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二十三章自願

第六百二十三章自願 (1/3)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15 20:12  字數:5938

嬤嬤面色依舊,語氣沉厲,「這是皇上的吩咐。」

言外之意,安容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安容可能喝嗎?

她一抬手,就將葯碗一拂。

哐當一聲傳來。

上等青花瓷碗分崩離析,碎片四濺。

安容性情溫和,摔東西這樣的事,極少做,但是今天算來做了兩回了。

她腹中胎兒是她的命根子,她從大周被綁架到東延,一路都在提心弔膽,生怕會出什麼萬一。

如今倒好,好不容易免了顛簸之苦,居然想喂她喝墮胎藥。

誰要逼她喝墮胎藥,她絕對逼他喝加糖砒霜!

嬤嬤站在那裡,瞥了地上一眼,道,「宮裡墮胎藥多的是,皇上下旨了,太醫院會源源不斷的送墮胎藥來,蕭姑娘何必執著,早一日墮胎,對身子的傷害越小。」

安容努力深呼吸,告訴自己別生氣,她犯不著跟一個嬤嬤計較,可是她還是忍不住,明知道墮胎會對身子不好,她為什麼要墮胎?!

她可知道,她想要一個自己的孩子想了多久?!

八年!

安容冷冷一笑,道,「正好,我喜歡聽瓷碗碎裂聲,太醫院端多少來,我扔多少。」

嬤嬤沒再說話,她福了福身子,便告退了。

流華宮,寢殿。

顧清顏手受傷,元奕丟了政務,陪同左右。

嬤嬤進去的時候,聽到的是顧清顏慘痛的叫聲,叫人頭皮發麻。

嬤嬤低眉順眼的走近,道,「皇上,蕭姑娘將墮胎藥扔了。」

元奕眉頭一皺,「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再端一碗去,務必……。」

說著,顧清顏啊的一聲驚叫。

元奕又趕緊問她了。「到底怎麼了,上了葯了,怎麼還疼?」

顧清顏有些堅持不住了,她捏緊自己的手腕。額頭上的汗珠就跟三月梅花雨一樣,細細密密,綿綿不斷。

元奕擺擺手,屋子裡伺候的下人便都退了出去。

他掰正了顧清顏,道。「到底怎麼一回事,你不說,你想活活疼死不成?!」

顧清顏不想告訴元奕,可是她更怕真的會疼死,她斷斷續續,有氣無力道,「前世那只能保護屍身不腐的玉簪,就是沈安容手腕上的玉鐲,我多問了兩句,她便握緊我的手。用玉鐲灼傷了我……。」

元奕眼神微涼,「玉鐲傷人?」

玉有靈性,他知道。

也有靈玉,含於口中,能讓屍體不腐的傳聞。

可玉鐲能傷人嗎,簡直聞所未聞。

可偌大一個流華宮,根本就找不到能灼傷人的物什,要真是一般的灼傷,以顏妃的醫術,就算不能在幾個時辰內醫治好。至少也能止疼……由不得人不信啊。

元奕幫顧清顏擦額頭上的汗珠,心疼的問道,「現在該怎麼辦?」

難道真的要喝砒霜加巴豆?

顧清顏咬碎一口銀牙,「玉鐲是她的。她肯定有辦法!」

元奕便站起身來,「朕去找她。」

顧清顏點點頭,用一種被折騰的淚水迷濛的眼神看著東延皇帝,道,「元奕,你快去快回。我快堅持不住了。」

流華宮,安容正在寢殿內踱步。

兩天望天,天際晚霞散盡,夜色歸來。

安容很無聊,偌大個皇宮,連個說話的人都找不到,丫鬟不敢和她說話,她也不敢隨便和她們說話。

這奢華的流華宮,就是一個囚籠!

她想回大周了,很想,很想。

不知何時,眼角有了些濕潤。

耳畔,依稀有丫鬟慌亂的請安聲傳來。

安容忙擦乾眼角的淚珠,還沒將手放下呢,就聽到一陣珠簾噼啪相撞聲。

瞥頭,便見到元奕陰著張臉進來,道,「你用玉鐲灼傷了顏妃,快交出解藥來!」

安容一肚子憋屈火氣,正無處散呢,原本清澈明凈的雙眸,此刻火光四溢,她譏諷一笑,「解藥?你前腳叫人給我端墮胎藥來,後腳又找我要解藥,有求於人,難道連最基本的態度都沒有嗎?」

說歸說,安容還是有些驚訝的。{看熱門小說最新章節就上热门小说網}

難道顧清顏真的治不了玉鐲的灼傷嗎,不然怎麼會要東延皇帝紆尊降貴來找她要解藥?

「有求於人?」元奕也笑了,「你好像忘記了,你現在是朕的階下囚!」

安容更是笑,爭鋒相對,「東延對待階下囚真是好,住這樣富麗堂皇的宮殿,我大周可比不上,你若是不說,我還以為你是因為我才得以重生,心懷感激,要報答我,才接我來東延頤養天年呢。」

安容說的風輕雲淡,嘴裡還帶著淺淺笑意,卻是聽得元奕差點吐血。

他真沒發現她居然有這樣牙尖齒利的時候。

安容覺得,自打在賀城坑了池家一把後,她的膽子就徹底變肥了。

現在甚至有一種怪異的感覺,她就應該這樣,不然就是墮了蕭家威名。

不過元奕是東延皇帝,豈是安容三言兩句就氣壞的,他走過來,捏著安容的下顎,道,「你倒是有覺悟,知道階下囚應該住天牢。」

安容繼續笑,「我是有覺悟,不過皇上更有自知之明,知道東延大牢攔不住蕭國公府暗衛,謝明那麼辛苦綁架我來東延,總要確保我萬無一失,宮裡總比大牢嚴上三分。」

也僅僅只是三分。

安容說這話,元奕就想起了連軒火燒皇宮的事,手下的力道又不自覺的重了三分。

安容死死的挺著,悶不吭聲,她不願意在元奕面前示弱。

看著安容倔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