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九十八章綁架

第五百九十八章綁架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8-29 23:05  字數:3954

黑衣暗衛拿了烙餅和水來給安容,然後解了安容的手和腳,讓她吃飯。

這裡是荒郊野嶺,他們又是武功不凡的暗衛,根本就不擔心安容會逃。

要是真讓安容在他們眼皮子底下逃了,他們都可以去死了。

顛簸了一路,安容根本就沒有什麼胃口,烙餅又很硬,安容見了就沒有食『欲』。

只喝了兩口水,就沒再吃了。

她也沒有大喊大叫,更沒有又哭又鬧,求人饒命。

暗衛首領那話說的很清楚了,她反抗,受罪的只會是他,與他們來說,不過是輕輕用手一點,往馬車裡一丟,便眼不見心不煩。

而且,安容早做好了心裡準備。

從見到瞎眼神算留給她的紙條,她就明白,背井離鄉,不可能有好事發生。

而且,從早上起,她的眼皮就一直跳。

只是,沒想到,敵人會燒『花』轎,轉移蕭國公府暗衛的注意力在前,又丟煙霧彈,擾『亂』人視線在後,還有蕭雪兒在叫救命……

想到蕭雪兒,安容不淡定了。

她站起身來,朝暗衛首領走過去,問道,「你們是不是也綁架了雪兒?」

安容問她的,壓根就沒人理會她。

安容氣『欲』狂,她瞪著暗衛首領,拔高了聲音,再問一遍,「你們是不是也綁架了雪兒?!」

被安容問的煩了,暗衛首領謝明蹙了蹙眉道,「我們的目的是你,不是她。」

「那為什麼我聽到雪兒在叫救命?!」安容質問道。

謝明據實相告,「抓她,不過是為帶你出京爭取時間。」

蕭國公府暗衛不少,要是知道蕭國公府表少『奶』『奶』被抓,肯定會及時封鎖城『門』,到時候全城搜查安容,他們非但完成不了任務,還會自身難保。

所以暗衛分成了兩撥。

一撥抓了安容儘快出京。一撥人抓了蕭雪兒四處躲藏,牢牢的抓緊蕭國公府人的注意力。

謝明就說了這麼兩句,他已經吃完了。

他又喝了兩口水,便翻身上馬。道,「上路!」

那些沒有吃完的暗衛便不吃了。

有暗衛過來請安容,「請上馬車。」

語氣平緩中透著不可拒絕。

安容不想受罪,她知道自己逃不掉,只能順從。

進了馬車之後。還不等安容坐穩了,馬車就跑了起來。strongtxt全集下載扒、書』小『說『網』.NET/strong

跑的很快,快的安容只覺得頭暈眼『花』。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不由得低聲咒罵,這是馬車,不是馬!

安容左右撞動,只覺得屁股顛簸,胳膊和腦袋直疼。

開始安容還能忍,在馬車踩了大石塊,重重一晃『盪』後,安容徹底忍不住了。

一把掀開車簾。罵道,「馬車太顛簸了,我需要兩『床』被子墊著!」

馬車滾滾朝前。

安容的說話聲,彷彿都被顛碎了一般。

只覺得敞開的車簾,呼嘯而過的風,刮的人臉頰生疼。

而且,馬匹揚起來的飛塵吹進安容的眼睛了,硌的生疼。

安容知道他們聽的見,只是不想搭理她而已。

不由得一邊『揉』眼睛,一邊忍著顛簸。道,「你們主子要你們留我一命,我肚中孩子若是有什麼萬一,我就咬舌自盡!」

說著。安容還重重的拍了車窗兩下。

可是,還是沒人理會她。

安容只好認命的再坐回去。

緊緊的抓著馬車,那種顛簸的痛苦,安容恨不得一頭撞死算了。

馬車外,謝明見遠處有裊裊炊煙,他眉頭輕皺。

再聽安容是不是的驚叫一聲。他的眉頭更擰,最後一擺手。

便有一暗衛甩了馬鞭,朝遠奔去。

差不多兩刻鐘後,安容差不多能將胃裡的酸水給顛簸出來了,而且沒有吃東西的她,肚子餓的難受。

要再這樣顛簸下去,她腹中孩子肯定會保不住。

她必須得想辦法逃命。

可是她該怎麼逃,逃了之後,又該去哪裡?

她身上可就帶了一番印鑒……

想到印鑒,安容趕緊『摸』腰間。

還好,印鑒好在。

安容把印鑒放在荷包里,又在荷包里塞了蘭『花』,看起來就是一個尋常的香囊。

而且,誰能想到安容會把蕭老國公的『私』印這麼貴重的東西放在荷包里,隨身攜帶著?

這『私』印,便是蕭老國公自己,也會放在書房裡,小心收藏,外面還有暗衛小心看守。

要是叫敵人知道,她隨身帶著蕭老國公的印鑒,完全可以在大周暢通無阻,甚是殺那麼三五個官員都不叫事兒。

可是,除了『私』印,她身上沒帶一枚銅板。

想到這裡,安容就有些惱火,她制了一堆毒『葯』,為什麼就沒有帶一點點在身上?!

要是有毒『葯』,完全可以趁敵人不注意,把他們全撂倒。

安容兀自悶氣,然後看著手腕上的木鐲。

不知道蕭湛什麼時候才發現她被人綁架的事,就算現在知道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來救她。

安容不知道,她被暗衛點暈的那一幕,蕭湛見到了。

眼睜睜的看著安容被敵人扛走,卻偏偏無能無力的感覺,讓蕭湛憤怒的一掌拍碎了軍中大帳里的那厚實的桌子。

蕭湛進軍營,還是第一次發這麼大的脾氣。

當時就震住了一群將軍,愣愣的看著蕭湛,不知所措。

蕭湛忍著憤怒,冷聲問道,「今晚,夜襲敵營,誰還有異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