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一十二章包袱

第六百一十二章包袱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09 04:01  字數:4429

趙成頭漲疼的厲害。

要是他自己的包袱,這女子要,他給了就給了。

可這包袱是少奶奶的啊,裡面有幾萬兩銀票,還有一套天蠶絲的衣裳,他們穿戴素樸,要是被人知道了,指不定就當他們是賊了。

趙成猶豫不決,望著安容,用眼神詢問。

結果,剛一瞥頭。

好了,胳膊就一陣陣揪疼。

趙成快瘋了,「你別咬我啊,快鬆口!」

安容撫額。

她身側圍著一堆人,正在指指點點。

安容聽了兩耳朵,眼睛倏然睜大,有些不敢置信。

她上前一步,吩咐趙成道,「把包袱給她。」

趙成面露苦色,「真的要給她?」

安容點點頭。

趙成便鬆了手。

那女人抱著包袱,像是懷抱個孩子似的,眸底露出溫柔神情。

那邊,有位年輕少夫人帶著四五個丫鬟小廝擠過來,看到那女子模樣,眼眶紅著道,「阿瑜,乖,聽話,把包袱還給他們,大嫂帶你回家。」

那少夫人拽了包袱,要拿給安容,可是那叫阿瑜的女子死死的拿著,壓根就不鬆手。

那少夫人一臉無奈,看著安容幾個道,「我家小妹受了刺激,誤將這包袱當成是她襁褓中的嬰兒了,我能不能把這包袱帶走,稍後還來?」

安容輕點了下頭,笑道,「可以。」

那少夫人很是感激,又問安容住在哪裡,她好將東西還回來。

安容笑道,「我剛來賀城,尚未找到住處。」

安容說完,那抱著包袱的女子就恍恍惚惚朝前走。

那少夫人趕著去追她。

她身邊的丫鬟也追著走了,不過她走了幾步之後,又回來道。「我們少奶奶讓你們明兒來池家取包袱。」

說完,一堆人都走了。

留下趙成幾個暗衛在風中凌亂。

趙成瞥頭,就見到安容在笑,笑容璀璨而絢爛。

趙成都不知道她在笑什麼。不由得問道,「少奶奶,你高興什麼?」

安容的搖頭,「沒笑什麼。」

她能說,就剛剛。連軒騎馬回了軍營。

在蕭湛的大帳中,連軒就說了一句話,「大哥,我要整死祈王,你沒意見吧?」

蕭湛正在寫奏摺,頭也不抬的回了一句,「沒意見。」

然後,連軒就回他大帳了。

當時,祈王正在吃飯,連軒躡手躡腳的進去。一把拍在祈王的肩膀上,而當時祈王正在吃魚,結果被連軒一嚇,魚翅卡在了喉嚨里。

祈王倒霉,安容就高興,控制不住。

這會兒祈王正疼的半死不活的,找來軍醫,用鑷子幫祈王取魚翅。

更氣人的是,連軒還一臉無辜的看著祈王,「你怎麼吃魚都這麼不小心呢?你是副帥啊。這要被魚翅卡死了,那不是貽笑大方,下次你要吃魚,我幫你挑魚翅。strong小說txt下載7//strong」

連軒一臉兄弟情深。

氣的祈王呀呲欲裂。恨不得將連軒剁碎了喂狗,可偏偏拿他沒辦法。

等軍醫走後,祈王就原形畢露了,「你找死!」

魚翅雖然被取了出來,可是重聲說話,喉嚨還疼的厲害。

祈王的拳頭攢的緊緊的。手背上青筋暴起。

連軒無形無狀的躺自己小榻上,搖著玉扇,笑道,「不要吹牛,還不知道誰要誰的命呢。」

說完,連軒站起來,伸著懶腰,又大搖大擺的出去了。

等連軒走後,杜仲走了進來,他給祈王倒了杯清水來,道,「王爺別生氣。」

祈王能不生氣嗎,他氣大了,「東延皇帝不是厲害嗎,他都火燒東延,逼的他遷都了,他怎麼都沒能要他的命?!」

杜仲也無話可說,就憑靖北侯世子的所作所為,東延皇帝要是不想將他千刀萬剮,五馬分屍,絕對平息不了心底怒火。

可就是這樣,靖北侯世子還活的好好的,又回軍營來禍害王爺了。

祈王望著杜仲道,「幫我想個辦法,我一定要他的小命,他不死,難解我心頭怒氣!」

杜仲有些為難,他可沒有那本事要靖北侯世子的命,只好轉了話題道,「祖琅兄送了封信回來。」

說著,杜仲從袖子里拿出一封信。

祈王接過信,轉身坐下。

他撕開信封,拿出信來時,帶出兩粒晶瑩剔透的小玉珠。

玉珠滾落在地,杜仲趕緊撿了起來。

杜仲嗅了嗅,笑道,「是香丸呢。」

祈王看了那香丸兩眼,把信紙展開。

信有兩張,祈王看了一張,又換一張。

杜仲低聲問道,「可說什麼了?」

祈王沒有回答,只勾唇輕笑。

他把信給了杜仲,接過他手裡的香丸,笑的冷測測。

杜仲看了信,也是笑的合不攏嘴,他把聲音壓的低低的,只要離遠兩步,就聽不見了。

他笑道,「半個月後,東延皇帝就大婚了,等大婚過後,東延皇帝會御駕親征,到時候王爺舉兵,裡應外合,必定誅殺蕭湛。」

祈王點頭,「吩咐下去,讓雲州準備好,等我回去。」

「回去之前,我定要了靖北侯世子的命!」

客棧里,安容正在喝茶。

趙成敲門,喚道,「少奶奶。」

「進來。」

趙成便推門進去了,安容望著他道,「事情打探的怎麼樣了?」

趙成回道,「方才那搶包袱的女子是池家出嫁的大姑娘,夫家是晏家大少爺,生下一女,幾個月前夭折了,池家大姑娘傷心欲絕,就變的有些瘋癲,口口聲聲說她女兒沒死,還活著,據說在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