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六十八章如意

第五百六十八章如意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8-08 23:15  字數:5120

屋內,安容幫沈安溪抹了葯,又細細的將葯塗開。

開始,沈安溪疼的眉頭直擰,等安容收手時,她又驚嘆道,「四姐姐,你這是什麼葯,抹了之後好了許多,清涼涼的,舒服極了。」

安容將藥瓶子遞給沈安溪,笑道,「這是我調製的,對祛瘀有奇效,晚上睡前再抹一次,早上起來就恢復如初了。」

沈安溪動了胳膊,笑的眉眼如畫,「謝四姐姐了。」

她要起身道謝,被安容攔下了。

兩姐妹有說有笑,外面冬兒進來,笑道,「少奶奶,大少爺定親了,是寧府二姑娘。」

安容聽得一愣,有些反應不過來。

冬兒又稟告了一遍。

安容想到了比武奪帥那天,寧纖柔罵蕭遷無恥流氓的事,這兩人居然定親了?

正笑著呢,蕭錦兒就苦了張臉進來了,安容瞧了眉頭挑了一笑,問道,「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

蕭錦兒癟了臉,看著安容,弱了聲音道,「大嫂,我闖禍了。」

「闖禍?」安容眼帘輕動,「闖了什麼禍?」

蕭錦兒挨著安容坐下,咬了唇瓣道,「還不是我哥定親的事,方才我在門口,瞧見海棠撿了塊石頭,瞧著像是大哥的,一看之下,果然是,那石頭是從寧二姑娘荷包里掉出來的,我以為他是我哥的心上人,方才出了那麼個意外,她處置得當,頗叫人喝彩,好些貴夫人和世家少爺對她刮目相看,大加讚賞。我就擔心她被人定了親,想著先下手為強,結果……。」

結果她會錯了意,那石頭是她哥丟了,無意中被寧二姑娘撿的,壓根就不是送的。

她好心辦錯了事,害的蕭遷現在對她頗有怨念。

蕭遷是她親哥。她對他極是了解。蕭遷看著比連軒聽話,要是真倔起來,比連軒是有過之無不及。

他不可能真的順從了這門親事的。他肯定會想辦法退親!

蕭國公府雖說權勢滔天,大周鮮少有人敢惹,可蕭國公府和瑞親王府還有寧府走的很近,親厚有加。她不想因為她的過失,造成蕭國公府和瑞親王府還有寧府之間的隔閡。

可蕭遷又是她親大哥。她更不想瞧見蕭遷委曲求全,傷了兄妹情分。

雖然之前蕭錦兒是那麼勸蕭遷的,可是她心底還是想著有什麼方法補救,只是思來想去。都想不到兩全之策,這不,她只能來找安容了。

對於這樣的烏龍。安容想的和蕭錦兒一樣,是緣分。

可是在蕭遷看來。這不是緣分,是倒霉透頂,硬生生的把兩個不喜歡的人綁在一起,是互相折磨。

蕭錦兒求安容幫忙,能讓蕭遷喜歡上寧纖柔最好,要是退親,千萬不能傷了情分。

著實叫安容為難了。

安容覺得要退親,只能從寧纖柔身上著手,要是寧府主動退親,蕭遷又執意不娶,退親應該不難。

安容和蕭錦兒打算去瞧瞧寧纖柔的意思。

結果剛走到寧纖柔門口,就瞧見寧纖柔和蕭遷在爭執。

安容和蕭錦兒想過去勸架來著,結果寧纖柔一腳踩在了蕭遷腳背上,疼的蕭遷直呲牙。

寧纖柔哼了一聲,邁步走了。

徒留蕭遷在那裡抖腳。

安容見了是又好笑又無奈。

她瞥頭看著蕭錦兒,哪裡還有她人啊?

芍藥肩膀一聳,指著一旁的門道,「大姑娘躲進去了。」

安容撫額,再抬眸時,蕭遷也走了。

蕭遷無奈一笑,正要轉身呢,卻見蘇君澤走了過來。

他一如既往的溫和儒雅,只是眸底帶了一抹晦暗莫名。

安容是退也不是,進也不是。

因為蘇君澤一直看著她,眸底寫滿了:你要存心躲著我嗎?

安容見了,心底就有氣了,他憑什麼認為她要躲著?

她行的端,做的正,無愧於任何人!

等蘇君澤近前時,安容還很客氣的跟他見禮。

等見了禮,安容直起身來,從容邁步要走。

結果蘇君澤伸手一攔,聲音溫朗中透著冷氣,「我是不是送過你一枚食指大的血如意,你給埋了?」

安容聽得背脊一怔,她抬眸望著蘇君澤,「你……怎麼會知道這事?」

這一世,她沒有收過蘇君澤任何東西。

送她血如意,是前世的事!

這事,除了她之外,沒人知道。

當初,她和蘇君澤懷的第一個孩子,因為她負氣騎馬,小產了。

她傷痛欲絕,在床上躺了三天,不吃也不喝,誰勸也沒有用。

是蘇君澤坐在床邊,一刀一刀的雕刻了一柄小血如意送給她,告訴她,孩子會有的,他會回來找她的。

為了雕刻那血如意,蘇君澤還割破了手指,是她捨不得他辛苦,撲在他懷裡痛哭了好一會兒,方才聽他的話,從悲痛中迴轉。

那血如意她收了,她捨不得從她身體里掉出來的那塊肉,把血如意和孩子一起埋葬了。

她埋葬血如意的坑,是蘇君澤幫她挖的。

她連丫鬟都沒有帶。

因為她怕丫鬟會泄了口風,到時候有不軌之徒偷盜血如意。

這麼隱秘的事,蘇君澤怎麼會知道?!

便是東延太子重生,他不可能知道這事啊!

安容清澈的眸底染上蒙蒙水霧。

蘇君澤看了憐惜不已,他想替安容拂去眼角的淚珠,可是丫鬟帶了敵意看著他。

蘇君澤心有些窒息,他不明白,前世他們夫妻恩愛,琴瑟和諧,她既是重活一世,為何舍了他,投進蕭湛的懷抱?!

蘇君澤眸底有痛。他緩緩道,「夢裡夢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