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七十二章負責

第五百七十二章負責 (1/1)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8-13 20:15  字數:2646

周總管吩咐丫鬟將錦緞送去給李大少爺,李大少爺忍著憤岔,將六萬兩銀票扣在了桌子上。

力道之大,差點將丫鬟的托盤扣翻。

丫鬟福身道謝,拿了銀票去交給周總管。

看到三匹錦緞,賣了六萬兩,周總管的眼睛裡都笑出了浪花來。

他再次躬身作揖,謝諸位賞光,方才中午飯,只是略微用了些糕點,這會兒肚子該餓了,琉璃閣備了飯菜酒水,請大家品嘗一二,若是有不足之處,還望諸位點出來,琉璃閣務必改到大家滿意為止。

周總管話音未落,琉璃閣內就飄來一陣飯菜香味兒。

如周總管說的那般,大家午飯沒吃,餓啊,這會兒是飢腸咕嚕了。

丫鬟門魚貫而入,各色菜肴看的人眼花繚亂。

當然了,不同桌子,菜色不同。

像安容這一桌,有六菜一湯,三葷三素。

菜上的很快,幾百盤子菜,差不多同時上奇,不得不讓人好奇,琉璃閣的廚房有多大。

因為皇上在外用餐,徐公公用銀針試過毒後,才放心的幫皇上夾菜。

皇上易容在外,哪裡受得了這拘束,把徐公公打發走了。

皇上吃著飯,對琉璃閣的飯菜是讚不絕口,吃著吃著,忽然想起來一件事,便道,「朕許諾第一一個條件,她提什麼條件了?」

安容可不敢隨隨便便替寧纖柔許諾,便讓芍藥去請寧纖柔來。

早前,安容勸了寧纖柔兩句,她答應了安容,便對皇上道。「皇上,臣女一時間還沒想好需要什麼,可否許臣女想到什麼,再跟皇上您提?」

皇上有什麼不應的,想都沒想就答應了。

等寧纖柔福身告退,左相才惋惜道,「要不是蕭國公府下手太快。臣都要親自上門替犬子求親了。」

皇上瞥了左相一眼。

左相就只笑不語了。

皇后和鄭貴妃負責選秀。寧二姑娘德才兼備,居然不在其列,不然會輪到蕭國公府?

再說那邊。寧纖柔見了皇上之後,又轉身離開。

半道上,被蕭遷攔下了,蕭遷眸底有光芒閃爍。「皇上答應你退親了?」

寧纖柔又氣又惱,不知道怎麼回蕭遷好。

之前她踩蕭遷腳。曾說她會找皇上退親,現在她得了第一,卻不找皇上退親了,這不是出爾反爾嗎?

看著蕭遷那高興樣子。寧纖柔就不高興了,她眼珠子一轉,道。「退親的事,你想辦法。我娘知道你偷親我的事了,她覺得我嫁不出去了,不許我退親,我不敢違逆她。」

偷親二字,寧纖柔說的小聲,還擔心泄密的東張西望。

蕭遷耳根一紅,有些咬牙道,「那是意外!」

寧纖柔羞紅了臉,跺腳道,「意外親了也是親了!」

蕭遷瞬間詞窮,不知道怎麼辯駁了。

愣了半晌後,蕭遷扯了嘴角道,「你真的要我負責?」

寧纖柔臉又紅了三分,「誰要你負責了?!」

「你娘不是要我負責么?」

「……你想負責?」寧纖柔翻白眼道。

「……不是很想,但是蕭家男兒從來不逃避責任。」

言外之意,要是寧纖柔真要他負責,他不會推脫。

可是笨嘴拙舌的話,聽的寧纖柔一肚子憋屈火氣,什麼叫不是很想?!

不想就是不想!

「蕭家男兒從來不逃避責任?靖北侯世子也算蕭家男兒吧,晗月郡主逃婚在外,這麼久都杳無音訊,他負責了?」

蕭遷一臉黑線,「軒弟他……被養歪了,不算。」

「橫豎都是你說,誰要你負責了,你只要負責退親就好!」

丟下這一句,寧纖柔轉身離開。

蕭遷望著寧纖柔消瘦的背影,兩眼望天。

退親,你好歹把定親石頭還我先啊。

差不多一刻鐘的樣子,安容就吃飽了。

皇上不歇筷子,安容不敢停。

吃吃停停,小半個時辰才吃完。

左相請皇上回宮,安容才鬆了口氣。

周總管過來稟告了會兒事情,安容點點頭,笑道,「這些事周總管你看著辦就成了。」

等周總管走後,安容帶著丫鬟下樓。

在門口,遇到了崔堯和蕭遷。

安容笑對崔堯道,「方才謝崔大少爺了。」

崔堯臉紅道,「蕭表少奶奶客氣了。」

說著,他看了一眼蕭錦兒,眸底流了三分歉意。

那錦緞,他是想買來給蕭錦兒的。

他看的出來,他很喜歡那錦緞。

蕭錦兒不敢看崔堯,臉羞紅一片。

崔堯看著手裡的荷包,道,「這裡面是幾粒香丸,我用不到。」

說著,他把荷包丟給了蕭錦兒。

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蕭錦兒哪好意思接啊,是丫鬟眼疾手快替她拿了。

崔堯和蕭大太太告辭,然後翻身上馬,轉身離開。

丫鬟把荷包塞給了蕭錦兒後,偷偷捂嘴笑。

等上了馬車,蕭錦兒把荷包砸在了小几上,氣撅了嘴,道,「誰要他當眾送我東西了,嫌我臉皮不夠厚呢。」

蕭憐兒偷偷捂嘴笑,她拿了荷包笑道,「許是崔大少爺覺得這荷包是琉璃閣送的,並非他私有物,送了無傷大雅吧,再說了,大伯母都沒說什麼,你就別生氣了。」

說著,蕭憐兒眼睛動了一下,笑道,「好吧,我可能說錯話了。」

蕭錦兒望著蕭憐兒,「你說錯什麼話了?」

蕭憐兒把荷包一丟,就又扔給了蕭錦兒,道,「你自己看。」

蕭錦兒拿了掉在膝蓋上的荷包,打開一看。

映入眼帘的是一張紙。

她將紙拿了出來。

赫然是一張銀票。

還是十萬兩銀票!

蕭憐兒嘖嘖羨慕,「我一直覺得大表嫂最有福氣,大表哥將所有身家都給了她,你更好,未來大姐夫,偷偷塞給你這麼多的私房錢,十萬兩啊,夠我花一輩子了。」

蕭錦兒羞意滿懷,她沒想到崔堯會給她這麼多錢。

只是這錢她怎麼能收?

很快,馬車就到了國公府前停下。

芍藥扶著安容下馬車。

安容正要邁步上台階呢,那邊大獅子旁,鑽出來一個丫鬟,她喊了一聲,「芍藥。」

芍藥微微一愣,撇過頭見是夏荷,當時就愣住了,「夏荷,你怎麼來了?」

夏荷上前給安容請安。

安容見她,又掃了一眼國公府,夏荷也不知道來了多久了,她是老太太的心腹,她來顯然是有事。

夏荷也算安容的幫個心腹了,等蕭大太太她們進府之後,她才道,「四姑奶奶,大姑奶奶半個時辰前回府了,又哭又鬧,差點沒撞死在老太太跟前……。」

安容臉一沉,「她又鬧什麼幺蛾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