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二十四章耽誤

第六百二十四章耽誤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16 10:56  字數:3735

當初,她為了嫁給上官昊,不惜絕食,餓暈了頭,醒來就在顧家了。

那種不知所措,只有她自己明白。

從知道在大周顧家,她就一心想回北烈了。

蕭國公府有人要殺她,是東延太子救了她,雖然是將她當成顧清顏才救的,可是那種千依百順,要什麼給什麼的寵溺,像極了父皇母后。

可她還是想回北烈,那裡才是她的家。

她在外流連了幾個月,和長公主府小世子,還有靖北侯世子和晗月郡主,一路鬥嘴,吃吃喝喝,是她這輩子最快樂的記憶。

可是綁架了假朝傾公主,東延太子卻不許她回北烈,更重要的是上官昊不認她!

她就跟著東延太子四處晃蕩,再一次回到大周京都。

是安容全了她回北烈,再見父皇母后還有皇兄的心愿。

可是回去了又如何?

除了碎了一地,再也癒合不了的心,還有什麼?

或許父皇、母后還有皇兄還不知道,他們在不經意間傷她有多深,可是她不想再見到他們失望的眼神。

她只是她,因為身份尊貴,集萬千寵愛於一身,所以性子驕縱了些,蠻橫了些。

可是在熟睡時,母后會摸著她的臉說,「朝傾,母后以為你長大了,誰想你在花轎上被劫,去了大周一趟,怎麼又變回那不懂事的刁蠻公主了?以前有你在,母后和皇兄能省多少心,便是你父皇他有想不通的地方,也喜歡與你商議,他甚至說。若你身為男兒,這北烈交給你比交給你皇兄更合適……。」

父皇、母后喜歡假朝傾公主,更勝過她,甚至她的皇兄!

這些話,是母后的肺腑之言,卻是一柄柄利刃,插在她的心口上!

還有後宮。那麼多嬪妃。誰不言假朝傾公主一聲好?

得罪她的都在冷宮裡了!

宮裡宮外,都喜歡失憶時的朝傾公主!

回北烈不過一兩個月,她不知道偷偷流了多少眼淚。

父皇對她失望。

母后常看著她嘆氣。

就連皇兄都常在她耳畔提醒。「朝傾,你長大了,該懂事了。s.就愛讀書」

她知道,被奪走的父愛母愛。再也回不來了。

從那之後,她就驕縱不起來了。父皇母后甚至想將她培養成顧清顏,那個假朝傾公主!

這無疑是在她傷痕纍纍的心口上灑了一把鹽!

後來東延太子登基,派了使臣去北烈提親,要迎娶她為後。熱門小說網

要換做以前。父皇會想都不想就回絕北烈,可是父皇沒有,他猶豫了。

那一刻。她很後悔回北烈。

不然,她記憶中。父皇母后最疼愛她,她就是要天上的月亮,父皇母后也會想辦法摘下來給她。

他們不是說她不懂事嗎?

她這輩子,在父皇母后面前,只懂事這麼一回了。

她願意以大局為重,嫁到東延來。

至於上官昊。

本來朝傾公主還存了一絲絲的奢望,要不是皇叔護著,她連北烈都回不去。

上官昊願意迎娶朝傾公主,只因為她是顧清顏,不是她。

見安容看著她,眸底有憐惜,有擔憂,朝傾公主泣不成聲,「我回了北烈之後,墨王和父皇要他娶我,他不願意……。」

「後來,我也不願意了,我做夢夢到我嫁給了他,他根本不喜歡我,在墨王府,我錦衣玉食,什麼都是最好的,可我過的一點都不快樂,最後抑鬱而死,我甚至在夢裡,感覺到了我的後悔,若是人生重來一次,我絕對不會嫁給他……。」

朝傾公主哭成淚人兒,這麼久,她是第一次在人前哭。

在北烈皇宮,除了小時候摔倒,長大後,北烈皇上和皇后的寵溺,沒人敢欺負她,她沒有掉過一滴眼淚。

後來,她再哭,就是不懂事。

別說在她父皇母后跟前,就是丫鬟面前也不敢,因為丫鬟會惶恐不安,會偷偷稟告皇后。

現在,在安容跟前,因為安容懂她所受的委屈,所以更加的委屈,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滑過臉頰,像是蜿蜒雪山上,被陽光照射,留下兩汩清泉。

安容站在她面前,不知道該怎麼勸她,她不擅長說人壞話,只好遞上一方綉帕。

轉了話題,道,「現在你嫁給東延皇帝了,往後你該怎麼辦?」

朝傾公主接了綉帕,抹著眼角苦笑,「和親的公主不止我一個,背井離鄉,有幾個有好下場?」

「我既然選擇了和親,就有心理準備,更何況……。」

她摸著自己的臉,苦笑一聲。

雖然她是朝傾公主,可這副身子並不是。

她知道顧清顏也在這宮裡,她甚至想殺了她,可惜,她做不到。

只要撕下面具,她就是顏妃,忤逆皇后,那是死罪。

若是她真殺了她……

想著,她自嘲一笑。

只怕她會成為眾矢之的,她已經被父皇母后傷透了心,難道她還要父皇母后對她橫刀相向嗎?

「為什麼和她換的人是我?為什麼和我換的人是她?」

「我到底得罪了誰,又做錯了什麼事,要如此待我?」

朝傾公主眼淚再次決堤。

安容不知道怎麼回答她。

難道她要說,或許和我有關嗎?

外面,東延皇帝邁步進來,他腳步壓的很輕。

可是安容還是察覺了。

她側了身子,朝傾公主就抬起了頭,自然看到了東延皇帝。

安容皺眉道,「我是大周蕭國公府表少奶奶,你卻封我為賢妃,你到底想做什麼?」

朝傾公主眉頭皺緊,她還不知道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