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九十三章銀針

第五百九十三章銀針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8-27 15:41  字數:4562

安容下意識的認為是沈安北,誰想到抬眸望去,卻是蕭遷。strong最新章節全文閱讀Remenxs/strong

他一襲錦袍,坐在馬背上,風姿俊朗,只是眉目帶怒,手裡拿著馬鞭。

幾米遠處,有一男子倒卧在地,捂著肩膀叫疼連連。

安容望去的時候,有幾個穿戴不凡的男子正彎腰去扶他起來,這才瞧見他的半邊臉上,有淤青鞭痕,觸目驚心。

可見蕭遷是用了力的,顯然怒意不小。

至於哭聲,那是小女孩在哭,許是被嚇壞了。

「好好的,怎麼打架了?」安容眉頭輕動。

蕭憐兒就扶著安容道,「大嫂,我們過去看看。」

安容點點頭,就朝那邊走了過去。

那男子被扶站了起來,捂著臉,罵罵咧咧的,甚是囂張。

蕭遷騎在馬背上,臉色一冷,神情和蕭湛至少有七八分相似,他動了動手裡的鞭子,哼笑一聲,「你再嘴賤,罵一句,我今兒就是把你吊在城門上,你爹也不敢吭一句!」

聽到蕭湛說這話,那男子身側的兩人趕緊勸他別再和蕭遷硬碰硬,那男子非但不聽勸,還更加的憤岔了。

到這時,安容才知道這男子是誰。

徐家少爺。

因為連軒贏了吉祥賭坊,逼的徐家掏了幾十萬兩銀子,徐家少爺的月錢拮据了,心底不滿,見不得蕭國公府的人囂張,出手闊綽。

他昂了脖子道,「我說錯了嗎?!棉城難道不是蕭湛駐守的,放進敵人,來我大周作亂,就是他的錯……!」

啪!

他話未說完,蕭遷一鞭子甩了出去,徐家少爺另一邊臉也帶了淤青了。

「把他給我吊在城門上!」蕭遷難得一怒。

蕭遷話音未落,暗處就閃出來兩暗衛,以閃電之勢將徐家少爺捆了起來。

蕭憐兒忙走了過去,蕭遷扭眉看著她。「你們怎麼出來了?」

蕭憐兒就問道,「出什麼事了?」

蕭憐兒擔心啊,蕭老國公性子霸道,在朝中得罪了不少人。雖然那些人不敢怒更不敢言,可是現在蕭老國公不在京都,蕭大將軍也不在。

要是事情鬧大了,蕭憐兒擔心那些大臣會背地裡慫恿皇上,到時候罰蕭遷。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沒什麼深仇大恨的,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蕭遷則道,「放心吧,我做事還不是一點分寸沒有,你和大嫂去大昭寺,我護送你們去。」

蕭憐兒搖頭,有暗衛在,哪用得著蕭遷護送啊。

這不,蕭憐兒瞧見了寧纖柔。就道,「要不,你送寧二姑娘回寧……?」

寧府還沒說出來,蕭遷就道,「我想起來了,我還有事。」

說完,趕緊騎馬走了。

把蕭憐兒丟那裡,臉紅脖子粗。

她恨不得咬了舌頭好,沒事幹嘛多嘴,偏他還不給面子。熱門小說網ReMenxs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無彈窗,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有他這樣的嗎?!

蕭憐兒望著寧纖柔,趕緊補救道,「他是皮太薄了,不好意思。你別生他的氣。」

蕭遷太不給面子了,寧纖柔不生氣才怪,可是她不會表露出來,她又不稀罕他送,再說了,蕭遷是蕭遷。蕭憐兒是蕭憐兒,她不會遷怒的。

寧纖柔搖搖頭,道,「我沒有生氣。」

這時候,芍藥湊了過來,道,「少奶奶,打聽清楚為什麼大少爺和徐家少爺吵起來了。」

其實,蕭遷為什麼和徐家少爺動手,大家早知道了,顯然是因為棉城被燒的事,方才徐家少爺親口說的。

不過,蕭憐兒還是下意識的問了一句,「為什麼?」

寧纖柔也望著芍藥。

芍藥忙道,「徐家少爺和那兩個少爺說棉城闖入東延敵人,是爺任人唯親的緣故,靖北侯世子性子紈絝,難擔重任,要是把這事交給別人,也不會如此,他們說爺壓根就不會打仗,把戰場當成過家家,純粹是胡鬧,還說大周遲早要葬送在爺和靖北侯世子的手裡,還說國公府能上戰場的都去了,就留下大少爺在京都,急著成親,是怕蕭國公府都戰死沙場了,給國公府留個後……。」

他們說的肆無忌憚,還發狂大笑。

誰想到蕭遷正巧騎馬路過,聽了個正著。

徐家少爺詛咒蕭老國公和蕭大將軍,還詛咒他,怎能叫他視若無睹,置若罔聞?

抽他兩鞭子算是親的了,要是換做連軒,估計皮都給他剝兩層掉。

蕭憐兒聽的更是生氣,「早知道,我也抽他兩鞭子了!」

芍藥介面道,「想抽他還不簡單,讓暗衛去就是了。」

詛咒她家少奶奶守寡,應該用針鞭抽。

安容瞪了芍藥一眼,芍藥就閉嘴不說話了。

安容才道,「這事肯定會驚動皇上,皇上會罰他們的。」

蕭憐兒點點頭。

知道蕭憐兒和安容要去大昭寺,寧纖柔再次抱歉,耽誤了她們時間,正要福身告退呢。

安容臉色卻是一變,沒有理會寧纖柔,邁步朝前走去。

不遠處,有一猥瑣男子,手裡拿了個糖人,哄騙一小女孩。

那女孩就是之前,安容瞧見哭的傷心的女孩。

方才芍藥說話,她沒注意,那小女孩的父親拉著車子走了,許是把她落下了。

那男子,一看就不像是好人。

一雙手在小女孩臉上,脖子上摸啊捏啊的,看的人嘔心。

要是讓他把小女孩帶走,後果不堪設想。

安容走過去,寧纖柔幾個也瞧見了,也是氣不打一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