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七十一章沒完

第五百七十一章沒完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8-12 19:22  字數:4473

暖暖的陽光從朱紅的雕花木窗透進來,零碎地撒了一地。

大紅牡丹的地毯上,一青裳女子席地而坐,她修長如蔥般的十指,翻動如飛。

琴聲清幽,如山泉出於岩石,潺潺順山勢而下,悠遠動人。

香爐升起裊裊的雲霧,如美人多姿,瀰漫著整個琉璃閣。

「好特別的香!」有貴夫人贊道。

眼睛望著瑞獸香爐久久錯不開眼,到底是什麼香這麼好聞?

長公主面容婉約,她是見慣了,用慣了好香的,可也忍不住目露好奇了起來,她望著蕭大太太道,「此香純清幽遠,初聞平淡,再聞舒心,久聞懷念,好像靜下心來,很容易想起以前的歡樂歲月。」

蕭大太太還未說話,幾位太太紛紛點頭表示,她們也有此感覺。

然後,便問蕭大太太,這香叫什麼名字。

蕭大太太被問的很不好意思,她哪裡知道這香叫什麼啊,可她們問她,也沒問錯人,誰叫這琉璃宴是安容開的,安容是蕭國公府的人啊,這麼好的東西,能出現在這宴會上,顯然是國公府用過的,偏巧她還真就不知道。

錦兒和憐兒她們負責打點宴會,沒聽她們說有奇香啊。

正巧蕭錦兒就坐在她身後不遠,蕭大太太將她喊了過來,問她道,「這香從哪兒來的?」

蕭錦兒朝樓上望了一眼,道,「是大嫂特別交代的。」

蕭大太太點頭,她就知道和安容有關,「她可說這香叫什麼了?」

蕭錦兒點點頭。道,「大嫂說此香名叫『不忘初心』,久聞能保持身心愉悅,有養顏美容,延年益壽之效。」

保持身心愉悅,大家都深有體會。

再一聽養顏美容,延年益壽。這對那些貴夫人來說。簡直毫無抵抗力了。

當即就問這香是從哪裡買的。

蕭錦兒卻搖了搖頭,那些貴夫人眸底瞬間閃過一抹失望之色。

蕭錦兒忙又道,「雖然這香我不知道大嫂是從哪裡來的。不過大嫂準備了好多,今兒來參加琉璃宴的賓客多多少少都會送上一些。」

她聲音清脆如空谷鶯啼,明眸似水,閃著一點點水晶般的璀璨光芒。

她站起身來。朝安容做了個手勢。

安容嘴角微微上揚,看了芍藥一眼。

芍藥會意的點點頭。便福身告退了。

片刻之後,有五六個丫鬟端了托盤過來。

托盤上擺著五顏六色的荷包。

這些荷包裡面裝了香丸,是送給那些賓客的。

最多的如長公主她們,有五粒。

特別邀請來看熱鬧的。有四粒。

樓下座位有三粒,其他位置就兩粒,最少的一粒。

香丸用紙張裹著。打開透明如玉,至於鼻尖清嗅。絲毫都聞不著香味兒。

長公主驚嘆了,「若不是先聞過了,還真不敢想像這玲瓏剔透的香丸能發出那麼純清幽遠的香來。」

蕭錦兒點頭笑道,「大嫂說過,這香的奇特之處,在於越燒越香,就跟人的記憶一樣,年久漸忘,可它因為美好,往往被我們藏在心底最深處。」

蕭錦兒說完,周太傅府大太太就笑道,「那這一粒怎麼又有香味了,還挺好聞的。」

周大太太手裡拿著一粒泛著點淡淡紫色的香丸。

很快,其他人也發現她們也有,不過只有一粒。

蕭錦兒笑道,「這是另外一種香,名叫三勻香,大嫂說燒此香有富貴氣,它的香氣也清純、奇妙。」

說完,她惋惜道,「我沒有聞過。」

非但沒聞過,而且她還沒有。

不知道大嫂那裡有沒有剩的,能不能討一兩粒來。

正想著呢,眼前飄下幾片花瓣來。

蕭錦兒稍稍抬眸,便見琉璃閣上空,正飄著好些嬌艷的花瓣,像是下了一場絢爛的花瓣雨。

空氣中,瀰漫了一股誘人的花香。

緊接著,聞到一陣清越的銀鈴聲。

眾人尋聲望去。

只見一女子輕紗罩面,蓮步款款的邁步下台階。

她身上穿著彩綉牡丹花紋雲錦衣,天藍色外紗,臂間挽著飛雲披帛,下著一襲玉台金盞凌波長裙。

女子雙眸似水,滿頭青絲挽成瑤台望仙髻,有流光溢彩,紫氣東來之美。

待她走下來幾步後,樓上又有一女子下來。

同樣輕紗罩面。

她身姿玲瓏窈窕,纖細的腰肢盈盈一握,恰到好處的曲線像是流水一般起伏。

青絲如雲、膚色若玉周身散發一抹天生麗質的璀璨光芒。

她身上穿著一襲蜀錦,裙擺上綉著空谷幽蘭。

清風徐徐吹來,輕輕拂起那姑娘似紗非紗的一角,露出一根鵝黃流蘇絡子,那絡子上系著一個鎏金鏤空玲瓏球。

風吹過去,那玲瓏球發出悅耳如樂曲的脆響。

五指纖纖如玉筍,淡粉如櫻的指甲晶瑩透亮。

步履輕盈,珊珊作響。

好似從畫中走出來,再走向畫中一般。

等她走下來,樓上又下來一女子。

女子身著縷金錦緞長裙,裙擺與袖口用銀絲滾邊,裙面上綉著大朵大朵的紫鴦花,煞是好看。

她梳著流雲髻,髮髻上嵌紅寶石垂珠釵,每一粒紅寶石都有大拇指甲大小,亮得晶瑩剔透,額前垂下一粒略小的打磨光滑的紅寶石。

千斛明珠難喻其眸,萬堆牡丹難奪其艷。

整個琉璃閣,所有人的眼睛都看著她們,瞧著她們的頭飾和衣裳挪不開眼。

看到三人的衣裳,不難猜出,之前那三個錦盒裡裝著的是衣裳頭飾。

只是她們沒料到這獎勵竟然這般貴重。

那頭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