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六十四章琉璃

第五百六十四章琉璃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8-07 00:14  字數:4445

天藍如碧,有雲絲縷縷,若有若無。

臨墨軒,門口的迴廊上,海棠和芍藥正坐在那裡。

海棠豎著耳朵聽內屋的動靜,芍藥則手裡拿了根雜草,一搖一晃的,東張西望。

見喻媽媽走過來,芍藥就一捂肚皮,道,「不行了,我肚子疼,我去方便。」

說完,趕緊起身,一溜煙跑了。

喻媽媽見了就來氣了,芍藥哪裡是肚子疼啊,分明是躲著她。

海棠笑道,「芍藥是怕你又叫她去喊少奶奶起床呢。」

喻媽媽抬眸看了眼天上的太陽,眉頭擰成一坨,「這都辰時中了,少奶奶還不起床呢?」

海棠搖頭,「沒起,少奶奶睡前吩咐了,沒有她的叫喚,早上不許進屋。」

喻媽媽頭疼了,這懷了身孕的人嗜睡,可不是這麼嗜睡的,「去喊少奶奶起床,一會兒琉璃閣還要舉辦宴會,她不能晚去了。」

說完,喻媽媽就轉了身。

等她一走,芍藥就從一旁溜出來了,嘟嘴道,「明知道少奶奶不許我們喊她,喻媽媽還叫我們去,這不是要我們挨罵嗎?」

海棠朝她一笑,道,「少奶奶心腸軟,嘴上說罰我們,哪一次真罰了,這會兒時辰確實不早了,再不起來,真的趕不到琉璃閣去了,今兒可是琉璃閣開張的日子。」

芍藥點點頭,和海棠一同推門進屋。

兩人步子放的很輕。

站在珠簾外,芍藥還墊著腳尖瞅了瞅。

見到床上的人兒蹬被子。

不由得白眼一翻,朝海棠努嘴道,「少奶奶已經醒了,我們去端水來吧。」

安容早醒了。是被無聊醒的。

她點了安神香入睡,天亮就能瞧見遠在軍營的蕭湛。

可是蕭湛一大早起床,洗漱過後,便去訓練將士們練兵。

安容聽見好些將士們對蕭湛有怨言,因為蕭湛將將士們訓練的強度改了,比之前的嚴厲十倍不止。

之前,敖大將軍訓練他們時。早上起來要跑步。跑五里。

蕭湛要他們跑十里,非但如此,還要他們背著十斤的沙袋跑。

十斤還是普通士兵。小將士們要背二十斤,像孫將軍那樣的要背三十斤!

蕭湛一提這事,當時那些將士們就反對了,覺得太狠了。將士們無法承受。

蕭湛瞥頭看著他,「這是軍令!」

那些將士們是心不服。嘴也不服,「那大將軍呢,我們身負三十斤沙袋,大將軍該負多少?」

連軒打著哈欠走過來。他從來沒這麼早起過,他想睡,也沒人敢喊他起來。可外面這麼吵,除非他是神仙。否則怎麼睡得著啊。

走過來,正好聽到有將軍說這話,當即笑道,「別跟我大哥比,我大哥就是個變態,讓他背三十斤沙袋,就跟你們隨身帶了根雞毛一樣。」

連軒說蕭湛厲害,沒人信。

吹牛誰不會?

可是等趙行扛了個大鐵塊過來,那些將軍就凝眼了。

蕭湛掃了那些將軍一眼,「一起吧。」

那些將軍想看蕭湛出醜,讓人拿了沙袋來背在背上。

連軒以為沒他什麼事,結果蕭湛拿了鐵塊,隨手就丟給了連軒。

連軒,「……。」

「大哥,你沒搞錯吧,我也要跑?」連軒苦大仇深。

「你也可以穿著你的玄鐵鎧甲跑,」蕭湛回他道。

連軒當即就不說話了,鐵塊雖然重,可比起玄鐵鎧甲,還是要輕一半的。

「跑就跑,」連軒聳了鼻子道,「對了,既然是比賽跑,跑回來總得有什麼獎勵吧,來只燒雞……?」

卜達撫額,「世子爺,你還吃燒雞呢?」

上回吐成那樣子,都發誓說不吃了啊。

連軒瞪眼,「我只說不吃醉仙樓的燒雞,可沒說別處的也不吃。」

蕭湛望著孫將軍他們,「諸位將軍可有意見?」

身處軍營,想吃一隻燒雞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當即贊同道,「行!」

他們根本就不認為連軒能跑回來。

蕭湛讓人準備了三隻燒雞,普通士兵和小將軍也分別有一隻。

連軒扭了扭脖子,隨手拿起鐵塊,丟給了陳將軍,笑道,「陳將軍,這鐵塊多少斤?」

陳將軍抱著鐵塊,面不改色,他顛了顛道,「差不多八十斤。」

說完,把鐵塊丟還給了連軒。

八十斤的鐵塊,軍中一個普通官兵都拎的起,可是拎著跑就吃力了,還跑十里,簡直不敢想。

可是更不敢想像的還在後面呢,在連軒跑之前,蕭湛還叫人拿了兩個十斤的鐵片,要連軒綁在腿上。

連軒差點哭瞎,「大哥,我是你親弟啊。」

「跑太快,我怕你傷著別人,」蕭湛不為所動道。

腳上綁鐵片,其難度原比背上加鐵片要難的多。

可就是如此。

等孫將軍他們回來時,連軒已經坐在那裡吃燒雞了。

一隻燒雞吃的還只剩下一小小半了。

空中都是燒雞誘人的香味兒。

偏連軒還很欠揍道,「不好意思啊,你們跑的實在是慢,我怕燒雞冷了就先吃了。」

那囂張樣子,氣的那些將軍臉紅脖子粗。

卻偏偏無話可說。

連嬌生慣養的靖北侯世子,都能扛著百十斤重的東西健步如飛,他們這些歷經沙場的將軍卻氣喘吁吁,軍威何在啊。

蕭湛雖然沒有親自跑,可他比連軒厲害是人所周知的事,連軒做到的事,他自然做的到,而且只會更好。

那些將軍,都當蕭湛是拿連軒立威,殺雞儆猴。

他身為大將軍。靖北侯世子又是出了名的紈絝不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