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二十二章爭寵

第六百二十二章爭寵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15 07:59  字數:3699

觸不及防下,安容被拽了手,等她反應過來,手腕一疼,像是被人用繩子勒緊了一般。/

但是手腕雖疼,可是更受折磨的是耳朵。

因為顧清顏在歇斯底里的叫著。

她的手抓著安容玉鐲,不知道怎麼的很疼。

卻是想甩開甩不開。

外面的丫鬟不知道屋子裡出了什麼事,只知道她們的顏妃娘娘在叫嘶叫,下意識的猜測是被安容欺負了。

等她們進屋的時候,見到的是顏妃臉色慘白的跌坐在地。

她的右手像是伸進了火爐一般,燙的觸目驚心。

安容站在那裡傻眼了,她摸著自己的玉鐲,涼涼的,一點也不燙,更別說把人燙成這樣了。

丫鬟一邊吩咐人叫太醫,一邊瞪著安容,「你把我們顏妃娘娘怎麼樣了?!」

「自作孽,不可活!」

安容的回答就這六個字。

丫鬟也拿安容沒輒,顧清顏的手顯然是燙傷,屋子裡別說沒有炭火了,更沒有人會隨身帶著炭火傷人。

她們也不信有人找死敢動她們皇上的心尖兒,除非不想活命了還差不多。

顧清顏疼的恨不得把自己的手剁掉,有氣無力的,任由丫鬟扶著坐在貴妃榻上。

安容摸著玉鐲,嘴角忍不住上揚,再上揚,清澈明凈的雙眸泛著璀璨光芒。

她喜歡這玉鐲,對於玉鐲懲治人。更是讓她大呼痛快。

屋子裡亂成一團,丫鬟們進進出出,安容站在那裡容易擋路。

這不,安容進屋第一次坐下了,沒人請她。

正好一旁小几上還擺著各種糕點水果。

安容隨手拿了個水果,嗅了嗅,有一股沁人清香。

吧唧一口,果汁在舌尖散開,讓安容整個毛孔都疏散了開來。

一個水果啃完。元奕就到了,竟是比太醫來的還要快。

不過顧清顏醫術高超,太醫來不來無所謂。

元奕進門,第一句話問顧清顏怎麼了,第二句話就是問安容,「你把顏妃怎麼了?!」

安容兩眼一翻。「你太高看我了,我這身衣裳,還是謝柔的,我能把顏妃怎麼樣?再說了,我說的話,你也不信。你還是問顏妃自己吧。」

搶人東西,這可不是什麼好事。除非她不要臉皮了,否則她決計不敢認。

還有,她雖然和東延皇帝狼狽為奸,可是存了私心,她不會告訴東延皇帝玉鐲的事的。

安容猜對了一半,卻沒料到敵人之無恥程度。

顧清顏沒提玉鐲半句,但是她和元奕說。她中毒了。

言外之意,就是安容給她下了毒。

安容氣大了。因為元奕朝她伸手,逼她交出解藥。

安容一口銀牙咬的緊緊的,都說了她身上的東西都是謝柔的,沒有毒,他還找他要解藥,是關心則亂傻了,還是沒帶耳朵聽話呢。

顧清顏不敢提玉鐲,她更不敢提,一個覬覦的已經夠她喝一壺的了,再來一個,她嫌麻煩不多還差不多!

但是想以此逼她就範,未免也太小看她了。

安容眉梢輕挑,笑道,「這毒要解不難,一錢砒霜倒進大水缸里,取水一碗,混入一錢巴豆,飲下即可。」

元奕的臉黑如炭,「你……!」

他才說了一個字,安容就伸手打斷他,道,「砒霜是致命毒藥,可要是分量用的恰到好處,就是救命的良藥,巴豆下火,我開的分量,可不會致命,顏妃精通醫術,皇上若是不信,問她,或者問太醫都行。」

不會致命,但是會雪上加霜!

顏妃氣的雙眸欲裂,「這不是解藥!」

安容就好笑了,「你醫術絕倫,區區小傷你自己能治,又何必麻煩我,若是不能治,又怎麼知道我給的不是解藥,試都沒試就下了斷言,你這是存心往我身上潑髒水呢?」

說著,安容瞥了元奕兩眼道,「皇上,顏妃這毒中的不輕,還是進快用藥吧,否則有什麼後遺症,可就不好說了。」

元奕眉頭皺緊,看著顧清顏。

老實說,他不信安容能把她怎麼樣,這手也不像是中毒。

他雖然不通醫理,卻也是個習武之人,中毒的血至少泛黑,她這像是後宮嬪妃用的丹蔻。

顧清顏沒有說話,元奕就吩咐丫鬟道,「去拿葯來。」

說完這一句,又吩咐道,「送她去秋闌宮。」

丫鬟過來請安容,安容瞥了元奕和疼的冷汗涔涔的顧清顏一眼,轉身走了。

她要是不走,顏妃怎麼下的了台?

出了流華宮,安容嚇了一跳。

好幾個穿戴華麗的嬪妃聞訊趕來看熱鬧,看安容的眼神,那炙熱的,就跟惡狗看見了肉包子,恨不得撲過來才好。

只是眸光掃到安容的小腹,幾個嬪妃欣喜的臉色又緩了許多。

這些嬪妃都是東延皇帝登基,為了拉攏大臣娶的嬪妃,也有做太子時就迎娶了的。

有嬪妃問道,「就是你害顏妃手被灼傷的?」

聲音里透著濃濃的喜悅。

當初在太子府,她們可沒少吃顏妃的苦頭,顏妃霸道蠻橫,太子又寵溺她,沒少罰她們,禁足、罰月錢、罰抄女戒家規是家常便飯。

現在進了宮,她是顏妃,更是皇上的心尖肉,上回柳妃得罪她,還被皇上打進了冷宮。

對顏妃,她們是敢怒不敢言,只能上杆子巴結。

如今一聽顏妃受傷了,還是被一個不知來路女子給害的,她們打著探望的名頭來,說白了,就是來瞧瞧熱鬧。回頭大家私底下高興高興的。

只是引狼驅虎的事,她們都懂。

對安容,她們同樣帶著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