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七十五章廟小

第五百七十五章廟小 (1/4)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8-14 23:25  字數:9155

書房。remenxs熱門小說網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安容執筆寫字,筆走龍蛇。

等她歇了筆,拿起紙,輕輕的吹著,等墨跡干透。

芍藥站在一旁,幾次瞄著安容的筆墨,眼睛睜大再睜大。

只見紙上寫著:晗月郡主在軍營後廚,更名陳昊。

之前安容忽然寫信,還是寫給素無往來的顏王爺,芍藥就納悶了,這會兒總算是明白為什麼了。

簡直神奇啊!

少奶奶遠在千里之外,卻比爺知道的更多。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運籌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

想著,芍藥便笑道,「之前少奶奶擔心,東延和北烈聯手,爺的處境危險,有少奶奶你幫忙,一定能打敗東延和北烈!」

安容聞言一笑,「少拍馬屁,東延太子和北烈墨王世子,豈是等閑角色?」

說完,安容把紙交給芍藥道,「裝裱好。」

芍藥問道,「是奴婢裝裱,還是送去青玉軒裝裱?」

安容白了她一眼。

這紙上的內容能隨隨便便讓旁人瞧見嗎?

芍藥俏皮一笑,然後拿著紙去一旁裝裱了。

安容端茶輕啜。

才喝了一口呢,窗外傳來一聲輕咳。

隨即,窗戶處光線一暗。

趙成閃現在屋內,作揖行禮道,「少奶奶,事情查清楚了,宣平侯世子確實吐血不止,形容消瘦,病入膏肓。」

安容眉頭緊鎖,眸光晦暗不明,她望著趙成道,「爺那一腳,真的就將宣平侯世子打成那樣了?」

趙成不知道怎麼回答安容好,只道,「少奶奶,爺只用了三成力,要是用五成,宣平侯世子不死。也是廢人一個了,只是他和爺是連襟,哪怕並無往來,爺也不會出狠手。讓少奶奶你難做人。」

安容聽明白了,蕭湛絕對有那個能力,但是他沒有那麼做。

既然蕭湛沒有,那宣平侯世子怎麼就吐血不止,形容消瘦。命不久矣了?

難道還有別人打傷了他?

要是另有其人,宣平侯府早報復了才是,而不是迂迴的找蕭國公府算賬。

安容想不通,索性不想了。

等明兒見到了沈安芸,再問不遲。

安容瞥頭望向窗外。

天邊,晚霞絢爛。

倦鳥還巢,站在枝頭歡快的叫著。

出了書房後,安容便回了內屋。

讓芍藥裝裱的字,安容就掛在床頭,希望蕭湛能看見。

一夜安眠。

第二天醒來。安容是神情氣爽。

等海棠過來,幫她將綉著石榴花的紗帳掛在摺紙梅花銅鉤上,安容吩咐她道,「把字拿去燒了。」

海棠微微一愣,「燒了?」

安容點點頭。

蕭湛都知道了,不燒還留著做什麼?

差不多半個時辰前,她看見蕭湛吩咐趙風去了軍營後廚,遠遠的,趙風就看見了晗月郡主。

他沒有上前,晗月郡主倒是怕被發現。躲著藏著。

趙風是蕭湛的心腹,軍中人盡皆知。

他忽然到軍營後廚,一群官兵心底忐忑,怕有什麼事。strongtxt小說下載扒、書』小『說『網』.NET/strong800小說/

趕緊迎了上來。小心詢問。

趙風就說了一句話,他是指著陳昊說的,「那是大將軍的遠房表弟,是家中獨苗,大將軍不希望他出事,你想辦法轟他出軍營。另外,不許泄露她的身份,違令者,斬!」

那官兵一聽,臉瞬間一白。

他沒料到「陳昊」的來頭居然這麼大,他居然是大將軍的遠房表弟?!

他方才還因為陳昊笨手笨腳,數落了他兩句啊啊啊。

他要是去大將軍那裡告狀,大將軍寬宏大量,或許不計較。

可大將軍的表弟,同樣是連將軍的表弟啊……

連將軍要是知道他罵他表弟,他還能有好日子過?

趙風說了這一句之後,便轉身離開了。

留下那官兵站在那裡,腿直打哆嗦。

半晌之後,官兵回頭去,看著晗月郡主,差點沒腿軟跪下去。

他偷偷把晗月郡主拽到一旁,道,「你是大將軍的遠房表弟,你怎麼不說啊,之前多有得罪,還請陳少爺見諒。」

晗月郡主蒙了。

她什麼時候成了大將軍的遠房表弟了?

然後,官兵便求晗月郡主離開軍營了,他這裡廟小,容不得他這麼一尊大佛啊。

晗月郡主會離開?

那不可能。

至於她離不離開,安容倒沒再關心了。

趙風說話辦事,極有分寸。

既表達了蕭湛送人的決心,又點名了晗月郡主的身份。

大將軍的遠房表弟,他去軍營的第二天,大將軍的心腹就特地去了軍營,雖說是遠房表弟,可顯然關係不生疏啊。

在軍營,能跟大將軍沾親帶故,那意味著前途無量。

這樣的人兒,借後廚幾個虎膽,也不敢得罪了。

這也算是給晗月郡主一個保障。

另外,就算晗月郡主死皮賴臉的不走,將來事發,是後廚辦事不利,蕭湛身為大將軍,可沒有徇私枉法。

不用說,晗月郡主肯定不會走的。

但是蕭湛送上來做靠山,就是給晗月郡主行方便之門。

這不,晗月郡主提的第一個要求,就是要一個單獨的小帳篷,夠她一個人住就可以了,她今兒笨手笨腳,完全是一夜沒睡,困的。

而且,她毛手毛腳的,把手給切了。

那官兵沒差點嚇暈,趕緊答應了。

另外,晗月郡主表示,菜一定要洗乾淨了才許燒,因為她在菜里看見了青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