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二百五十六章逃婚(4K,求粉紅

第二百五十六章逃婚(4K,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8-02 20:23  字數:4834

芍藥存心的吊安容胃口,說了這麼一句,便停了。txt小說下載/

安容呲瞪了她一眼,問道,「出了什麼大事?」

芍藥這才巴拉巴拉倒豆子。

之前安容幫著靖北侯夫人出了主意,讓人將連軒弄暈,讓蕭遷易容成連軒的模樣幫著迎親。

事情就出在了迎親上。

連軒有不少狐朋狗友啊,他迎親,可不得有許多人來湊熱鬧?

除了應付他們之外,還有連軒得罪過的那些人,更是來湊趣。

顏王府前,自發的圍了一堆攔路官,你一我我一句,將蕭遷累的夠嗆。

過五關斬六將都不足以形容蕭遷的累。

好不容易把晗月郡主迎進了靖北侯府,都一拜天地了。

又出事了。

也不知道靖北侯府是怎麼迷暈的靖北侯世子,他居然出來了。

然後濟濟一堂的喜宴上,兩個穿著大紅喜袍的連軒,你瞪著我,我瞪著你。

芍藥表示,她全程圍觀,愣是沒能分出真假來。

不過,連軒就倒霉了。

蕭遷替他迎親,迎出來一肚子邪火,如今看到正主了,那火氣,壓都壓不住。

不說了,先打一頓出出氣再說。

然後,喜宴上,蕭遷和連軒打架了。

場面很混亂,誰也拉不住。

誰敢拉啊?

萬一拉錯了人,給對方以可趁之機,回頭報復他們,不是沒事找事么,看看熱鬧就好。

再說了,他們今兒來就是奔著看熱鬧來的。

靖北侯世子不願意娶晗月郡主,這事京都人盡皆知啊,以他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性子來看,這喜宴上有的鬧。

只是沒想到會鬧得這麼大。

虧得他們之前見靖北侯世子乖乖的迎親,還以為他改了性子呢,原來是被人假冒的。

靖北侯府用心良苦啊。

沒人拉架。偌大一個喜堂差點被拆了,靖北侯沒輒,親自去拉架。

好了,也不知道是真的世子。還是假的世子,一不留神,一拳頭過去。

聽芍藥說靖北侯的眼睛都被打青了,安容腦門上的黑線止不住的往下掉。

不論是誰打的,都大不敬啊。

安容想像了下那場景。就嘴角抽抽了,「國公爺沒去靖北侯府嗎?」

芍藥搖頭,「沒有呢。」

要是國公爺在,誰敢這樣放肆啊,再說了,兩位少爺打的不可開交了,國公爺去拉架,誰敢打啊?

屁股都給他打開花了!

安容斂了斂眉頭,繼續問,「後面呢。總不會一直打著吧?」

芍藥搖頭,「後面沒打了,又出別的事了。」

安容嘴角一抽,除非出了更大的事,不然不可能罷手,除非一方認輸或者被打趴下。

安容瞥了芍藥,芍藥無奈點頭。

連軒和蕭遷打架,打的是難分伯仲。

喜堂雖然大,可還擠滿了客人呢,難免施展不開。

而且。不知道怎麼回事,晗月郡主忽然被人推了出去。

撲騰一聲,摔倒在地。

頭上的鳳冠霞帔掉了一地不算,實在是狼狽。

可叫人睜大眼睛的是。新娘子不是晗月郡主啊,是她的貼身丫鬟!

丫鬟見露陷了,趴在地上連連求饒。

一屋子道喜的人是唏噓不已。

蕭遷更是崩潰,他費勁千辛萬苦替連軒迎回來的居然是個假新娘。

靖北侯夫人也皺眉了,她早和顏王爺通過氣了,連軒性子拗。她會讓蕭遷代連軒迎親,他當時雖然惱怒,卻也同意了。

如今卻用丫鬟代嫁,顏王府想做什麼?

蕭遷代迎親,連軒本人可被丟在喜床呢,丫鬟代嫁,那晗月郡主又在哪裡?

靖北侯夫人一問,那丫鬟許是被嚇壞了,這不驚慌失措之下,道出晗月郡主逃婚的事。

本來也不是逃婚,是晗月郡主和丫鬟偷聽到靖北侯和顏王爺的談話,說蕭遷會替連軒迎親。

當時晗月郡主就氣上心頭,連軒不樂意娶,她還不樂意嫁了。

只是親事是皇上賜的,明天就要出嫁了,她也沒有反悔的機會了。

這不,晗月郡主也使了小性子,要丫鬟代她嫁。

顏王爺不同意,晗月郡主就哭了,為什麼連軒可以,她就不行,她才不要和蕭遷拜天地。

顏王爺想想也是,就同意了。

本來以為晗月郡主只是心裡堵氣,誰想到一夜醒來,顏王府就沒了晗月郡主的蹤影。

她還留了封信,說連軒喜歡的是翩若驚鴻,宛如游龍般玲瓏剔透的姑娘,她不是。

她又不是嫁不出去,她肯定能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

這些事,滿堂賓客是不知道的,是靖北侯夫人回了國公府說的,老夫人嚴令國公府下人不許泄露一句。

因為是安容,所以芍藥才敢說。

安容無語了,沒想到一門親事,居然這麼一波三折。

晗月郡主喜歡連軒,她看的出來。

只是連軒不願意娶她,靖北侯府沒輒要蕭遷易容成連軒的模樣前來迎親,這對晗月郡主來說,是天大的委屈。

估計從聽到靖北侯和顏王爺商議時,她就有了逃婚的念頭。

只是她和連軒是聖旨賜婚,明天也要成親了,她要說自己不嫁了,顏王爺肯定會防備她。

她耍小性子要丫鬟代嫁,顏王爺只當她是女兒家鬧彆扭,鬧過了也就沒事了。

等大家鬆了警惕,晗月郡主就逃了。

安容望著芍藥,問道,「晗月郡主找到沒有?」

芍藥搖頭,「沒有呢,不知道她在哪裡。」

安容眉頭一隴,「那靖北侯世子呢?」

晗月郡主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