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一十八章搭理

第六百一十八章搭理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12 00:57  字數:4950

readx

方才那小男孩,顯然是蕭雪兒女扮男裝的。strongstrong

可是那男子,怎麼可能是定親王妃呢?

她怎麼會出京救八姑娘呢?

趙成覺得不可能是。

可安容就覺得那男子像定親王妃,不但像,而且是像極了。

身材、神情,就連身上那股若有似無的香,都像是她。

更重要的是,定親王妃武功極高,她要是想從謝明手裡救雪兒,那是易如反掌。

安容望著走遠了的蕭雪兒,她一隻手抓著男子,拽她去買泥人。

到底是不是定親王妃啊?

等兩人消失在視線里,安容也不敢百分百確定。

萬一,那男子是敵人裝扮的,那她豈不是自投羅網?

紅綢下了馬車,要扶安容下來。

安容剛要把手搭上去,就聽一旁傳來一陣哭聲,哭的很傷心,很傷心,直嚷嚷著,「我要母妃,我要母妃!」

還有安慰聲,「寧兒乖,一會兒就見到母妃了,咱們風塵僕僕的趕來,先換了衣裳,再去找母妃好不好?」

趙成在一旁咳嗽,嗓子都快咳冒煙了。

還是少奶奶眼力好,方才那就是定親王妃。

安容嘴角快抽麻了,她抬眸看著騎在馬背上的定親王。

他倒是還好,神情灼灼,風姿俊朗。

只是他懷裡抱著的小郡主……

衣裳髒兮兮的,頭髮凌亂,要不是定親王抱著,這要在大街上遇到,只當是哪個可憐的……小叫花子。

見安容看著小郡主,定親王的眉頭皺了一皺,伸手把小郡主凌亂而拉風的頭髮捋的順一些。

安容一腦門的黑線,看小郡主的眼神帶著深深的同情。

定親王是她親爹么,這是多久沒給小郡主洗澡了啊,居然臟成這樣。

安容覺得定親王是找打。這要是被定親王妃瞧見了,她每天收拾的乾乾淨淨,可愛無比的小郡主,被定親王帶成這樣。不抽死他,算他命大。

安容在走神,而定親王已經抱著小郡主下了馬,進了客棧。

紅綢見安容看傻了,伸手在安容跟前晃了兩下。道,「少奶奶,那人是不是人販子?」

安容囧了。

別說,還真像。

趙成站在一旁掩嘴輕咳,他是想笑不敢笑,憋的腮幫子快抽筋了。

他看著定親王,很快,眼睛又睜大了。

徐公公怎麼也來許州了?

徐公公來了,那皇上是不是也來了?

趙成看了安容一眼,安容眉頭一皺。搭著紅綢的手,下了馬車,趕緊進客棧。

可是剛邁步進客棧,安容腿一軟,沒差點直接摔趴下。

安容趕緊轉了身,不敢再邁步進客棧。

她怕多看兩眼,會被皇上殺人滅口。

紅綢什麼都不知道,她探了身子往裡看。

等瞧見樓梯口站在一男子,被人定在那裡不能動,只是他手裡拿著一串糖葫蘆。舉的遠遠的。

紅綢撲哧一聲笑了,「那人是賣糖葫蘆的么?」

安容腦門上黑線狂掉不止,敢說皇上是賣糖葫蘆的,不要命了啊?

徐公公拿了銀子給客棧掌柜的。道,「客棧我家主子包了,讓其他人走。」

掌柜的把銀子推了回去,道,「不好意思,幾位客官來之前。已經有人住了,不能因為你們把客人趕走,還請見諒。」

徐公公沒輒,又從懷裡拿了一張銀票,「夠不夠?」

掌柜的還是搖頭,「這不是錢的問題……。」

徐公公快瘋了,回頭用一種凶神惡煞的眼神看著那些在客棧吃飯的客人。

可那些客人根本不理會徐公公,有說有笑的吃著飯。

徐公公沒輒了,只好站在皇上身邊,回頭看著二樓,不知道怎麼辦好。

皇上和定親王鬥氣鬥了一路,看皇上被定親王妃定在這裡,定親王比誰都高興呢,怎麼會出手相救?

可他又不通武功,跟著皇上從京都出來,一路騎馬,腰都快顛散了架了,累的趴地上都能睡著了,哪有本事救皇上啊?

徐公公是急的團團轉,不知道怎麼辦好。

安容站在客棧門口,摸了摸自己的臉,有些坦然。

她現在易容,徐公公肯定認不出來自己,客棧里還有人吃飯呢,沒人知道那是皇上。

想著,安容就坦然進客棧了。

邁步進客棧,小廝過來問安容,「幾位是要住店還是打尖?」

安容正要回答,那邊定親王又露臉了,指著安容和紅綢道,「你們過來,幫我女兒洗澡。」

安容,「……。」

好吧,去幫小郡主洗澡。

安容和紅綢就乖乖上樓了,臨走前,忍不住多瞄了皇上兩眼。

趙成幾個倒是沒上樓,在樓下點了一桌菜。

一邊吃,一邊小心四下,雖然他們是國公府的暗衛,可是許州沒想像的那麼安全,得保護皇上啊。

樓上,屋內。

小郡主在哭鬧,她被定親王放在浴桶里,她才三歲,還不夠浴桶高,巴巴的看著定親王,還是那句話,「我要母妃!我要母妃!」

不過多了一句,「我不要洗澡,我要母妃給我洗澡!」

說著,一邊敲浴桶。

定親王被吵的頭快炸了,「寧兒乖,一會兒就見到母妃了,你這樣髒兮兮的,你母妃會嫌棄你的。」

小郡主本來就哭了,定親王這麼一嚇唬她,好了,小郡主一屁股坐浴桶里,從梨花帶雨,變成磅礴大雨了,一邊哭,一邊抹眼睛,「父王騙人,從出王府,你就說一會兒見到母妃,已經過了好多個一會兒了,到現在我也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