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零七章嫁禍

第六百零七章嫁禍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06 00:32  字數:5239

到這會兒,安容才打量孫知府,越看越覺得眼熟。strongtxt全集下載扒、書』小『說『網』.NET/strong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孫知府,孫耀成?」安容問道。

孫知府忙點頭,「正是下官。」

安容笑了。

想不到前世戶部尚書孫大人,消瘦時的模樣居然是這樣,她還真沒看出來。

孫尚書,那是三皇子的心腹忠臣。

這株珊瑚樹,是三皇子妃過壽辰的時候,孫尚書夫人送給她的。

當時的沈安玉多意氣風發。

想不到,這一世,這株珊瑚樹,居然被孫大人當作賠罪禮送給她了。

想著,安容的眸光越冷。

一株珊瑚樹,前世她就不放在眼裡,更何況是現在?

她只是想到吃晚飯前,趙成稟告她的事。

刺殺她的刺客,被官兵一路追查,消失的地方正是孫府附近。

官兵不敢進孫府查,這才不了了之。

孫大人又是三皇子的心腹。

她還猜不出來,刺客是誰派來的嗎?

是三皇子要置她於死地!

是三皇子害她欠了蘇君澤一個救命之恩!

這口氣,安容捋不順了。

本來看著還挺好的珊瑚樹,再多看兩眼,就越加的礙眼了。

一生氣,安容的說的話就很打擊人了,「孫大人這珊瑚樹是讓我擺屋子裡玩,還是擺柴房裡玩?」

孫大人嘴角的笑,瞬間僵硬。

擺柴房……?

一瞬間,孫大人就反應過來了,安容這是不喜歡他送的東西,看不上眼。

孫大人苦笑。

蕭國公府缺什麼,也不缺奇珍異寶啊,就這麼點東西,哪指望蕭國公府表少奶奶息了火氣?

可他實在沒輒了。

這些東西,安容一樣沒收,讓孫大人原樣抬了回去。

蕭錦兒的那份,雖然是賀禮。但也退了回去。

出了客棧,孫大人強顏歡笑的臉,就拉的老長了。

客棧內,蕭遷望著安容道。「大嫂,你要處置邵二少爺?」

安容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一個邵家,不算什麼。」

蕭錦兒望著安容。眼睛睜大,「大嫂是想拿孫知府開刀?」

安容看著門外,道,「孫知府出身貧苦,高中榜眼,步步高升,才坐到懷州知府的位置,若是清廉忠臣,又何來這樣的出手大方?」

蕭錦兒就不解了,「若是想扳倒孫知府。那方才那兩箱子就是罪證,抬去給瑞親王,一封奏摺彈劾孫大人,他的知府位置,鐵定保不住。」

崔堯搖頭道,「沒那麼簡單,懷州乃富庶之地,朝廷任職,三年一換,據我所知。孫知府在懷州待了快十年了,可見朝中有人,而且地位不低。」

沒有十足的證據,就是瑞親王。也難扳倒一個有後台的知府。

可他們又怎麼想到,安容想扳倒的不是孫知府,而是孫知府背後的三皇子。

孫府,正屋。

孫夫人見孫知府把東西又抬了回來,臉色就難看了,「蕭國公府表少奶奶沒收?」

孫知府搖頭。「這一關,怕是難過了。」

孫夫人就氣了,「都怪東延賊子,好端端的燒什麼商船,把瑞親王他們堵在懷州,不然什麼事都沒有!」

孫知府看了孫夫人一眼,道,「有些事你不知道,就別亂說,小心惹禍上身。strongstrong」

孫夫人皺眉了,「有什麼事是我不知道的?對了,你不是打算把溫家商船被燒的事嫁禍給凌家嗎,怎麼又改主意,要溫凌兩家結親了?偏溫家還不給這個面子!現在又摸不透蕭國公府對凌家是什麼態度,又不敢貿然出手,可不拿凌家來填溫家的窟窿,只怕溫家一年半載都恢復不了元氣。」

孫知府一個頭兩個大。

本來計劃的天衣無縫,只要瑞親王一走,他就拿凌家開刀,只要有人出來證明,船不是東延敵人燒的,而是凌家派人燒的,他就能給凌家定罪,逼凌家賠償那些商船的損失,就算不全賠,至少也得賠一半,溫家就緩了一口氣!

好不容易盼到瑞親王走,誰想又來了個蕭國公府表少奶奶,還站在凌家一邊!

孫知府有種流年不利的感覺。

孫夫人從懷裡掏出一沓銀票出來,道,「邵家知道犯了大錯,派人送了五萬兩銀票來,求老爺務必保住邵家。」

「保什麼保?!我現在都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孫知府見了銀票就生氣。

惹上蕭國公府,是銀子就能擺平的事嗎?!

人家蕭國公府缺那點錢嗎?!

「讓邵家明兒去同源客棧負荊請罪去!」

孫知府甩袖便走,只是走到門口,管家就火急火燎的走了過來,湊到孫知府耳邊咕嚕了兩句。

孫知府的臉色鐵青一片。

半晌之後,他道,「答應他們!」

管家擔憂道,「大人,用官船送他們走,若是被蕭國公府知道了……。」

孫知府看了管家一眼,管家看了眼坐在屋內的孫夫人,小聲低語了兩句。

孫知府嘴角勾了一勾,道,「去辦吧。」

夜,月涼如水。

蕭錦兒在沐浴。

安容坐在書桌前,提筆沾墨,寫的認真。

蕭錦兒沐浴完出來,道,「大嫂,你寫什麼呢?」

安容笑道,「沒什麼,只是有幾個問題問相公。」

蕭錦兒嘴角輕抽,「送信去邊關太麻煩了,大嫂有什麼不解之處,可以問我哥啊,他或許知道。」

安容放下筆,拿鎮紙壓著紙張。

她和蕭湛約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