來了,用這話合適嗎?

以前,連軒紈絝,身上沒有官職,皇上對他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現在都做了臣子了,還敢忤逆他,不罰怎麼行?

不過蕭湛怎麼可能讓皇上罰連軒呢,他先一步道,「連軒,你帶兩萬兵馬去顏王那兒,若是殺不了祈王,就先殺了杜仲。」

蕭湛發話了,連軒還說什麼,只是有些憋悶,「萬一顏王揍我怎麼辦,我能還手嗎?」

他可以去剿滅祈王,這原就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敢算計他,還妄想挑斷他手筋腳筋,每每想起來,便氣的夜不能寐,他非扒掉祈王幾層皮不可。

可是和顏王一起,那就不必了,有舊仇。

將不和,與行軍不利啊。

蕭湛無奈的搖頭,替連軒向皇上求情,道,「還請皇上賜連軒幾個字。」

皇上看著蕭湛,那張酷似先皇的臉,還有臉上和定親王妃如出一轍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淡漠生疏。

皇上鬱悶了,怎麼就沒一點點遺傳了他呢?

不過還是順了蕭湛的意思給連軒賜了幾個字:婚約依舊,一切以戰事為重,不得以岳父之名為難靖北侯世子。

連軒看著前面四個字,兩眼直翻。

等皇上用了玉璽,連軒忙拿了過來,小心翼翼的疊好,疊到一半,又覺得不妥。「顏王和外祖父像的很,僅僅一張密旨,我覺得顏王不會放在心上,要是他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