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二十章改命

第六百二十章改命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14 16:25  字數:5379

原本連軒的話,已經叫謝明心裡火氣直冒,安容一句我儘力,就跟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倒茶似地。

謝明一個忍不住,一甩馬鞭。

馬就朝前奔去,因為慣性,安容往後一倒。

所幸,馬車裡鋪著厚厚的被子,沒有摔壞,不過後腦勺磕在馬車上,疼的她悶哼出聲。

謝明完全是不管不顧,快速朝城門奔去。

蕭湛和連軒完全可以站在不動,逼的謝明停下來。

可是他們讓了,因為謝明猛然勒緊韁繩,吃苦受累的只會是安容。

兩人把路讓開,謝明駕著馬車出了應城。

等出去之後,謝明沒有立刻就走。

而是掉轉了頭,望著徐徐走過來的蕭湛。

謝明嘴角划過一抹笑,從懷裡掏出一小瓷瓶,隨手往前一丟。

蕭湛坐在馬背上,手一伸,就將小玉瓶接住了。

謝明笑道,「我知道你們在我東延埋伏了暗衛,伺機營救,我不會傻到在東延還給你們機會,這是一半的解藥,可保小郡主半月無虞,等我安全將人送到京都,會有人把另外一半解藥送到。」

說著,謝明瞥了連軒一眼,眸光微閃,笑道,「你燒我東延皇宮,逼的我東延遷都,靖北侯世子,你的本事我佩服,我想皇上肯定恨你入骨,恨不得將你剝皮抽筋卸骨,你要是自斷兩臂,算了,也不用兩臂。就斷一臂,我就將小郡主的解藥和蕭表少奶奶還給大周,空著手回去復命,皇上也不會怪罪與我,反而會加官進爵……。」

越說,謝明的臉色越好,「問題是,你捨得自斷一臂嗎?」

「你!」連軒氣的攢緊拳頭。

他長這麼大,還沒吃過這樣的癟。

不過連軒習慣了意氣用事。這不,他捋起衣袖,拍了肩膀道,「不就一臂膀,小爺給你!」

「倘若你言而無信,就別怪我瘋魔!」

連軒說著。蕭湛輕抬手,示意連軒不要再說。

謝明明顯是被連軒氣著了,故意激將他的,他身上不可能帶著另一半的解藥。

能想到這樣的辦法,逼的他眼睜睜看著安容被帶走,而無可奈何。

東延有此強敵。他倒是想知道是誰了。

謝明冷冷的掃了蕭湛和連軒兩眼,掉轉馬車。駛向東延。

安容掀開車簾,探出腦袋,看著迎風而立的蕭湛,消失在視線中。

謝柔坐在一旁,看著安容,「你好像一點都不傷心?還是你天生就不會傷心?」

安容回頭看了謝柔一眼,赫然一笑。「被綁架去東延的,並非只有我一個。北烈朝傾公主沒有自怨自艾,還成了東延皇帝的左膀右臂,甘心為東延獻計獻策,我想東延應該是個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就當是遊玩一番,何況,暗處還有諸多暗衛相陪,我就更不擔心了。」

其實安容更想說的是,只要她想逃,誰也攔不住。

但是她不會逃。

她會讓東延皇帝知道,綁架她,是他這輩子做的最錯誤的一件事!

想著,安容嘴角溢出一抹淺笑,若有似無。

她摸著手腕上的木鐲,心底有一絲的雀躍。

謝柔看著她,只覺得閉眼假寐的安容,從容婉約,她一隻手抓著馬車,一隻手護著隴起的小腹。

這已經是安容的習慣性動作了,總覺得這樣,她能安全,腹中的孩子也安全。

安容,人如其名。strongstrong

安之從容。

謝柔忍不住看著安容的小腹,從在蕭國公府前被綁架,一路馬車顛簸,吃盡苦頭,到她跳湖逃跑。

換做尋常人,腹中孩子,早被折騰沒了。

唯獨她肚子里的,還頑強著,甚至連安胎藥都不用吃。

這孩子命很硬,若是生出來,必定是人中龍鳳。

馬車滾滾朝前,揚起飛塵。

十天後,安容進了東延都城。

這原是前朝的都城,東延太祖皇帝就是在這裡登基稱帝的。

被連軒燒掉的都城是太祖皇帝著手建造的,歷經高祖等七位皇帝,耗資巨大。

東延先帝登基,下的第一道聖旨,是大赦天下。

第二道聖旨,就是遷都。

沒想到,才過去十幾年,又遷回來了。

老實說,安容想笑,又覺得荒涼。

建一個金碧輝煌,流光溢彩的皇宮,得搜刮多少民脂民膏,不知道直接或者間接害死了多少的人。

東延辛苦建立的皇宮,被連軒燒光,安容沒覺得連軒殘忍。

東延殘害大周百姓,蕭湛才讓連軒來東延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不用狠的,東延皇帝根本不會收手。

而今的東延都城,可不太平。

遷都,可不是隨隨便便遷的。

除了皇宮之外,還有那些勛貴世家和滿朝文武。

不論哪一家,都有不少莊子鋪子,都在被燒毀的都城。

如今遷回來,短時間是不可能再遷回去了,戰亂時期,國庫里的錢用來打仗都不夠,哪有閑錢重建皇宮啊?

在一個地方安家落戶,總要置辦府邸,田產什麼的。

便是在大周都城,這樣的事都常有發生,何況是剛遷都的東延了?

這不,馬車朝前,被迫停了下來。

謝柔掀開車簾,就見到前面街道上,兩撥人在打架。

謝柔陰了臉色看著安容,「這就是靖北侯世子乾的好事!」

安容看著謝柔,勾唇輕笑,道,「謝柔姑娘怪連軒之前,是不是也該罵你們東延皇帝幾句,若非他派人燒毀棉城在前,又怎麼會有連軒燒毀東延皇宮之事?打了別人。還不許別人還手嗎?」

謝柔拳頭一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