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六十三章重任

第五百六十三章重任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8-06 04:54  字數:4689

她還真以為琉璃宴和侯府搬家撞上了,是個巧合。

誰想到不是!

本來琉璃宴往後挪一天就夠了,不妨礙侯府搬家,是皇后說一天還是太倉促,既然決定要大辦,就要辦好了。

是皇后的寬厚,說服了太后,這才又往後挪了一天,把侯府搬家給擠了。

蕭大太太不知道侯府那一天要搬家,多給一天,就多一天準備時間,當然好了。

其實,蕭大太太也納悶呢,本來皇后是不贊同選秀改期的,琉璃宴跟她又沒什麼關係,哪有皇家選秀,為宮外宴會改期的,傳揚出去豈不是個笑話?!

可是嬤嬤扯了她衣袖一下,給她使了個眼色,皇后就笑了。

她當時沒在意,因為皇上來了。

在皇上面前,皇后溫良大方,皇上說同意,她就說再挪一日。

蕭大太太還以為皇后改口,是因為皇上的緣故,誰想到是因為侯府要搬家!

好一個皇后,她明知道侯府要搬家,還故意把琉璃宴設在那一天,讓人以為是蕭國公府不念親家情分,仗勢欺人,是她這個出嫁的女兒,存了心的讓娘家難堪!

還有沈安玉,回自己家,居然還帶著宮裡的丫鬟嬤嬤,不看僧面看佛面,難怪老太太會為了她,呵斥六妹妹了。

她以為借著皇后的勢,就能在侯府為所欲為了?

沈安玉笑容燦爛,滿懷感激道,「能得皇后的寵愛,是我前世修來的福分。」

碧月則笑道,「那是姑娘乖巧懂事。深得皇后的心。」

沈安溪坐在那裡,聽得白眼直翻,她沈安玉乖巧懂事?

皇后的眼睛長腦門上的吧?

這樣大不敬的話,也只能放在心裡想想了。

沈安溪挨著安容道,「四姐姐,之前你忙什麼呢,都不見你人影兒。」

安容嫣然一笑。如雨後初晴。「是我疏忽了,知道自己忙,也沒派人回侯府通知一聲。半個多月沒問外面的事,才和侯府搬家選在了同一天。」

沈安溪笑道,「又不是沒地方住,晚幾天搬家又不礙事。」

沈安玉也連連點頭。笑道,「就是。晚幾天不礙事,不過蕭國公府請了好些貴夫人做評委,怎麼不請母親呢,是嫌棄她出身草莽。在青雲寨做寨主,還是因為母親是繼室,嫌棄她身份不夠?」

聽沈安玉喊二夫人母親。安容雞皮疙瘩直飛,虧得她還真喊的出來。

她嘔心人不算。還存了心的挑撥離間!

安容望著沈安玉,眸底閃過一抹冰冷笑意,「那十位夫人是蕭國公府選的,為了避嫌,連靖北侯夫人都沒有下帖子,以你之見,國公府也嫌棄靖北侯夫人了?」

沈安玉不知道靖北侯夫人都沒有邀請,有些怔然,隨即又笑道,「我只是替母親惋惜,沒別的意思。」

說完,她趕緊轉了話題,笑道,「四姐姐,當日花燈會上,你得的那盞九轉琉璃燈被摔壞了,新的琉璃燈,你從哪裡得來的?」

安容斂眉,沈安溪一臉嫌棄。

人家琉璃燈怎麼來的,關她屁事,問東問西的。

沈安溪站起來了,不滿道,「四姐姐,你的屋子裡有蒼蠅嗡嗡嗡的叫,你也不叫丫鬟打出去,聽得人心煩,我先回府了。」

真是的,她好不容易來國公府找四姐姐說說話,偏有人要跟著。

沈安溪想著無所顧忌了,碧月要在皇后跟前說她壞話,說就是了。

她都已經定過親了,又不嫁給京都哪位王公貴胄,不得她皇后的喜歡,無所謂!

聽沈安溪譏諷她是蒼蠅,沈安玉的眸底有一瞬間的冰芒,她牙關緊咬了下。

起身時,臉上帶了笑了,彷彿沒聽懂沈安溪的話似地,東張西望,道,「哪來的蒼蠅,我怎麼沒聽見?」

說著,她頓了一頓,數落沈安溪道,「六妹妹,你在府里驕縱慣了,四姐姐沒出嫁之前,也很疼你,咱們姐妹之間,在侯府說話隨意,無所謂,可她現在已經出嫁了,是蕭國公府的外孫媳婦,這裡是蕭國公府,你有什麼不滿,也該忍著才是,你公然說國公府臟,有蒼蠅亂叫,不是說國公府下人辦事不利嗎?你這娘家堂妹都嫌棄她這裡,這讓四姐姐怎麼做人啊?」

一句話,差點將沈安溪氣撅過去。

安容聽後,也跟咽了蒼蠅似的,覺得犯嘔。

「夠了!裝什麼裝,誰還不知道彼此是怎樣的人?」安容不耐煩道。

安容的聲音很大,沈安玉有些受怕,像是迷林里受的驚的麋鹿,她雙眸含淚,道,「四姐姐,我知道我以前任性,不得人喜歡,可我已經改了,是祖母讓我多看著點六妹妹的,怕她跳脫,太過隨性,得罪人,你不能因為我以前,就說我現在是裝的,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

芍藥撇撇嘴,什麼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明明是狗改不了吃屎好吧。

以前是針尖對麥芒,現在是綿里藏針。

不得不說,五姑娘變的更難纏了,六姑娘都招架不住了。

不知道少奶奶如何?

芍藥看著安容,只見安容綿長的笑了一聲,「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五妹妹學問長了,至於其他,原諒我眼拙,真沒看出來有長進,六妹妹說我屋裡有蒼蠅,確實欠妥,你當眾數落六妹妹,又長進在哪裡?我只聽說過堂前訓子,枕邊教妻,可沒聽說過在別人府里訓自己妹妹不守規矩的。」

說著,安容瞥了碧月一眼,笑問道,「碧月姑娘,這是宮裡的規矩?」

碧月被問的嗓子一噎,不知道怎麼回答安容好。

宮裡可沒教過這樣的規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