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七十章繼續

第五百七十章繼續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8-11 01:26  字數:4831

儘管早知道東延皇帝病危,隨時可能駕崩,可安容沒想到會這麼的快。

要知道,前世她死時,東延皇帝都還活的好好的,重活一世,他卻提前至少六年駕崩,這太不尋常了。

安容覺得東延皇帝的死,和東延太子有脫不了的干係。

東延太子前世被蕭湛禁錮,沒能在東延皇帝跟前盡孝,離的遠,情分就疏遠,再加上有好些皇子在東延皇帝跟前刷存在感,難保東延皇帝會起廢黜太子之心,這些流言,安容前世就聽聞過。

東延太子在大周受苦,東延皇帝卻對他寡情,只怕那原本就帶了政治色彩的父子之情,早被消磨光了。

東延太子有幸重生,他不可能還會重蹈前世覆轍,他要至高無上的權利,東延皇帝就必須要死。

只是他謀奪皇位就算了,他為什麼要娶北烈朝傾公主呢?

她喜歡的是顧清顏啊,她不是已經把顧清顏交給她了嗎?

更讓安容沒想到的是,北烈皇上居然答應了東延太子的求親。

朝傾公主早前就被賜婚給了北烈墨王世子,都上了花轎,只差拜堂了啊。

安容想到了真的朝傾公主,她對上官昊用情至深,如今卻被送去和親,不知道她會如何?

還有蕭湛,東延和北烈聯盟,雙拳朝一處用力,蕭湛能招架的住嗎?

還有那四座城池,不會是東延攻佔的大周城池吧?

大周誓要收回丟失的城池,東延卻堂而皇之的把城池送人,這是蔑視大周!

安容在走神,她身後還跟著兩個護衛。

安容擋在那裡不走。兩護衛面面相覷。

最後,其中一人輕咳兩聲,安容壓根就沒聽見。

另外一人就大膽,手摁在樓梯,身子一旋轉,就饒過了安容。

沒辦法,他們得寸步不離的保護皇上啊。

這一幕。坐著的皇上看見了。等護衛走過來,左相問道,「蕭表少奶奶怎麼了?」

護衛嘴角抽了一抽。「好像是在走神。」

左相額頭上便有了黑線,「上樓梯也能走神?」

想到皇上跟蕭湛說話,蕭湛稟告事情時,都忽然走神了。安容上台階走神還真不算什麼了。

左相和皇上看著安容,見她好半天都一動不動。臉上的黑線止不住的往下掉。

好半天之後,安容才繼續上台階。

她走到桌子前,給皇上行禮,然後在一旁坐下了。

左相就那麼看著安容。要知道安容這樣做委實大膽啊,他能落座,是皇上恩準的。

皇上都沒讓她坐。她就直覺坐了。

見左相看著她,安容訕笑一聲道。「我沒地兒可坐了……。」

說完,吩咐丫鬟上好茶。

皇上瞥了安容好幾眼,才道,「你和湛兒似乎都很容易走神?」

安容臉窘了,「皇上,不是我要走神的,是逼不得已。」

皇上眉頭一挑,左相就好奇的問出聲了,「逼不得已?」

他還是第一次聽說,走神還有逼不得已的,莫非是得了易走神的病?

安容點點頭,道,「是逼不得已,有時候眼睛忽然閃現一幕情景,我根本沒法控制,上回還因為忽然走神,下台階差點滾了下去。」

聽安容這樣說,皇上綿長的哦了一聲,安容這樣說,皇上有些信了,若非逼不得已,蕭湛不可能當著那麼多大臣的面胡作非為,把皇上的話當做耳旁風。

皇上好奇了,「你都看到什麼了?」

安容一臉驚訝,半真半假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在相公有危險,或者有麻煩事的時候,我能瞧見他,就方才,我看到了應城的軍營了,相公正為東延和北烈結盟而犯愁。」

不是安容存心要泄密的,實在是這個必要。

她坦白相告,人家不會懷疑她什麼,藏著掖著,反而惹人生疑。

要是她能取得皇上的信任,或許能幫蕭湛傳達一些軍情給皇上,也好要朝廷及時幫忙。

只是安容這話,在皇上和左相聽來,無疑是天方夜譚。

一個人居然能看到遠在千里之外的人?

這可能嗎?

皇上端茶輕啜,他只當安容是說笑的,隨便尋個理由糊弄他。

左相倒是好奇道,「東延太子劫了北烈墨王世子要迎娶的朝傾公主,北烈和東延的仇可說是不共戴天,如何結盟?」

安容輕輕一聳肩道,「左相,兩國相交,此一時,彼一時,東延皇帝駕崩,東延太子登基,以四座城池為聘,求娶北烈朝傾公主為後,我不知道北烈是出於何種考慮,但是北烈答應了。」

說著,安容頓了一頓,道,「還有之前相公快馬加鞭趕赴邊關,邊關的諸位將軍壓根就不服他,要和相公比武定奪正帥之位,還拿出之前敖大將軍借下的欠債,要相公寫奏摺找皇上要,相公將這事交給了祈王,皇上若是不信,過幾日這兩個消息就會傳至京都。」

安容言之鑿鑿,說的有鼻子有眼,由不得左相不信。

就連皇上都有些相信了,因為蕭湛去邊關出任大將軍,會遇到阻難,這是顯然的事。

將軍有傲骨,蕭湛就算出自蕭國公府,滿腹計謀,可在那些久經沙場的將軍們眼裡,他什麼都不是。

可要是安容說的是真的,那北烈和東延結盟,大周豈不是危矣?

大周對抗東延,已是勉強,原還想著東延和北烈有仇,或許大周能和北烈結盟,就算不結盟,好歹有共同的敵人……

越想,左相的臉越沉,「皇上,要真是如此,以我大周的兵力。如何對抗東延和北烈的結盟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