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二十一章玉簪

第六百二十一章玉簪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15 07:59  字數:4451

出了御書房,安容就看著頭頂上的天不錯眼。

看著悠然飄蕩的白雲,和偶爾掠翅飛過的鳥兒,她再看不到其他。

可是東延皇帝和慧明大師說的話,又讓她不得不浮想聯翩。

她真的有本事逆天改命嗎?

要是沒有的話,那她為什麼能重活一世?

或許她真的有逆天改命的本事,只是她自己不知道呢?

安容撲哧一笑,看著天上燦爛的太陽笑道,「我要是真能逆天改命,你明兒就從西邊出來好了。」

聲音里透著揶揄笑意。

別人不知道她有幾斤幾兩,她自己還能不知道?

領路公公見安容跟天說話,還叫太陽從西邊出來,嘴角微微一抽,心道:謝統領帶回來的女人是個傻子么?

一個傻子,皇上怎麼會安排她住秋闌宮呢?

那可是歷代賢妃的住處啊。

不敢猜測,領著安容朝秋闌宮走去。

向前走了半盞茶的功夫,便到了御花園。

花團錦簇,假山嶙峋,池水環繞,浮萍滿地,碧綠而明凈。

景緻盎然,安容也在東張西望,可是沒什麼能提的起她的興緻。

遠處,有一青衫小丫鬟走過來,問小公公道,「皇上安排她住哪兒的?」

小公公忙笑道,「皇上安排她住秋闌宮。」

青衫丫鬟點點頭道,「先帶她去流華宮,顏妃要見她。」

顏妃?

這兩個字,讓安容眉頭一緊。

她記得當初真的朝傾公主就是被封為顏妃的,可明兒就是東延皇帝大婚。迎娶北烈朝傾公主的日子,這個顏妃……不會是清顏吧?

帶著滿心疑竇,安容跟著小公公和青衫丫鬟去了流華宮。

流華宮。

綉闥雕甍,玉階彤庭,極奢也。

隨著丫鬟邁步進寢殿。

殿內,雲頂檀木為梁,白玉為燈。珍珠為簾。鎏金為柱。

沉香木雕花大床,懸著鮫綃寶羅帳,帳上遍綉灑珠銀線海棠花。風起綃動,彷彿雲海滾浪。

床前,站著一白鶴,鶴嘴裡銜一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

鶴立在一白玉鼎上。鼎內熏香,煙霧繚繞,彷彿仙鶴騰雲銜珠歸來。

白玉鋪地,玉雕蓮花。栩栩如生。

一旁貴妃榻上,有一裊娜背影,睡在青玉抱香枕上。鋪著軟紈蠶冰簟,三千青絲。逶迤襲地。

丫鬟躡手躡腳的走近,輕喚道,「娘娘,她來了。」

女子似是睡著了,丫鬟喊了兩聲,都未曾動彈。

丫鬟無奈一聳肩,拿了塊薄紗來,替女子蓋上。

然後走過來,壓低聲音對安容道,「顏妃娘娘睡著了,有什麼事,等她睡醒了再說。」

安容站在那裡看著,兩眼上翻。

丫鬟是喊人起床嗎,那聲音弱的,她就是在馬車裡打個盹,都不一定叫的醒。

安容想到了芍藥,那丫鬟喊她起床,只差沒用銅鑼了。

窗柩半掩,有清風徐來。

吹起薄紗,晃動如湖面漣漪。

丫鬟很稱職,拿了美人扇來,輕輕替顏妃扇著,完全忽視了屋子裡還有一個人。

安容嘴角上揚,她好像被立威了。

明明她是被找來的,倒像是她登三寶殿有事相求似地。

她也困的厲害,讓她等人睡醒,她可沒有那份耐心。

安容轉身便走。

丫鬟忙拿了扇子走過來,攔著她道,「顏妃傳召,沒有顏妃的吩咐,你不得離開。」

「不得離開?」安容輕哼一聲,「就讓我傻站在這裡,等你們顏妃醒來見我?」

哪怕請她坐下,端一杯清茶過來,她等也就等了。

丫鬟點點頭,「這是規矩。」

安容瞥了丫鬟一眼,「這是你們東延的規矩,管不到我。」

說完,安容繼續朝前走。

丫鬟左攔右擋,就是不許安容離開。

把安容的火氣徹底點燃了,安容伸手一推。

丫鬟就撞在了一旁的高几上。

高几上擺著一盆開的雍容華貴的牡丹花,被丫鬟一撞,就倒在了地上,發出清脆刺耳的響聲。

擔心屋子裡出了什麼事,外面急急忙跑進來好幾個丫鬟。

安容沒理會丫鬟,轉身看著貴妃榻。

方才那一響動,就是睡熟的豬,都吵醒了,要是吵不醒顏妃,還真是奇了怪了。

貴妃榻上的人兒,被吵了一下,煙眉輕隴,睜開眼睛。

她撐著小榻起來,搭在身上的紗綢掉在地上。

安容這才看清她的容貌。

杏面桃腮,顏如渥丹,玉面淡拂,朱唇榴齒,的礫燦練,傅粉施朱。

吹彈可破的臉龐上,一雙惺忪水眸,泛著嬌媚光澤,還帶了些被人攪了清夢的惱意。

正是顧清顏。

她眼睛都沒睜開,就問道,「什麼事?」

丫鬟跪倒在地道,「娘娘,您讓奴婢請的人請來了……。」

顧清顏揉揉太陽穴,看都沒看丫鬟一眼,便擺手道,「退出去吧。」

丫鬟趕緊爬起來,福身告辭。

顧清顏揉了揉太陽穴,又晃了晃腦袋,方才從昏睡中醒來。

她站起身來,看著安容,眼睛在安容的小腹處,停留了片刻,眸光又看著安容的眼睛。

她嘴角划過一抹晦暗莫名的笑,透著自信的風采,「當初你和朝傾公主用計,把我交給東延太子,沒想到有一天,我們三人會在東延相聚吧?」

安容沒有說話,她卻是沒有想過會有這一天。

朝傾公主端茶輕啜,姿態極美,「我等這一天,可是等了許久了。」

安容眉頭皺緊。臉色有些泛青,「是你慫恿東延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