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九十章刺殺

第五百九十章刺殺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8-25 10:17  字數:3406

這一天,天藍雲白,微微徐徐。strong最新章節全文閱讀Remenxs/strong

數百輛馬車走在平坦的官道上,馬車上擺著成摞的糧草。

官兵走的不快,前面幾個官兵騎馬帶路。

有官兵往回走,催促道,「快些走,前面就是棉城了!你們都知道,棉城進了敵軍,難保不在暗處盯著這批糧食,我們必須儘快趕到軍營!」

官兵催了幾句,那些官兵走的步子快了許多。

前面帶路官,正是連軒。

只是他今兒穿著戰袍,只露出一張臉,和平日里弔兒郎當的神情,極不相符。

忽然,他耳朵一動。

眸光一閃後,手抬了起來。

暗處,數百黑衣人躲在暗處。

那些人手裡拿著弓箭,箭矢上點了火油,正囂張的燃燒著。

為首的黑衣人,手抬起來,迅速的放下。

那燃燒的箭矢就朝馬車射去。

裝糧草的袋子是麻布的,火油箭矢一碰,瞬間就燃燒了起來。

還有許多箭矢射在官兵的身上,燒的官兵在地上打滾。

不過有不少官兵躲到了馬車底下去了。

幾輪箭矢過後,大半的馬車都著了火。

不過還有不少糧草安然無恙。

畢竟三萬擔糧草不少了,黑衣人能帶的火油不多,沒法一次燒完。

這不,黑衣人沖了出來。

手裡拿著明晃晃的刀,那凜凜刀光,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的刺眼。

這些刺客,都是身經百戰的暗衛。用來殺普通運糧官兵,那如同用牛刀宰雞。

他們的任務是不留一粒糧食給蕭湛!

活生生將應城困死!

另外,刺殺靖北侯世子。

那些刺客殺過來。

可是剛走近,那燃燒的馬車,忽然射出無數的箭矢出來。

完全出乎黑衣人的意料。

箭矢如雨,又離的極其,躲閃不及。

轉眼間。就死了一半。

還有不少黑衣人中箭在身。

「中計了!」有黑衣刺客高呼。「快撤!」

可是想撤,哪那麼容易?

蕭湛給他們的命令,是務必將這些東延暗衛殺的片甲不留。strongstrongs.

普通官兵。要麼逃了,要麼在地上打滾。

躲進馬車裡的,都是蕭國公府的暗衛。

見敵人要逃,都提劍追了過去。

這不。一半的黑衣人,又被殺的只剩一半了。

餘下的一半。朝棉城懸崖峭壁逃去。

面對蕭國公府,穿著運糧官兵衣裳的暗衛,東延暗衛眸光冷寒。

他們好不容易潛進棉城,沒想到會死傷大半。祈王送的什麼消息?!

他們沒有沒有,蕭國公府的暗衛也沒有給他們猶豫的時間。

那些暗衛縱身一躍,又跳下了懸崖。

他們是從哪裡來。回哪裡去。

只不過這一回……

這些暗衛是真的跳崖了。

粉身碎骨。

他們之前爬上來用的鐵棍路,連軒將它們給掰了下來。

只留下最上面兩根。和最下面兩根,用來吊人上鉤用的。

一個個黑衣人從上面跳下來,連吭都沒吭一聲,就咽氣了,真是慘不忍睹啊。

而此刻,一俊雅絕倫的少年正在一條行船上,躺在搖椅上,一手搖著玉扇,一邊愜意的啃著果子。

一邊欣賞著東延的山川風光。

「水光瀲灧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他心情極好,忍不住輕吟詩句。

這條船上,除了他之外,還有不少人。

其中就有兩位俊朗的少年。

一人穿著天藍色綉祥雲錦袍。

一人穿著月牙色綉翠竹錦袍。

都是上等的雲錦,非富即貴。

聽著少年吟詩,天藍錦袍少年不由的誇讚道,「好詩!」

搖椅上的少年兩眼上翻,瞥了兩少年一眼,「我看你們是覺得我的搖椅好吧。」

兩少年從上了船,就一直盯著他的搖椅。

這會兒,被少年戳破,臉皮有些掛不住。

當即一笑道,「我們離家遊山玩水,近一月了,有半月是在船上過的,卻沒有兄台這般愜意,兄台也是愛逍遙愛山水之人?」

少年擺擺手,「別兄台兄台的叫,彆扭,我叫連颯。」

「說到遊山玩水,還算湊合,只是個人比較懂得享受生活。」

少年手一丟,就將手裡的果核丟湖裡去了。

那兩少年見連颯自報家門,也報上自己的名字。

「在下元曄,他元修,」月牙色錦袍少年笑道。

他笑完,眉間輕輕上挑,「你這名字,與北烈靖北侯名字一模一樣呢。」

他一說完,搖椅上的少年,一口茶噴老遠,連連咳嗽起來。

他眼神哀怨中透著一點無辜。

不是吧,他爹有這麼出名嗎?真心沒看出來啊!

他不就是圖方便,隨便拿個名字出來用用。

外祖父的,他自己的,大哥的都不合適,只有他爹最低調,沒想到還是中招了。

早知道用許茂和曾飛了。

連軒抹了抹臉皮,慶幸自己易容了,否則還不得被人看出來?

不過這兩人姓元。

元可是東延的皇姓。

看來還是皇親貴胄呢。

他笑道,「兩位對北烈靖北侯這麼了解?」

元修笑道,「非也,只是對靖北侯之子頗有耳聞。」

連軒,「……。」

娘啊,出名的是他。

連軒有些得瑟了,他這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

連軒笑了笑,「靖北侯世子是個怎麼樣的人?」

元曄一笑,「紈絝中的紈絝,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