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一十七章姐姐

第六百一十七章姐姐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11 21:34  字數:4040

readx

連軒凌亂了。

他也覺得自己太福澤深厚了。

他禍害北烈,結果北烈卻救了他一命?

要不是北烈戰馬死了,暗衛飛鴿傳書回來,蕭湛驚覺事大,要找他詢問,也不會發現連軒不在帳篷里。

當時,看著空蕩蕩的帳篷,蕭湛的眼角跳了兩下。

直覺告訴他,連軒可能會出事。

這才等不及找連軒,也慶幸趕到的及時,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聽到蕭湛的質問,連軒大大方方的認了,「是我乾的。」

「為什麼要這麼做?」蕭湛斂眉問道。

連軒做的這事,有好處,也有壞處。

雖說東延和北烈聯姻了,可北烈是存了坐山觀虎鬥的心思,看東延和大周,斗個你死我活,北烈好坐收漁翁之利。

也正因為這樣,北烈反而不會輕易出兵,至少不會貿然對大周出兵。

如今大周內憂外患,已不堪重負,若是北烈也犯我邊境,不知道大周能不能抵抗的住。

壞處,顯而易見。

好處,也不容忽視。

首先消弱了北烈的戰鬥力,北烈死的戰馬就是一半,也比大周戰馬多,至少有七八千匹,後續還不知道會有多少戰馬病死。

還有大周忽然死了幾千匹戰馬,應城差點失守,這事北烈不可能沒有耳聞。

現在北烈遭遇和大周一樣,首先懷疑的就該是東延所為了。

可偏偏現在,東延也死了一堆的戰馬。

還很不巧,大周死了戰馬之後,來了更多的戰馬,相比之下,東延和北烈倒是同病相憐。

蕭湛怕他們因為同病相憐,而同仇敵愾。

連軒不以為然,他這麼做就是想給蕭湛一個驚喜,所以沒有告訴他瘟毒怎麼來的。這會兒就和盤托出了。

「當初,大嫂為了解救瘟疫,把朝傾公主偷梁換柱給了東延太子,她醫術超群。這瘟毒就是她提煉出來禍害我大周的,不過她對東延也不是真心,她明面上全心全意的幫東延,其實不過是想東延皇帝速戰速決,滅我大周。好給北烈趁虛而入的機會,我就是要東延皇帝和她看看,他們禍害我大周,他們自己也難倖免,打仗就規規矩矩的打仗,弄些旁門左道,有損陰德的事,終究害人害己,」連軒義正言辭道。

說完,他頓了一頓。笑道,「還有祈王,東延皇帝不是很信任他嗎,若不是祈王留了一手,東延和北烈哪來這倒霉事?」

剛被大哥收拾了,回頭東延皇帝肯定饒不了他,晾他祈王也不會有好日子過。

趙風道,「方才若不是東延暗衛追來,用了迷霧彈,主子都殺了祈王了。」

趙行則擔憂道。「東延能提煉瘟毒,又心狠手辣,他們救了祈王,肯定知道東延戰馬病死。是我大周所為,要是再放一回瘟毒……。」

池家是大周養馬世家,能挑的戰馬都被挑出來了。

要是戰馬再病死,那蕭湛可就沒有鐵騎了。

別說指望朝廷,朝廷就極少有靠得住的時候。

這時候,蕭湛問連軒。「功力可恢復了些?」

連軒苦了張臉,「沒有。」

說完,連軒快哭了,「大哥,我不會武功盡廢吧?」

連軒不敢想像,他要是武功盡廢了會怎麼樣。

在軍營還好說,就憑他火燒東延皇宮,逼的東延遷都,在軍中,他的威望極高。

就他挑選的那五百士兵。

以前不好好訓練,踹他們屁股,他們還不滿。

現在崇拜的,自己湊上來,求他踹,賤的叫人嫌棄。

一個高手,武功盡失,還真的跟個廢人一樣。

蕭湛看著連軒,道,「若是你武功盡廢,祈王也不會費盡心思設下陷阱讓你鑽了。」

連軒想想也是,他抬眸望天,頗惆悵道,「那我的武功什麼時候才能恢復?」

有輕功的日子不要太爽,現在武功沒了,這蹣跚崎嶇之路,要靠腿一步一步走,真是叫人煩躁。

好不容易等連軒走回軍營,好了,武功恢復了一絲絲。

把連軒氣的啊,早知道這麼快就恢復了,他還不如在竹林吹著夜風賞月呢。

再說祈王,被蕭湛追殺,逃無可逃,被蕭湛一劍砍了左手。

這股恨意,就是將蕭湛千刀萬股了,都不能解他心頭之恨。

祈王怎麼能不恨?

從古至今,還沒有幾個皇帝有缺陷,一個不能生孩子,過繼了胞弟幼子為太子。

一個瘸腿的皇帝,那就是一個變態。

誰看他的腿,他就打斷誰的腿。

打那以後,只要有皇子有缺陷,不論他才高几斗,文韜武略,樣樣精通。

文武百官都奮力阻止,就怕皇子登基,到時候有了至高無上的權利,心理變態,將他們殘害的跟他一樣。

他呢,現在被蕭湛砍了一隻左手!

左眼也差一點點被他弄瞎,要不是濃雲蔽日,他勾住藤蔓,往後一倒,眼睛及時閉住,這眼睛真的就保不住了。

不過饒是如此,左眼上也有一條可怕的傷口,就像是扇貝,被人一劈兩半。

有一副好容貌,他都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弒君奪位。

現在沒有了左手,他就更沒有把握了。

祈王攢緊右手,骨頭相擠,發出嘎吱響聲。

大夫在幫祈王包紮傷口,許是受了驚,力道用大了些,祈王眼神一冷,一腳踹過去。

大夫就被踹飛了,撞到牆上,口吐鮮血,倒地不起。

東延暗衛站在一旁看著,沒有說話,他能體會到祈王現在心底的憤怒。

不過他來是有要事的,耽誤不得,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