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零四章脫身

第六百零四章脫身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02 11:33  字數:5130

安容覺得她沒有聽錯,世上也沒有這麼多巧合的事。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那就是蕭雪兒的聲音!

謝明騙了她,東延暗衛不只是借蕭雪兒轉移蕭國公府暗衛的視線,他們就是綁架了蕭雪兒!

站在船頭,安容翹首以盼。

可是易容過後的她,蕭國公府的暗衛哪裡認得出來?

更何況人家已經走了。

不知不覺,船已經到了岸邊。

碧春輕聲催安容道,「少奶奶,我們該下船了。」

下了船,邵太太就催安容要解藥了。

之前有言在先,加上安容不願意再多生事端,就把解藥丟給了邵太太。

邵太太朝安容哼了一聲,又冷冷的瞥了凌太太一眼,轉身走了。

凌太太苦笑一聲,她算是把邵家給得罪死了。

那邊,凌家下人趕緊牽了馬車過來,道,「太太,你們總算是回來了,老爺和老夫人等的快發火了。」

今兒是凌老夫人的壽辰,當家主母卻不在,不怪他們發火生氣。

凌太太忍不住想揉太陽穴了,她望著安容,道,「還請少奶奶先在凌家住下,容我準備馬車再送你……。」

安容苦笑一聲,她看了眼那凌亂的商船,道,「我估計要在懷州多住兩日了。」

凌太太是通透人,她一見安容這神情,就知道方才的鬥毆與她有關。

不過安容要在凌家多住幾日,她高興還來不及呢。

蕭國公府表少奶奶能在凌家下榻,那是凌家的福分。

一行人,上了馬車,朝凌家直奔而去。

凌府。

闊綽氣派。門口兩隻大石獅子威武霸氣,上面系了紅綢,霸氣中又平添了幾分喜氣。

進府之前,凌太太叮囑凌雲道,「一會兒老夫人要是訓斥你,千萬不要回嘴,記住沒有。」

凌雲很不甘心。他趁機提條件道。「那我要去應城!」

凌太太怎麼可能答應他去應城呢,應城是邊關亂地啊,「不行。我可以許你去京都。」

安容知道凌雲是要送她去應城,這份心意她領了,笑道,「等我回京。你來京都尋我也是一樣的。」

「那要等好久,」凌雲有些不同意。

可是不同意也不行。凌太太不許,他沒輒。

此時,已經過了午時了。

凌家在懷州,家世地位不差。除了知府和溫家,就屬凌家了,從底蘊上看。邵家可是要差遠了,可是背靠大樹好乘涼。硬生生的壓了凌家好幾頭,這是沒辦法的事。

來給凌老夫人賀壽的人很多,觥籌交錯,歡笑連連。

一堆人瞧見凌太太走進來,都很詫異。

不少人眼睛都盯著凌風看,還竊竊私語。

凌大少爺可是懷州出了名的病秧子,藥罐子。

更是因為身子差,四處求醫,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葯,更有傳言,說他會命不久矣。

可是今兒一看,氣色雖然差了些,卻也沒有給人以人之將死的感覺。

他們對凌大少爺了解的不多,可是凌家下人看到凌風,簡直是驚奇。

大少爺出門一趟,簡直是脫胎換骨了啊!

出門前,凌風是小廝扶著走的,回來可是自己走回來的。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凌家二少爺凌瑞正在陪客人飲酒,見到凌風走回來,直接站了起來,有些不敢置信,「大哥,你好了?」

凌風溫文爾雅,點頭道,「尚未痊癒,不過也好了七八成了。」

凌雲就沒好氣了,「還多虧了二哥呢,你要不說隨州有神醫,娘還不會帶大哥去。」

凌瑞呼吸一窒,很快又笑了,「是大哥的福氣到了。」

凌雲從鼻子里輕哼一聲,沒再說什麼。

但是安容聽出來點苗頭。

凌家二少爺乃庶出,她姨娘是凌老夫人的替身丫鬟,甚是得她歡心。

不過命薄的很,生孩子難產死了。

凌二少爺出生喪母,實在可憐,他姨娘臨死前就求老夫人,說凌太太要照顧大少爺,她不能拖累她,希望這孩子老夫人能多照看一二。

老夫人能不答應嗎?

凌二少爺是老夫人養大的,老夫人很是疼他,加上凌大少爺又病歪歪的,她就更喜歡凌二少爺了。

孩子,誰養大的誰疼。

老夫人偏疼凌二少爺,有時候為了他還呵斥凌雲,凌太太也會不滿凌老夫人寵庶輕嫡。

有了凌老夫人的疼愛,在加上大哥是病秧子,凌雲又小很多,凌二少爺對凌家家主的位置可是志在必得。

可是凌太太總要為自己兒子考慮。

重要的場合,她會要求凌大少爺露面,凌大少爺不行,還有凌雲,他只能做陪襯。

可要是凌太太不在,可就沒人能阻止他了。

這不,凌二少爺就耍了個小心眼。

利用凌雲把凌太太騙到隨州去了,凌雲小,加上凌二少爺又說的有鼻子有眼,他就信了。

當時凌二少爺和貼身小廝在花園說話,小廝回道,「二少爺,聽說隨州來了位神醫,醫術極高,可就是性子傲了些,輕易不出診,這事要不要告訴太太,讓太太帶大少爺去?」

凌二少爺當時回道,「得了吧,我這會兒去告訴她,沒得以為我存了心的支開她,她又是當家主母,她帶大哥去隨州了,祖母的壽宴怎麼辦?再說了,我說的話,她幾時信過,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我吃飽了撐的慌才幹!」

「這事不要再提了,免得分太太的心,把老夫人的壽宴辦砸了,等壽宴過後,再說不遲。」

小廝連連點頭,「那到時候大夫走了怎麼辦?」

「走了?那不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