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六十九章求娶

第五百六十九章求娶 (1/3)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8-09 23:29  字數:5223

安容眼睛微微斜,赫然一笑,笑如綻放的山茶花,淡雅嬌媚,「五妹妹,你抓住我這麼大一個把柄,只要我答應你兩個條件就甘心守口如瓶的?」

沈安玉在屋子裡閑走了兩步,坐下來,怡然自得的呷了一口茶,她心情好的不行,她從未想過會有牽著安容鼻子走的一天。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

這麼大一個把柄,她怎麼可能不好好利用呢?

在安容注視下,沈安玉笑了,「第一,幫我贏得百花神女的封號,第二,給我二十萬兩銀子做封口費,此事,我不會再向第二個人提起。」

一聽沈安玉的獅子大開口,安容先是驚呆,隨即冷笑連連。

她沈安玉還真說的出口,還有她憑什麼要她相信她會守口如瓶?

她是一個守信用的人嗎?

真答應了她這一回,下一回,她只會變本加厲!

還有,她怕什麼?

蕭湛知道她重活一世,前世嫁給了蘇君澤做嫡妻的事,而且,方才他已經看到了蘇君澤抱她的事了。

她從未打算瞞過蕭湛!

安容嘴角微微上揚,清澈明凈的雙眸看著沈安玉。

沈安玉微微蹙眉,被抓住了那麼大把柄,她居然還笑的出來,她的臉皮得有多厚實,只怕金針都捅不破了吧?

「不答應,就別怪我翻臉無情了,」沈安玉再次要挾道。

這一回,安容不笑了,她拿起血如意,在手中把玩,「五妹妹,你在侯府裝了那麼多天,沒想到一柄小小血如意就讓你原形畢露了,你以為你抓到的是我的把柄?」

沈安玉臉沉了,「就你給蕭表少爺戴綠帽子一事,就足夠讓你死無葬身之地了!」

安容粲然一笑。輕敲桌子,敲了三下之後。

趙成閃現在屋內。

他一身黑衣勁裝,面容冷峻,看的沈安玉脖子一涼。望著安容,有些膽怯道,「你,你想殺人滅口?!」

趙成懶得看沈安玉,給安容行禮道。「少奶奶有何吩咐?」

安容把手中血如意丟給了趙成,問道,「你知道怎麼做吧?」

趙成有些蒙,少奶奶太看的起他了,不由得慚愧道,「少奶奶,這血如意是東欽侯世子給你的,是還給他,還是送去邊關,屬下覺得都可以。」

反正。主子也知道東欽侯世子和少奶奶前世是夫妻,把血如意送去給爺,表示清白完全可以,另外,爺娶少奶奶,都沒像東欽侯世子這樣,給少奶奶雕過東西,他要反省了。

「還給東欽侯世子,」安容吩咐道。

趙成領命,轉身離開。

安容也起了身。她要出去,只是走了兩步之後,又停下來了。

她側了側身子,望著臉色有些蒼白的沈安玉。道,「答應我兩個條件,你和大夫人,還有二老爺算計三皇子的事,我替你保密。」

沈安玉蒼白的臉色,頓時白中泛青了。「你……!」

看著沈安玉恐懼的眼神,安容心情頗好,「你什麼?想抓住別人的把柄,首先別有把柄握在別人手裡!」

安容冷然一笑,「你現在最大的依仗,不過是你捨身救了三皇子一命,皇后感激你,若是她知道,是你娘和你的算計,她是會感激你,還是會殺了你?」

沈安玉氣的嘴皮直哆嗦,她咬了牙道,「你別忘記了,二老爺是侯府的,刺殺三皇子,是誅九族的大罪!你想要我的命可以,拿侯府上下陪葬!」

「讓侯府給你陪葬?」安容笑了一聲,「之前,你就是這樣有恃無恐,我顧及侯府,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縱容你,你以為,這一回還可以嗎?你還記得那本春宮圖吧,你娘和二老爺狼狽為奸,對父親來說是奇恥大辱,你娘和二老爺野心勃勃,他們是侯府的敵人,他們犯的錯,你以為皇上會記在父親頭上?況且,三皇子的刺殺之仇,是我替他報的!」

這事抖出來,死的只有沈安玉一個。

看著安容冰涼的眼神,從容隨意的口氣,沈安玉知道,她不是開玩笑的。

想到什麼,沈安玉的眸底瞬間有了驚恐之色。

屋外,一粉色裙裳小丫鬟,正豎著耳朵偷聽呢,聽到屋內的談話,她臉色一變。

隨即眸底閃過些什麼,她轉身便走。

屋內,沈安玉趕緊開門,她見到丫鬟急急忙奔向三皇子。

嚇的沈安玉趕緊追過去。

這事要是讓三皇子知道了,她可就完了!

安容邁步出門,芍藥拿了安神香過來,她納悶道,「五姑娘怎麼把丫鬟拽到屋子裡去了?」

安容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冷意。

皇后也沒她想的那麼疼沈安玉,對她,更多的還是利用。

連個丫鬟都敢在屋外偷聽,她偷聽沈安玉說話她不管,但不許偷聽她!

一個威脅她,一個偷聽她,安容能不給她們點顏色瞧瞧?

現在丫鬟知道沈安玉的把柄,她又是皇后的心腹,沈安玉不敢殺她,就是不知道會以什麼樣的辦法逼她屈服?

話說,安容隨口說了幾句,把沈安玉逼的夠嗆。

她知道,丫鬟的心向著的是皇后,向著的是三皇子。

之前安容說那話,她沒承認,還能說安容是污衊她,可是她說那話,顯然是承認了啊。

丫鬟想在皇后面前立功,想博得三皇子的歡心。

可是沈安玉能讓她說出去嗎?

一旦說出去,皇后不會饒了她的。

沈安玉沒輒,她想要丫鬟的命,可是她不能,更不能在琉璃閣殺了她。

沈安玉苦口婆心的說服丫鬟,更是許以重諾,「只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