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零三章解藥

第六百零三章解藥 (1/3)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9-02 09:02  字數:6493

對凌家來說,安容是凌大少爺的救命恩人,別說扎針時,言語兩句了,就是打凌大少爺一頓,也沒人敢說什麼。

況且,安容到底是一個閨閣少夫人,身懷有孕,又身份尊貴,能紆尊降貴幫凌大少爺治病,凌家感恩戴德還來不及呢,哪敢說她那話傷人啊?

安容治病的法子又不僅僅只是搭脈,開藥方,還看了外男的身子,甚至碰到了。

這是有違女誡女訓的。

那句自保,凌太太懂其中的意味兒,這要是叫外人知道了,只怕對蕭表少奶奶名聲有礙。

凌太太叮囑下人,不許泄露半句。

知道了安容的身份,又替她兒子治病,恩比天高。

一想到昨天的慢待,還有她跟安容說話的態度,凌太太就懊悔不已。

看著屋子的簡陋,凌太太后悔地方寒磣,沒法好好招待安容。

這不,讓丫鬟把她的屋子收拾出來給安容住。

安容連拒絕的機會都沒有,就這樣被安排妥當了。

安容在小院住了三天,這三天,除了幫凌大少爺治病,就是調製藥丸,幫凌大少爺調補身子。

想當初,沈安溪都沒享受到這樣的待遇。

誰叫安容閑的無聊了,又不能出去溜達,看看隨州的風土人情,只能找些事做打發時間了。

不過打發時間還是次要的,安容趁此機會,給自己調了幾種藥粉,以防不時之需。

外面,安容的賞銀已經提高到兩萬兩銀子了,據凌雲打探得知。

高額的賞錢之下。勇夫極多,每天都會有很多人去府衙稟告她的行蹤消息,然後領著一群官差滿大街的找她,這樣空手套白狼的招數,後果就是那些人挨板子。

可饒是如此,還是有不少人前仆後繼。

安容聽著,一笑置之。

拿了藥材。置於鼻尖清嗅。

碧春在一旁伺候。小心的幫安容打扇子,問道,「少奶奶。你這調製的是什麼?」

安容和柳記藥鋪的事,傳遍了大周。

懷州也有不少藥鋪,凌太太還吃過柳記藥鋪調製的藥丸呢。

安容笑道,「這是安胎丸。」

碧春一驚。忙問道,「少奶奶動胎氣了?」

安容搖頭。笑道,「那倒沒有,只是預備著。」

碧春點點頭。

安容放下藥材,又去拿另外一個。隨口問道,「懷州還是沒有船來嗎?」

碧春點頭道,「有了。今兒一早就有商船過來,只是等在隨州。想去懷州的人太多了,爭著搶著要上船,沒差點打起來,管家回來稟告了此事,太太怕危險,只好放棄今兒下午回懷州的打算了,明後兒人估計會少很多,到時候太太可以租一條船回懷州。」

之前,凌太太就幾次問安容是不是很著急去懷州。

安容說不急。

凌太太就不急了。

她兒子病情漸好,她心裡的大石頭放下了,人就輕鬆了。

她累了這麼些年,也想好好歇歇。

這兩日,凌太太就帶著春桃在隨州閑逛,給安容買了不少的衣裳頭飾。

凌太太沒那個膽量讓安容穿丫鬟衣裳,看著就覺得心裡發毛。

另外,凌太太想多留兩日,凌大少爺的病情就要好很多,這幾日,多給他調補調補,好歹有些氣色的回家,好叫凌家那些阻止她帶凌大少爺出來治病的人瞧瞧,她來隨州是對的!

當然了,凌太太還存了些私心。

從隨州去懷州,坐船快的話四天,慢的話要五天。

她怕安容一到懷州,就直奔應城,以安容的醫術和本事,她根本不會缺錢。

她怕到時候凌大少爺的病沒法痊癒,能多留安容一天,凌大少爺的病痊癒的機會就大一分。

不過,她做的倒也無可挑剔。

船擁擠,三教九流混雜,不當對安容,就是對他們也是危險,等人少些再走,合情合理。

尤其是安容還被官府尋找,被敵人找,太危險了,租一條船,也放心。

又挨了兩天。

這一天,安容早早的就被碧春喊醒了。strong最新章節全文閱讀Remenxs/strong

梳洗打扮之後,就去正屋吃早飯。

吃完了早飯,便啟程去了碼頭。

碼頭人來人往,還有好幾個官兵在拿著她的畫像尋人。

官兵對著凌太太幾個掃視畫像,只掃了安容一眼,就擺手放行了。

凌太太瞧得驚嘆,她知道安容易容了,當初看到告示上的畫像,她還很納悶怎麼長的不一樣,凌雲趁機給她展示了下什麼叫易容術。

不過過了官兵那一關,安容本打算鬆一口氣,誰想她一瞥眼。

就見到橋頭有暗衛在那裡,穿著素樸的衣裳,但是安容認得他,他就是謝明手底下的暗衛。

安容沒有低頭,也沒有岔開眼神,就那麼多看了他幾眼,還笑指著暗衛給凌太太看。

指了他,又指別人。

凌太太還輕喝了安容一句,「女兒,娘告訴過你多少次了,要端莊大方,不能隨便用手指人。」

安容穿著廣袖裙裳,很好的把肚子遮掩住了。

她還故作撒嬌,「娘,我就隨便一指,你就訓斥我,給女兒留點面子行嗎?」

凌太太嗔了安容一眼,正要說話呢。

後面有人高呼,「凌太太!」

安容瞥頭,就見到一個夫人帶著女兒,還有四五個丫鬟小廝走過來。

凌太太的眉頭當即就皺了起來,她看了安容一眼。

安容就無語了。

怎麼會那麼的巧呢,居然碰到凌太太的熟人,她肯定知道她不是她女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