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二十五章 禁足

第六百二十五章 禁足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17 22:03  字數:4141

兩人爭鋒相對。

同樣都在笑。

但是笑容冰涼,一點溫度都沒有,叫伺候在一旁的丫鬟見了不寒而慄,低頭不敢看。

對於安容和顧清顏說的話,丫鬟聽不懂,但是她們知道,兩人關係不好,有舊仇,只怕要斗個你死我活。

尤其是伺候安容的丫鬟,更是膽怯不安。

元奕寵溺顏妃的事,宮裡宮外無人不知,誰不知道顏妃是大周人。

文武百官聯名上奏,要元奕以朝政為重,別被顏妃迷了心智,可是元奕雷厲風行,以雷霆手段殺了兩個位份不低的朝臣,逼的他們三緘其口,再不敢吭聲。

和皇上的心尖兒為敵,沒有好下場啊。

丫鬟怕死,想著安容的大膽,連皇上的面子都不賣,反倒是她們跪著哀求,她會心軟。

丫鬟也不想安容死,便四下掃了兩眼,勸安容道,「蕭表少奶奶,你可千萬別和顏妃為敵,在後宮中,皇上最寵愛的就是她了,和她為敵的后妃,沒有好下場的,你別……。」

知道丫鬟是關心她,安容抬手打斷她道,「我不是東延的后妃,她不惹我,我不會惹她,若是欺到我頭上來,還要忍氣吞聲嗎?」

丫鬟很想說,能忍還是盡量忍。

可是她說不出來,只換了話題道,「少奶奶,奴婢叫巧秀。」

說著,見安容看假山流水,笑道,「御花園的景緻比這裡美的多,要不奴婢陪您去御花園逛逛?」

安容搖搖頭,輕摸了下肚子。「先回秋闌宮吃飯吧,餓了。」

巧秀臉一紅,「都怪奴婢,把這事給忘了。」

忙扶著安容往回走。

路過御花園的時候,碰到幾個嬪妃,議論的正是她剛被冊封賢妃,又忽然被撤掉的事。

言語之中。對安容多有惋惜。

她們知道朝傾公主逼元奕二選一的事了。

得罪了顏妃在前。又得罪了皇后,皇上是故意的吧?

虧得她們之前還以為,皇上去過大周幾回。對蕭表少奶奶心生愛慕,哪怕人家嫁了人,還懷了身孕,皇上也不嫌棄。甚至不惜一切代價將她擄回來,封為妃子。給予無上寵愛……

誰想一碰到北烈朝傾公主,她就屁都不是了。

當初,皇上也擄劫過朝傾公主,還是從北烈墨王世子的花轎上劫下來的。

想著。幾位嬪妃黑線了,她們的皇上沒毛病吧,凈喜歡幹些擄劫人的事。東延沒傾國傾城的美人了嗎?

幾位嬪妃你看著我,我看著你。雖然不甘心,但不得不承認,皇上擄劫回來的女人,一個比一個美,不是她們可比的。

回到秋闌宮,巧秀就問道,「御膳房可送飯菜來了?」

蘭秀點頭,臉色有些難看,「送是送了,只是……。」

只是之後,半天不說話。

安容眉頭一皺,問道,「只是什麼?」

蘭秀不知道怎麼說,只道,「少奶奶,您還是自己進去看吧。」

安容就進屋了。

桌子上擺著飯菜,用盤子扣著,看不清楚。

但是瞧樣子,是四菜一湯。

巧秀走過去,把盤子打開。

乍一看,魂都沒嚇飛,手裡的盤子險些沒抓穩。

只見盤子里,一隻大蜈蚣趴在翠色慾滴的青菜上,看的人汗毛伶俐。

巧秀臉色蒼白,望著蘭秀,問道,「御膳房怎麼送這樣的菜來?」

蘭秀搖頭,「御膳房說,這是上頭吩咐的……。」

至於,上頭是誰。

是皇上,還是顏妃,亦或者是太后,誰知道?

總歸御膳房準備什麼,她就端什麼來,難道她一個小丫鬟,還要為了一個大周敵將少奶奶去告狀嗎?

不過丫鬟都覺得安容可憐,被抓到東延來,還被人這麼欺凌,都說打仗是男人的事,又何必欺負一個女人,還是一個懷了身孕的女人。

安容也氣煞了,她吩咐道,「其他幾個盤子,也都打開。」

巧秀點點頭,道,「少奶奶,還是別看了吧。」

她搖頭,可是安容不聽。

她倒是,東延想給她吃些什麼。

安容自己掀開盤子。

有蜘蛛、老鼠、蛇……

安容很鎮定。

幾年前,靖北侯府辦宴會,連軒坑蘇君澤他們,就用麵粉捏過蛇老鼠……

安容相信,東延不會這麼慘無人道。

她拿起筷子,去夾那蛇。

戳了一下,戳動了。

安容稍稍放心,是麵粉做的。

她又戳了兩下。

然後……

安容臉色一變,嚇的她手裡的筷子都丟了。

外面是麵粉,裡面是真的蛇!

安容頭一扭,轉身便扶著桌子乾嘔。

嘔的撕心裂肺,連胃裡的酸水都嘔心出來了。

丫鬟嚇出來一身的雞皮疙瘩,忙把蓋子蓋上,叫人把飯菜端走。

蘭秀看了看安容,問巧秀道,「少奶奶許久沒吃東西了,該怎麼辦?」

巧秀也不知道怎麼辦,她說了一句叫人心酸的話,「我屋裡還有幾塊桂花糖,我去拿來給少奶奶墊墊肚子……。」

巧秀說完,就跑了出去。

安容喝著茶,平復心底的嘔心。

她牙關緊咬,不用說,她也知道是誰吩咐御膳房如此待她的!

很快,巧秀就跑了回來,她手裡拿著桂花糖,道,「少奶奶,一隊侍衛圍住了秋闌宮。」

安容眉頭皺緊。

蘭秀就問道,「為什麼要包圍秋闌宮?」

巧秀搖頭,「我不知道。」

巧秀把桂花糖放安容跟前,道,「少奶奶,你先吃點兒。」

看著那八九塊桂花糖。安容心底頗不是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