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六十二章寵愛(求粉紅)

第五百六十二章寵愛(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8-06 04:54  字數:3668

一會兒後,安容手緩緩放下。

她手揉太陽穴,眼睛睜開了,又合上了,發出一聲喟嘆。

芍藥見了直眨眼,「少奶奶,這是好事啊,你嘆氣做什麼?」

芍藥不知道安容嘆氣什麼,只當她是嘆氣琉璃宴。

安容在嘆息什麼?

她在嘆息自己看見的,聽到的。

明明是去邊關打仗,保家衛國,可蕭湛到了軍營,卻是事兒一出接一出。

她瞧見蕭湛坐在軍中大帳里,顯然,他和孫將軍的比試,他贏了。

可贏了,不代表軍中那些將軍們就屈服了。

而且蕭湛當眾贏了孫將軍,讓他顏面大失,只怕心底更不舒坦了。

這不,又來了一出。

安容瞧見,蕭湛被人逼債了。

蕭湛坐在大帳中間,正喝茶呢。

孫將軍拿了八九張借條過來,道,「大將軍,這些借條都是敖大將軍在時,為了及時給將士們發放軍餉,和購買兵器,向人借的,原本大將軍此番回京,除了給皇上賀壽之外,就是向皇上要軍餉,也和那些借債之人約定,等他歸來,就把這錢還上,如今敖大將軍是回不來了,可是這借條上,除了敖大將軍的印鑒之外,還有大將軍印,那些債主們催了……。」

言外之意,就是這錢讓蕭湛趕緊的還。

除此之外,還有兩筆債呢。

一筆是邊關十萬大軍,已經三個月沒有發軍餉了!

孫將軍代替數十萬大軍,向蕭湛討要軍餉!

另外一筆,是那些戰死沙場的將士們的撫恤銀,敖大將軍在時。都是四個月發一次,這一次,因為沒錢,已經拖到第五個月了。

這事不能再拖了,那些將士們保家衛國,朝廷不能虧待他們。

原本那些將士們徵召入伍,保家衛國只是一方面。再就是想吃些軍餉。貼補家用。

要是因為錢送的不及時,讓那些戰死的將士們家中父母妻兒餓死了,他們心愧不安啊。

別看孫將軍孔武有力。這傷心起來,也是聲淚俱下。

這不,軍帳外的將士們都跟著落淚了,跪求蕭湛。

而且。不知道什麼時候,祈王居然也到了。

用膝蓋想也知道。他幫的不是蕭湛,是孫將軍他們,唯恐天下不亂。

那些欠條,蕭湛每翻一頁。安容都瞧的清楚。

算下來,蕭湛要拿一兩百萬兩出來,才能擺平這件事。

想到這裡。安容就極度的無語了。

在離京之前,蕭湛和連軒想盡辦法。才勉強籌了軍中半年的用度,誰想到,會遇到這樣的事?

原本,安容還想著,要是軍中將軍實在不服,蕭湛大可以拿出皇上的聖旨,殺了以儆效尤。

現在能亮出聖旨嗎?

不能。

原本孫將軍他們討債,是想讓蕭湛替那些將士們向朝廷要錢。

若是叫他們知道,十萬大軍現在只歸蕭湛管,朝廷不管不問了。

這討債可就直接向蕭湛要了。

這錢,就算有,也付的不甘心啊。

他敖大將軍一邊盜墓借錢付將士們軍餉,一邊貪墨,中飽私囊。

留下一屁股債,讓蕭湛幫他還,那些將士們還覺得蕭湛做的是應該的,心底念著敖大將軍的好。

還有孫將軍和祈王,不惜跪下來,替那些將士們苦求。

一個親王,才來軍中,就為了將士們放下王爺的架子,幫他們苦求大將軍,這樣一個王爺,著實可親。

祈王這一跪,把十萬大軍和那些不服蕭湛的將軍們的心,收服了個七七八八。

再看蕭湛呢。

他答應了,是本分。

不答應,那是他狠心無情。

這樣一個大將軍,讓他們如何信服?

不知道蕭湛要怎麼處理這事?

安容又是好奇,又是擔心,更多的還是憋悶。

為什麼每次都只讓她知道一半,然後就沒了?!

把她一顆心吊了起來,上不上下不下的,憋在心底難受!

安容氣的手一伸,拿起桌子上一張白紙,很快就揉成了一團。

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

她想去邊關!

她必須要掙錢!

因為她知道,這筆錢,蕭湛會掏。

皇上已經把十三萬大軍全交給了蕭湛負責,就算這些債務是之前留下的,能奢望皇上認賬嗎?

朝廷不給,可蕭國公府做事,寧願自己掏腰包,自己吃虧,也不會讓將士們吃啞巴虧的。

掏錢,是鐵定的。

安容好奇的是,蕭湛會怎麼掏錢,他不可能讓自己既吃虧,還讓別人佔了便宜。

芍藥站在一旁,巴巴的看著安容,不敢吭聲。

她現在覺得她家少奶奶有些喜怒無常了,好好的,忽然就憤怒了,還沒人知道她在生氣什麼,也不怕氣壞了身子。

安容深呼吸,等心情平復了,繼續看書。

結果剛翻了一頁,外面,冬兒敲門了,在門外道,「少奶奶,五姑娘和六姑娘來了。」

安容抬眸,眸底微微凝,道,「請進來吧。」

說完,安容又繼續看書。

看了兩頁之後,安容把書合上,小心的放在錦盒裡,鎖在柜子里。

安容的時間掐的剛剛好,她出書房的門,正巧見到院門口,冬兒領著沈安玉和沈安溪進來。

沈安玉穿著蔥綠彩綉牡丹錦裙,束著淡粉色束腰,上面點綴了小珍珠,身姿輕盈,眸中帶笑。

沈安溪走在她身邊,她穿著秋香色綉蓮花裙裳,裙擺下點綴了銀鈴鐺,隨著走動,發出叮鈴悅耳之聲。

只是她瞧見安容,先是一笑。隨即努嘴。

她高興見到安容,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