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五十八章琉璃

第五百五十八章琉璃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8-03 15:49  字數:4143

一聽蕭憐兒來了,安容眸底閃過一抹笑意。

來的正好,時間緊促,她正想多找幾個人幫忙呢。

想著,安容便離了桌,出了藥房。

蕭憐兒坐在那裡,翹首以盼。

聽到有腳步聲傳來,她忙起了身,向前走了幾步,便瞧見安容走了進來。

見到安容,蕭憐兒面上一喜,喚道,「大嫂。」

她的聲音清脆如雨滴芙蕖,山間泉澗,潺潺流水。

她福身跟安容見禮,安容扶起她。

她細細的打量了下安容,皮膚白凈如初,只是眼帘下有抹淡青,瞧著有些疲憊。

蕭憐兒扶著安容道,「大嫂,祖父讓你幫大哥,你也別太勞累了。」

安容笑道,「只是有些缺覺,晚上美美的睡一覺,第二天就精神奕奕了,不礙事的。」

說著,安容頓了頓,笑道,「我聽丫鬟說,你來找過我幾回?」

蕭憐兒心底微動,她瞥了眼安容的手腕。

安容手腕上,有隻橙中泛著點點黃的玉鐲。

蕭憐兒微微眨眼,眸底有一抹迷濛。

娘親說,太夫人的木鐲可能在大嫂手裡,難道就是這隻?

只是怎麼瞧著不像啊,當年那隻木鐲,她不是沒試戴過,看著丑就算了,還怎麼也戴不進去。

蕭家上下,保護祖父在內,就沒有不嫌棄它的,怎麼可能會變成這麼漂亮的玉鐲呢?

而且,當初北烈朝傾公主還想要大嫂的鐲子,莫非她發現了什麼?

見蕭憐兒盯著她手腕上的玉鐲看,安容眉頭輕擰了下。

正巧,蕭憐兒抬眸見到安容擰眉了。蕭憐兒慌忙道,「大嫂,你別誤會,我不是覬覦你的鐲子……。」

蕭憐兒說著,芍藥趕緊讓屋子裡的丫鬟退了出去,她也出去了。

木鐲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這是國公爺叮囑的。

等人都走了。蕭憐兒臉更紅了,再三解釋道,「大嫂。我只是好奇而已,沒別的意思。」

安容笑道,「我知道,有些事根本瞞不過去。」

瞞住國公府之外的人可以。但想瞞住國公府的幾位太太,那是難比登天。

首先。玉錦閣是在太夫人手裡建造的,太夫人留下一堆首飾圖,還有玉錦閣經營的方式。

因為首飾圖用完了,玉錦閣陷入困境。她之前賣掉那些積攢的首飾,不算什麼。

可是這一回,她又從木鐲里取了首飾圖出來。雖然與之前的大有不同,可首飾圖的紙張還是樣式都瞞不過管理過玉錦閣的蕭三太太。

還有九轉琉璃燈。那是太夫人拿來給靖北侯夫人和定親王妃把玩的,整個大周,就這麼兩個。

如今又出現了一個,能說是巧合嗎?

猜也猜的出來,她和太夫人有些關係。

再加上,玉錦閣對蕭國公府,對蕭老國公和蕭大將軍都極為重要,要是蕭老國公有辦法,也不至於拖到現在。

顯然,問題就出現在蕭太夫人留下的沒人能戴的上的木鐲上。

蕭憐兒聳肩,無奈一笑,「大嫂,若說這樣一個寶貝,國公府沒人覬覦,沒人想要,連我都不信,可是你放心,大家也只是想想,心底對你有些妒忌也是在所難免,匹夫無罪懷璧其罪,要說想歪法子搶,那肯定是沒人搶的,蕭家女兒出生,娶了新媳婦進門,祖父都會讓她們戴木鐲,沒人看得上它,也沒人能戴的上,棄之如敝履,就算拿到了,那也就是塊砸不壞,燒不毀的破木頭。」

蕭憐兒說的是實話。

要說之前,蕭家傳家之寶木鐲就是塊很硬的木頭,沒人看的上,可以說,就是丟地上,也沒人會多看一眼。

但是現在,大家信了,蕭家傳家木鐲真的是個寶貝,人人都想要,可是要了又能怎麼樣?

當初這寶貝不是沒在她們手裡過,人人都見過,拿過,嫌棄過,更在心底祈禱,國公爺別把這破東西賞賜給她們。

大家都有種有眼無珠,恨不得挖了雙眼的懊悔感。

可是懊悔也沒用啊,就算現在把木鐲再給她們,又能改變什麼?

依然用不了。

這就是一個見得到,摸得著,卻偏偏用不了的寶貝。

為了這樣一個東西,去爭去搶,永遠沒法成功不說,還得罪了安容,惹的蕭老國公嫌棄。

這樣的蠢事,傻子才會去做。

只是心裡難免有些不順,有些羨慕妒忌,同樣是人,同樣是蕭家媳婦,為什麼安容就能戴的上蕭家木鐲,她們卻不可以?

她們更明白了,為什麼蕭老國公會對安容百般疼愛,多加寵溺。

蕭憐兒說了一大通,解釋她多看木鐲幾眼,不是想要木鐲,讓安容寬心。

安容也解釋了幾句,她苦笑道,「這木鐲是蕭家之物,我知道,我不是怕蕭家長輩要,而是木鐲戴上就取不下來了,若是真要,我只能剁手了,我捨不得的是我自己的手,不是木鐲。」

安容說著,蕭憐兒眼睛睜大,再睜大,「取不下來?」

安容耷拉了眼睛,把胳膊抬了,「你試試。」

蕭憐兒搖頭,她可不試,這不是意味著她想摘下大表嫂的木鐲據為己有嗎?

安容笑道,「老實說,木鐲雖然寶貴,可我更愛自己的手,若是哪一天木鐲泄密了,引來宵小覬覦,我的手豈不是危險了,誰要是幫我摘下木鐲,我感謝他呢。」

安容的笑,真誠而燦爛。

蕭憐兒信安容說的是真的,推己及人,讓她為了這樣一個寶貝,失去一隻手,她肯定不願意,她又不缺錢用。

安容一直不抽回手,蕭憐兒還真試了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