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六十六章石頭

第五百六十六章石頭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8-08 04:41  字數:4482

芍藥想想也是。

安容繼續看畫作。

正瞧著呢,忽然芍藥湊上前道,「少奶奶,五姑娘過來了。」

安容微微凝眉,瞥頭望去。

就見沈安玉笑如春風的走過來。

安容和芍藥一樣,以為沈安玉來是找她。

結果沈安玉從她身邊走,像是沒見到她似地,一路往前走了十餘步,方才停下。

到這時候,安容才注意到,三皇子也來了。

除了他之外,還有兩人。

離的有些遠,安容看的不是很清楚。

只覺得其中一人,模樣有些熟悉,像是以前見過。

安容忍不住多看了幾眼,芍藥也跟著看,好奇道,「少奶奶,你瞧什麼呢?」

安容收回目光道,「去打聽一下,和三皇子一起來的是誰。」

芍藥側了身子,又看了幾眼,不就兩個人嗎,雖然長的還算好看,可比起爺差了十萬八千里不止,有什麼好好奇的?

不過少奶奶既然好奇,說明這兩個人有獨特之處。

給安容的茶盞里添了些茶水,芍藥便轉身離開了。

安容一盞茶喝完,芍藥就回來了。

左右瞧瞧,然後輕聲回道,「少奶奶,坐在三皇子左手邊的男子是李家少爺,就是比首富崔家略微差一點的那個李家,坐在三皇子右手邊的男子,不認識。」

安容聽得眉頭輕動。

李家和三皇子走的近,莫非這就是李家發展迅猛,超過了鄭家,直逼崔家的原因?

安容瞥頭,又瞧了兩眼。

那邊沈安玉也發覺了安容頻頻望過來,嘴角一勾,划過一抹得意的笑。

她朝三皇子等福了福身,朝安容走過來。

「你看什麼呢?」沈安玉質問道。

安容眸光輕閃,笑道,「只是覺得五妹妹你和三皇子站在一起。男俊女秀,十分般配,只是旁邊坐了兩個男子,怎麼那麼沒眼色。也不知道讓讓……。」

聽了安容的話,沈安玉心裡舒坦,她朝三皇子那邊望了一眼,道,「你懂什麼啊。那是三皇子的貴客。」

安容睜大了眼睛,詫異道,「我還以為是搭桌的呢,沒想到是三皇子的貴客,面生的很,能和三皇子同桌共飲,想必是貴不可言了。」

沈安玉輕哼一聲,「貴到未必,只是富可敵國罷了。」

到這時候,芍藥就嘴快了。「富可敵國的不是崔家嗎?」

沈安玉白了芍藥一眼,「沒見識,大周富可敵國的又不止崔家一個,還有李家,再說了,現在李家就快把崔家擠的沒位置了。」

安容輕點了下頭,笑道,「相公離京之前,與我說起過,最近李家隱隱有了壓過崔家之勢。估計早晚大周首富的位置是李家的。」

聽安容這麼說,沈安玉動了動手裡的綉帕,「那可未必,誰不知道崔家少主要娶蕭國公府大姑娘。800崔家找了這麼一個大靠山,誰要與崔家過不去,總要掂量一二。」

本來李家能在兩個月之內,碾壓崔家。

但是最近,因為崔家和蕭國公府定親,原本李家唾手可得的生意。被崔家搶了去,李家少爺窩火著呢。

安容聳肩一笑,「崔家有蕭國公府做靠山,確實能穩固大周首富的地位,可是將來三皇子做了太子,大周首富的位置遲早是李家的,其實不過就是一個名頭,在大周能排第二,還有什麼不心滿意足的?」

這話,沈安玉是贊同的,她要是排第三第四,做夢她都能樂醒了,那得是多少錢啊,數不盡的衣裳首飾,一天換幾套,都不帶重樣的。

安容笑道,「那另外一位公子,又是誰啊?」

「養馬世家,池家三少爺,池浩南。」

聽到沈安玉道出池家三少爺的身世,芍藥睜大了眼睛。

少奶奶套話的本事絕了,先把五姑娘哄高興了,問什麼答什麼。

有丫鬟過來請沈安玉,沈安玉瞥了安容桌子前的畫作一眼,便隨丫鬟走了。

芍藥高興,可是安容高興不起來。

蕭湛在去邊關,趕赴軍營前,去過池家,在那裡耽擱了兩天。

安容能猜到他是要買戰馬,蕭湛親自去池家,還花了兩天時間去談,顯然是生意難做。

而池家三少爺,雖然排行第三,卻是池家嫡出少爺,是正兒八經的少主。

想著,安容忽然聽到啊的一聲傳來。

緊接著,就聽芍藥道,「少奶奶,六姑娘出事了。」

安容瞥頭望去,只見樓下亂成一團。

「出什麼事了?」安容擰眉問道。

芍藥悶氣道,「還不是永寧侯府上官姑娘!六姑娘畫完了畫,要轉身離開,結果上官姑娘也轉了身,不小心踩了六姑娘的裙裳,然後六姑娘就往前一倒,撞在了一旁姑娘的桌子上,那姑娘正在作畫,這不,畫作毀了……。」

芍藥只見到那姑娘的背影,不知道是誰,但是她認得上官萼雲。

之前六姑娘和她有過矛盾,要說這只是一個意外,芍藥可不信,她肯定是故意的!

等樓下恢復如初後,安容才看清楚被毀了畫的人是誰。

居然是寧纖柔。

沈安溪跟她道歉,寧纖柔是認得沈安溪的,搖頭說沒關係,反倒問沈安溪有沒有事。

沈安溪胳膊撞在了桌子上,扭了一下,很疼。

沈安溪胳膊受傷,沒法彈琴,也沒法跳舞,比試是沒法繼續了。

丫鬟扶著沈安溪上了樓,樓上有大夫。

蕭國公府辦事嚴謹,尤其是辦宴會這樣人多的時候,府里都會請了大夫在,就怕出什麼萬一,琉璃宴也不例外。

沈安溪剛上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