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一十四章銀票

第六百一十四章銀票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10 02:27  字數:3480

聞言,趙夫人眉頭上揚了揚,多瞧了安容兩眼,見安容不卑不亢,背脊挺的直直的,一雙眼睛清澈明凈,透著一股子堅韌。remenxs熱門小說網

她笑道,「不知道是誰府上出來的丫鬟,果真是牙尖齒利,一張嘴能將死人說活了。」

池太太有些不耐煩了,擺手道,「今兒請幾位夫人來府上,是品茶賞花的,卻讓大家看了出鬧劇,實在抱歉。」

說完,又看著安容道,「我池家,在賀城也不是泛泛之輩,怎麼會搶個丫鬟的東西,我沒時間陪你玩鬧,春蘭,拿十兩銀子來,送他們出府。」

池太太此舉,可是博得幾位貴夫人的稱讚。

被安容一再挑釁,池太太不但不生氣,還給她銀子,這等心胸,叫人欽佩。

春蘭不甘不願的拿了十兩銀子來,臭著張臉,像打發叫花子似地,遞到安容跟前。

見安容不收,不由得哼道,「別給臉不要臉,太太是心善,被你惹怒,還諒解你做丫鬟凄苦,你別得寸進尺,敬酒不吃吃罰酒!」

安容望著天花板,呵笑一聲,「不知道是誰敬酒不吃吃罰酒?」

安容說完,外面走進來一男子,正是池三少爺。

他正好聽到安容這話,眉頭一凜,瞥了四下站在的婆子道,「死人啊,沒看見人家對太太不敬,還不趕緊打出去!」

那幾個婆子早看安容不順眼了,得了吩咐,捋了袖子就走了過來。

就在她們手抓著安容的時候,趙成用力一握。

那婆子就發出殺豬般的慘叫聲來。

趙成隨手一丟,就將那婆子甩了出去,將一旁的紫檀木屏風給砸壞了。

池太太臉黑如炭。

那是她最喜歡的屏風!

甩了一婆子之後,趙成又丟了一個。

這一回,直接丟在了多寶閣上。

上等精緻的瓷器玉器,呼啦啦不知道碎了多少。

把那幾個貴夫人都驚呆了。

池太太氣的直拍桌子,吼道。「還傻愣著做什麼,給我抓住他們,今兒不剝去他們幾層皮,我池家還怎麼在賀城立足?!」

池大少奶奶也傻了。忙勸道,「太太別生氣,有話好好說,他們不能抓……。」

池太太一把甩開池大少奶奶,咬了牙道。strongstrong「不能抓?我今兒不打死他們,也要他們將賀城的牢底坐穿!」

一群人過來抓趙成,可惜,沒人是趙成的對手。

幾個暗衛根本不費吹灰之力,就將一群人,包括跪在地上指責安容的小廝,都橫七豎八的倒在了地上。

幾位貴夫人生怕被殃及了,趕緊告辭。

她們可不敢隨便看熱鬧,等出了門,有夫人就道。「這幾個人不像是尋常丫鬟小廝,凶神惡煞,仗著武功傍身,訛詐池家,怕是慣犯。」

趙夫人覺得也是,這不,趕緊吩咐小廝道,「快去府衙叫人來,多叫幾個。」

小廝跑的快,府衙離的也不遠。

這不。不到兩刻鐘。

就來了二三十個官兵,把池家團團圍住,生怕趙成幾個逃了。

不但官兵來了,就連賀州知府趙大人都親自來了。

開玩笑。池家是賀城望族,在朝中人脈甚廣,能賣池家臉面,得池家相助,那在朝中可就是如魚得水,加官進爵。指日可待啊。

趙大人連走帶跑,趕到正院。

院子里,嗚呼哀哉,慘叫連連。

就連池三少爺臉上都掛了彩,池太太正扶他起來。

見了趙大人帶著官兵來,池太太就像是見了救星似地,道,「趙大人,這幾個地痞誣賴我池家,還毀我池家正堂!」

趙大人一心想巴結池家,現在池太太張口求救,他還不趕緊表態。

他瞥了池太太兩眼,然後掃了趙成幾個,吩咐官兵道,「全抓起來,打入死牢!」

「如有反抗,格殺勿論!」

趙知府發話了,那些官兵就拿了刀,殺過來。

暗衛一手一個。

趙成就站在安容身邊,巋然不動,穩如泰山。

安容看著趙大人,冷冷一笑,「好一個辦案公正嚴明的趙大人!不問案,就能直接判人死刑,賀城還有沒有王法了?!」

趙大人臉陰陰的,「在賀城,我就是王法!」

「是嗎?」安容勾唇一笑。

她款步朝趙大人走了過去。

官兵怕安容對趙大人怎麼樣,趕緊過來保護。

可是趙成一個眼神飄過去,那兩官兵就膽怯了,縮在了趙大人身後。

安容把荷包里的私印掏出來,拿給趙大人看,她笑道,「這一趟賀城之行,我算是大開了回眼界,我一直以為大周最霸道的就是國公爺了,沒想到多了一個池家,如今又多了趙大人你。」

看著蕭老國公的私印,趙大人的額頭冷汗直冒。

雙腿一軟,竟然嚇的跪倒在地。

趙大人趕緊求饒,「下官該死,有眼無珠,得罪蕭國公府貴人。」

他跪他的,沒人攔著。

安容看了眼趙成,道,「我們去賀城府衙,我和池家的案子還得有人審理。」

說完,安容轉身便走。

趙成看著趙大人道,「請吧,這是你唯一將功折罪的機會。」

趙大人哪敢耽擱啊,趕緊從地上爬起來,追著安容和趙成走了。

身後的官兵,有些膽怯的對池太太和池三少爺道,「池太太、池三少爺,別為難小的,還請衙門走一趟。」

池太太臉色蒼白,池三少爺扶著她往前走。

賀城府衙。

上面懸著公正廉明四個字。

安容坐在那裡,池太太和池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