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一十一章賀城

第六百一十一章賀城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08 15:06  字數:4430

安容怕了。

重活一世,她還是第一次感覺到害怕,那是一種從心底冒出來的寒意,冷寒徹骨。

她從未見過像東延皇帝這樣的心狠手辣的對手。

之前在京都,有感染了瘟疫的銅錢。

現在,又是馬瘟!

人命在他眼裡如同草芥!

安容慶幸,她沒有錯過祈王和杜仲這一番談話。

不然她這廂千辛萬苦的買馬,支持蕭湛建鐵騎,那邊祈王去訓馬場走一圈,馬兒就死光了!

那她的努力還有什麼意義?

那些將士們,因為祈王的一己之私,就送了卿卿性命。

還有蕭湛,為了守衛應城,不得已,孤身闖進千軍萬馬!

對祈王,安容是忍無可忍了。

爬下床,安容研墨,把馬瘟的事寫下來,告訴蕭湛,並在最後寫了幾個字:祈王不死,邊關永無寧日。

安容要蕭湛殺了祈王。

等蕭湛知道馬瘟的事後,他想殺祈王的心,不比安容弱分毫。

可是蕭湛比安容冷靜,他沉得住氣。

祈王和連軒住一間大帳,蕭湛可以隨意進出。

他派趙行去了大帳一趟,用小玉瓶換了祈王的玉瓶。

小玉瓶很不起眼,加上裡面裝著的又是瘟毒,祈王不會隨身攜帶,就放在帳篷里,他的東西,沒人敢碰。

他更自信,就算別人打開小玉瓶,也不可能知道裡面裝的是什麼。

看著手裡的小玉瓶,蕭湛的眸光如鷹隼般鋒利。

他如何能想到,他的慘敗。損失了近萬的將士,就因為這小小玉瓶?

蕭湛看了那小玉瓶,神情晦暗莫名。

半晌之後,他把小玉瓶丟給了趙行,「還給東延。」

趙行接了小玉瓶,斂眉道,「爺。就這樣放過祈王?」

這小玉瓶裝的瘟毒是罪證。若是用了,可就拿祈王沒輒了。

蕭湛眸底一抹冷意一閃而逝,「祈王的命還抵不上那數千將士的命。」

蕭湛要替那些慘死在東延馬蹄下的將士們報仇。

更要以防有更多將士死在東延的鐵騎下。

若是憑瘟毒抓了祈王。能不能真的要了祈王的命還不知道,但一定會打草驚蛇。

東延和祈王,兩權相害,只能取其輕了。

瘟毒之事。關係重大,必須趙行親自去辦。

出了軍中大帳。趙行翻身上馬,徑直出了軍營。

出應城,偷偷潛進敵人軍營。

趙行小心不被人發現行蹤。

他找了半天,都沒找到馴馬場。又不能隨便找匹馬,就丟了瘟毒。

正不知道怎麼辦好。

忽然,一隻大手拍在趙行的肩膀上。remenxs熱門小說網熱門小說

趙行的心都嚇停了幾秒。

只聽身後有人問道。「我見你面生,又鬼鬼祟祟。是不是大周派來的細作,混入軍營竊取機密的?」

趙行轉身回頭,便瞧見一東延官兵盯著他看。

趙行笑了一笑,正要說話,卻眉頭一皺,眼睛睜大。

「世子爺?」趙行有些暈了。

那東延官兵皺眉看著趙行,「什麼世子爺?你喊我爺爺都沒用!」

趙行嘴角一抽,伸手指了指東延官兵的脖子,那裡有一顆極小的痣。

那東延官兵也嘴角抽抽了,「這都能被你發現?」

這官兵,不是連軒,又是何人?

趙行看著他,然後四下一瞄,問道,「世子爺,你怎麼在這裡?」

趙行話音剛落,那邊就有人喊道,「你們兩個,過來搭把手!」

連軒兩眼一翻,轉身回頭,罵道,「沒長眼睛啊,沒見我們正忙著呢,找別人去!」

趙行,「……。」

世子爺,這裡不是大周軍營啊,咱們這樣是不是不大合適,太招搖了吧?

可讓趙行想不通的事,那官兵被罵了,居然不吭氣,還真聽話的找別人去了。

對此,連軒就說了一句話,「欺軟怕硬,在哪裡都一樣,你越軟,人家就越欺你。」

趙行服了,世子爺真是去哪兒都當回自己家一樣隨意啊。

趙行當連軒在東延軍營混了好幾天了,哪想到連軒也是剛來,比他早到一個時辰。

不過連軒的心情不大好啊,他罵道,「東延果真是狡詐!我們大周的糧草都是放在帳篷里的,東延倒好,居然在軍營挖了地窖,把糧食藏地窖里!」

連軒一路回大周,在半路上就聽說了東延逼的蕭湛不得不孤身闖東延千軍萬馬,抓了東延周大將軍,逼得東延退兵的事。

敢逼迫他大哥,這口窩囊氣,他可憋不住。

一氣之下,連軒快馬加鞭趕到這裡。

想給東延送份大禮。

火燒東延糧草,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可是找了半天,除了東延伙房有幾擔糧食,壓根沒有其他。

連軒以為東延幾天前大舉進攻大周,就是缺糧食缺的,不得不趕緊進攻,現在蕭湛逼的東延息戰幾天,就東延這麼缺糧食,肯定這一兩天就會送糧草來,他琢磨著要不要找個好地方,一舉燒掉東延的糧草。

正喜滋滋的想著呢,好了,伙房管事吩咐他道,「你們幾個去地窖搬幾擔大米來,還有臘肉……。」

連軒心底火氣堵的啊,努力憋著,跟著去地窖搬糧食了。

那地窖很大,裡面可容納幾千擔糧食。

而且地窖很乾燥,也不用擔心糧草會潮濕發霉。

更奇葩的是,另外一個地窖里裝著菜,走進去時,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居然是個冰窖!

那菜很新鮮,可不像大周,那些菜保存不了,要麼壞了,要麼就製成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