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六百章嫌棄

第六百章嫌棄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8-31 06:29  字數:4696

打的安容是頭冒金星,氣的她一走神,多喝了兩口湖水!

猛嗆了起來,連連咳嗽。

湖邊大石塊上,坐著個年約十二三歲的小少年,兩眼望天,手裡正有一下沒一下的往湖裡丟石子,有些心不在焉。

聽到咳嗽聲,少年方才低頭往下看,見安容扎出水面。

小少年怔了一下,趕緊跳下石頭,他是想救安容的,可是見安容往岸邊爬,他就站著沒動了。

安容正要爬起來,卻見遠處有人走動,像是在找什麼人。

安容忙朝小少年虛了一聲,又往水裡一鑽。

暗衛走過來,問小少年道,「你有沒有見過一個穿著鵝黃色裙裳,面容姣好,渾身濕透的女子?」

鵝黃色裙裳,面容姣好,渾身濕透的女子?

不就是水裡那個嗎?

小少年盯著水面半晌,像是有什麼猶豫的,最後還是搖搖頭,「我沒見到。」

暗衛沒想過小少年會騙他,急著找人的他,趕緊走遠了尋去。

等暗衛走了,安容才爬起來。

那小少年也不避諱,見安容爬的吃力,朝安容伸了手。

安容也不客氣,抓著他的手,就要爬起來。

小少年見安容身姿消瘦,以為不用力就能拉起來,隨想安容差點把他也帶進了湖裡。

小少年忍不住咕嚕一句,「好沉。」

這句話,聽的安容白眼一翻。

她渾身濕透,加上一包袱的水,要是不沉,她自己就能爬起來了。

小少年看著安容,有些不高興道,「你害我食言了!」

一句話,來的莫名其妙,讓安容摸不著頭腦,「我怎麼就害你食言了?」

小少年瞪了安容。「你害我又撒謊了,我才跟娘親和大哥保證,我以後再不騙他們了!」

說完,他眉頭一皺。望著安容,問她,「方才那人是你家小廝吧?」

安容擠著身上的水,道,「他不是我家小廝。」

看著四周。天有些昏暗了。

安容不知道該去哪兒好,沒有錢,她該何去何從啊,難道要夜宿街頭?

她一個孤弱女子,夜宿街頭,她也沒有那個膽量,更何況還被人尋找著。

見安容渾身濕透,有些哆嗦。

小少年解下身上的披風,丟給安容道,「你披上吧。免得著涼了。」

冷,安容可以忍受。

她怕的是身上的衣裳被人認出來,裹了披風就好多了。

安容裹了披風,那小少年轉身要走。

安容忙喚住了他,「先別走。」

小少年回頭看著她,「你還有事?」

安容訕笑兩聲,「你家缺丫鬟嗎?」

求收留的話,安容實在說不出來,只能給人家當丫鬟,端茶遞水了。

那小少年掃了安容兩眼。

安容皮膚白凈。strongtxt小說下載扒、書』小『說『網』.NET/strong眸光清澈明凈,而且她頭上的髮飾,身上的衣裝,還有包袱……不論哪一點都說明安容出身高貴。沒有半點丫鬟樣子。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家不缺丫鬟伺候。」

說著,小少年主意到安容的臉,微微驚詫,「你的臉怎麼了?」

安容一摸臉。嘴角就開始抽抽了。

易容術沒學到家,在水裡泡了許久,露出破綻了。

安容一把撕下面具,露出原本的臉。

這一下,把小少年驚呆了。

「你……!」

安容摸了摸臉,見小少年目露好奇,盯著她手上的面具不挪眼。

安容便勾唇一笑,「你也看見了,我現在被人追,只要你收留我幾天,我就教你易容術。」

小少年明顯動心了,他看著安容,有些猶豫不決,「我只是路過隨州,不知道會在隨州待幾天,或許明天就走,你要去哪兒?」

「隨州?這裡是隨州?」安容睜大雙眼。

見安容那麼驚詫,小少年滿臉黑線,「你不會不知道這裡是隨州吧?」

安容兩眼一翻,她要知道才怪了。

她在船上,就只跟暗衛說過話,天知道她被帶到哪裡去了?

不過,安容雖然以前沒出過遠門,卻對大周多少有些理解。

隨州是去北烈的必經之路。

懷州是去東延的必經之路。

而隨州和懷州之間,有一條水路橫貫。

她要去找蕭湛,必須從隨州坐船去懷州。

估計謝明他們帶她來隨州,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安容道,「我要去懷州。」

小少年,「……。」

安容見他有些凌亂,問道,「怎麼了?」

小少年無語了,要不是她先說,他還以為她賴上他了呢,「我也要去懷州。」

安容笑了,真是天助她也。

等臉上的水幹了,安容對著湖水,重新易容。

當然了,又換一張臉。

這一下,小少年再沒有猶豫了,道,「我答應你做我的丫鬟,不過,你今晚就要教我怎麼易容。」

安容應了。

正巧,那邊有丫鬟找過來。

小少年看了安容兩眼,幫安容把頭上的發簪全摘下來,方才應一聲。

那邊一粉色裙裳丫鬟尋了過來,道,「三少爺,總算是找到你了,太太都著急死了。」

小少年悶氣道,「我只是出來散散心而已。」

丫鬟忙道,「太太還等著小少爺用飯呢,我們快些回去吧,這裡風大……。」

說完,丫鬟才注意到安容。

安容容貌一般,只能說是清秀,看的順眼。

她注意到的是安容身上的披風。

「你是誰?我家少爺的披風怎麼在你身上?」丫鬟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