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一十五章蠻橫(7K)

第六百一十五章蠻橫(7K) (1/4)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10 17:00  字數:9048

readx

池太太有種有口難辨感,她道,「我池家沒說賣給蕭表少爺馬!」

安容點頭,「確實沒有,可做生意,可不是一方不賣,就放棄這生意不做了,總要努力爭取。txt下載請到WWWǓ&#.coM」

「相公在軍營,脫不開身,聽說池家賣了不少馬給雲州馬販,擔心良駒都被人挑完了,這才趕不及讓我帶著銀票來賀城一趟,靖北侯世子隨後就到,為了能及時將戰馬送到邊關,我連國公爺的私印都帶來了,就是為了能隨時調動地方兵力,確保萬無一失。」

「現在買馬的事,等這樁案子了了,我們再商議,這丟失的一百萬兩銀票,還請池家還來,否則我無法和蕭國公府交代,」安容語氣平緩,卻不容人質疑。

安容說的有鼻子有眼,叫人不得不信。

蕭老國公私印這樣的東西,是能隨隨便便就給別人的嗎?

要沒點重大的事,輕易動用先皇雕刻的私印合適嗎?

還有靖北侯世子要來……

趙大人頭皮有些麻煩,這廝從東延放火回來了?

靖北侯世子的狠勁和手段,趙大人想想就怕,他看了眼池家,恨不得說白了,你池家就趕緊認罪,把這樁案子了了吧,人家靖北侯世子在東延皇宮都來無影去無蹤,想燒便燒,你一個池家,敢霸佔蕭國公府的東西不還,不想要池家了不成?

不過也不怪池家咬緊牙口,死不認罪。

一百萬兩可不是個小數目啊。

這樁案子疑點重重,除了蕭表少奶奶言辭鑿鑿,在情在理,確鑿的證據,卻是沒有。

趙大人沒輒,又重新審理此案。

一番酷刑之後,安容包袱里的銀票,總算是從四千兩變成了四萬兩了。

那些被池家下人分刮的銀票也都擺在了趙大人的桌案上。

安容冷冷一笑,「不是說只有四千兩嗎。怎麼一用刑,就變成四萬兩了?幾個小廝身上都有萬兩銀票,莫非池家對下人就大方至此,還是這些下人與我一樣。都是易容的,其實是那些出來遊玩的世家少爺假扮的?」

池太太和池三少爺恨不得剁了池家幾個小廝才好。

就是他們膽大妄為,敢動包袱,唆使池三少爺,才有這些糟心事。

現在蕭表少奶奶獅子大開口。他們死不認賬倒好,現在居然招認了,池家昧下蕭表少奶奶銀票罪證屬實了!

趙大人繼續用刑,逼小廝招認。

池家小廝早嚇的六神無主了,他們連連求饒,發誓說包袱里只有六萬兩,多一分沒有。

然後趙大人就追問那剩餘兩萬兩在哪裡。

小廝說不知道,錢給了池三少爺,天知道他用在哪兒了?

扛不住趙大人的酷刑,甚至有小廝撞死在大堂。以示清白。

池太太望著安容,咬了牙道,「你說你是來賀城買馬的,身上帶了一百萬兩銀票,除了你幾個暗衛,誰能證明真的有?!」

說完,池太太望著池大少奶奶,拽了她問道,「大姑奶奶搶了包袱,你一路陪著。有沒有看過包袱,裡面有沒有一百萬兩銀票?!」

池大姑奶奶被池太太拽的東搖西晃,她怯懦不敢說話。

趙大人就拍驚堂木了,「快說。你到底見沒見過包袱里的銀票!」

池大姑奶奶被驚堂木嚇了一跳,有些言語不清道,「見,見過……。」

「有多少?!」趙大人忙問。

池大少奶奶被嚇的不敢說話,倒是她丫鬟道,「大人。你別嚇唬我家少奶奶,她確實不知道銀票有多少,只知道有厚厚一沓,當時銀票是倒著拿出來的,最下面一張是十萬兩的面額,奴婢第一次瞧見那樣的銀票,還以為是假的,少奶奶看了一眼,就趕緊把銀票塞包袱里,讓我送前院去了。」

大周,銀票最大面額是十萬兩。

因為稀少,所以顏色有些特別,與一般的不同。

便是連趙大人都沒見過,現在一個丫鬟卻能將十萬兩的銀票描述出來,意味著什麼?

她真的見過!

包袱里有一沓銀票,還有面額十萬兩的,那有一百萬兩不是再正常不過了?

安容沒想到,丫鬟居然會幫她說話。

更沒想到,丫鬟撒謊,池大少奶奶卻不攔著。

有池大少奶奶和丫鬟幫她,那這一百萬兩,池家不想給也得給了。

池太太聽得,恨不得撕爛丫鬟的嘴,口口聲聲說丫鬟胳膊肘往外拐,被安容收買了。

丫鬟看了安容一眼,眸底有一抹乞求,還有些決然。

她知道今兒說了這一番話,池家容不得她,她只求能不受折磨的死去。

安容看的動容,她雖然不清楚,池家大少奶奶和丫鬟為什麼幫她,但是她們既然幫了她,這情就得還啊。

安容站起身來,看著趙大人道,「趙大人,我沒有時間在賀城耽擱,還請趕緊催池家還我銀票。」

趙大人點點頭,趕緊判案。

池太太氣的心肺快要炸開,她沒有看到一百萬兩銀票,甚至一兩銀子都沒見到!

現在卻要她還一百萬兩,她怎麼可能會還?

一句話,包袱只經過池家下人的手,安容要銀票,找池家下人要去。

安容赫然一笑,也不和池太太辯駁,她望著趙大人道,「趙大人,我的包袱進了池家,然後一百萬兩銀票就沒了,池太太是池家當家主母,我找她要不對嗎?」

趙大人想點頭,又不敢,因為池太太盯著他呢,眸露狠光。

安容全當沒看見,又道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