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八十三章棉城(5K)

第五百八十三章棉城(5K) (1/3)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8-20 23:56  字數:6490

臨墨軒,內屋。熱門小說網Remenxs

安容坐在小榻上,以手托腮,閉目沉思。

窗外,燦爛的陽光照射在老槐樹上,灑下斑駁的疏影。

珠簾外,海棠走過來。

她手裡端著托盤,步子輕緩。

打了珠簾,碧玉藤花的珠簾相撞,發出悅耳的響聲。

「少奶奶,鹽拿來了,」海棠喚道。

聞言,安容忙站了起來。

等走到桌子旁時,海棠已經把托盤放下了。

托盤上擺著五六個青花瓷罐子。

之前蕭遷問安容有沒有去過廚房,等他走後,安容是想去廚房一看究竟的。

可是海棠攔著不許她去,廚房油煙重,人多手雜,沒有去的必要。

要看什麼,她去端過來就是了。

是以,安容只在屋子裡等著。

海棠將罐子打開。

安容這才看見罐子里裝的鹽。

有粗有細,有乾淨的,也有夾了雜質的。

海棠一一介紹,各種鹽的用途。

其實沒有介紹的必要,安容一眼就看出來不同之處了。

雖然她是沒有進過臨墨軒的廚房,可他進過東欽侯府的廚房啊,而且不止一次。

安容緊盯著一鹽罐子不挪眼。

上面貼了紙條:珍珠鹽。

那鹽,如雪白,細如珍珠粉。

這才是名副其實的雪鹽才對。

而一旁的真雪鹽,卻顏色泛黃。

安容試了試味道,雪鹽略帶澀味,但是蕭國公府特有的鹽沒有。

雪鹽,乃貢鹽。

是大周最好的鹽,除了世家大族常年食用之外,尋常之家,都吃稍細稍乾淨的鹽。

貧窮之家,甚至連鹽都吃不起。

為什麼蕭國公府的卻格外好些?

安容問海棠,海棠搖頭。「奴婢不知道,廚房管事媽媽出府了,其他人知道的不多,只知道府里主子吃的都是珍珠鹽。雪鹽是燒府里下人吃的菜用的。」

安容,「……。」

吃個鹽,還分出三六九等來了?

「芍藥去前院問蕭總管了,蕭總管肯定知道,」海棠又道。

安容呲牙。

心底低聲咒罵蕭遷。既是說了不同,為什麼就不幹脆了當的全告訴她,萬一芍藥也打聽不出來,她不得好奇死?

好在,芍藥沒一會兒就回來了。

芍藥是跑著去,跑著回的,臉紅如霞,氣喘吁吁。

雙手撐著膝蓋,是上氣不接下氣,道。「問出來了,珍珠鹽,又叫太夫人鹽。」

「太夫人鹽?」安容聲音不自覺的拔高了三分。

芍藥點頭如搗蒜,一邊接過海棠給她倒的茶,咕咕兩口乾下去,才道,「是太夫人鹽,奴婢去問蕭總管,他還當奴婢是去找他要鹽的,蕭總管還很為難的告訴奴婢。太夫人鹽半年前各院就分了,只留了兩大缸,那是給國公爺做菜用的,誰都不許碰。許是想起國公爺的叮囑,不論少奶奶你要什麼,都要給,蕭總管才改口,說給臨墨軒一小罐……。」

芍藥嘴撅著,覺得蕭總管甚是小氣。

不就一點點鹽嗎?

至於小氣吧啦成那樣嗎?

安容也挺無語的。「除了這些,還問出來點什麼?」

芍藥搖頭,「奴婢還沒來得及問其他的呢,靖北侯夫人就來了,蕭總管去招呼她先了,說是一會兒得閑了,就來見少奶奶你。」

安容點點頭。

等了約莫兩刻鐘,蕭總管才來。

他身後還跟著兩個小廝,抬了一個大缸來。

不用猜,也知道,裡面裝的是什麼?

對此,安容囧了。

她不是缺鹽才讓芍藥去找他的啊。

偏蕭總管當是,進門就做了解釋,鬧的安容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等蕭總管解釋完,就輪到安容解釋了,安容訕笑道,「蕭總管誤會了,我讓芍藥去找你,不是找你拿珍珠鹽,而是聽大少爺說,府里吃的鹽和府外的不一樣,我是好奇,讓芍藥去問你的。」

蕭總管恍然一笑,他就說呢,當初給臨墨軒的鹽和其他各院一樣,表少爺一個人,又不是日日在臨墨軒用飯,鹽哪用的那麼快。strong起舞電子書7/strong

蕭總管望著安容道,「少奶奶有什麼不解的,但問無妨。」

安容就不客氣了,擺擺手,讓屋子裡丫鬟退出去,方才問話。

問了一通之後,安容才明白,為什麼珍珠鹽又叫太夫人鹽。

這鹽是太夫人制的。

鹽的來歷,得從三十年前說起。

當年蕭家沒落,比人能想像的還要沒落,蕭老國公又頑劣不堪,將太夫人氣的卧病在床。

當時,大夫都說太夫人熬不過去了,讓蕭家準備好棺材。

誰想到太夫人好了。

非但好了,一個嬌貴了幾十年的太夫人,居然下廚做羹湯。

當時,蕭家可沒有雪鹽吃,用的就是現在蕭家用來搓豬下水的糙鹽。

用糙鹽做菜,那菜泛苦味。

也不知道太夫人用的什麼法子,把糙鹽變成了珍珠鹽。

聽到這裡,安容眼前一亮。

鹽的利潤有多大,看看李家就知道了,蕭太夫人有此秘法,蕭家不可能一直沒落。

事實,蕭家也沒有沒落,只是珍珠鹽,只有蕭國公府有,市面上沒有啊。

蕭總管點頭道,「確實,太夫人手裡有此秘法,蕭家發達是遲早的事。」

蕭總管陷入回憶中。

當初,蕭太夫人確實賣過珍珠鹽,還是蕭總管跟在蕭老國公身後去賣的,偷偷的賣。

要知道,鹽是朝廷把持的,賣私鹽是犯法的事。

當年,珍珠鹽在京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