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五十二章崔堯

第五百五十二章崔堯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30 23:07  字數:3881

醉仙樓,竹屋。

凌亂一團。

一地的衣裳,精緻的錦裙,綉著蝴蝶的束腰,鑲嵌著東珠和銀鈴的繡花鞋……

尤其是,床邊高几上擺著的百合花,此刻上面正掛著一鵝黃色,綉著幽蘭的小肚兜。

窗外吹來徐徐春風,肚兜搖擺。

忽然,狂風驟起。

將肚兜吹到了床桿上,然後掉下來,又被風一吹。

吹到了床上一男子的面上。

男子原本熟睡,懷中還摟著一個嬌柔的身軀。

被肚兜罩面,鼻尖聞到一股淡雅清香,還有些呼吸不暢。

男子英朗的眉頭皺了皺,轉醒了過來。

他伸手扒拉下肚兜,睜眼一看,臉騰的一下紅到了耳後根。

更讓他不知所措的是肚兜上的線掉到了蕭錦兒的頸脖處,一搖一晃的有些痒痒。

蕭錦兒不自主的輕吟了兩聲,嚇的崔堯有些手足無措了。

然後,在心底埋怨起蕭湛來。

他好不容易從冀州逃出來,誰想到逃過來爹娘的魔爪,卻被他給逮著了。

崔堯低頭看著蕭錦兒。

看著蕭錦兒那春半桃花的面龐,他有些痴了。

腦中飄過一些聲音,只覺得聲如嬌鶯初囀,音似微風振簫。

柔荑軟手,舜華之顏,凝脂雪膚,幽蘭體香,還有那滿是潮紅的臉,羞娥凝綠。

就連她的哭泣,都像是梨花帶雨,蟬露秋枝。

崔堯只覺得一顆心丟在了蕭錦兒身上。

許是被人盯著看,有些不適,蕭錦兒如扇貝般的眼睛掙扎了兩下後,便睜開了。

恍惚間,她瞧見一人在盯著她看。

那人神明爽俊,面如冠玉,眉目疏朗,驚才風逸。

他的笑。像是一縷春風,拂過湖畔楊柳,輕點湖水,帶起陣陣漣漪。往遠處蕩漾而去。

蕭錦兒眼睛眨了兩下,似乎又要睡去,只是嘴動了兩下,又些口渴的樣子。

崔堯問道,「你要喝水嗎?」

蕭錦兒只當自己是在做夢。可是這聲音就在耳畔,驚的她嬌容失色,啊的一聲就尖叫了起來。

她坐起來,身上的被子滑落,露出滑嫩白皙的肌膚,飽滿雙峰上,有紅梅點點。

蕭錦兒臉白如紙,她一把拽過被子,然後……

她見到了崔堯赤果不著寸縷的身體。

蕭錦兒腦袋一翁,直直的驚叫起來。「啊啊啊!」

那驚叫聲,聽得崔堯耳朵直嗡嗡叫。

他有些驚慌失措道,「你,你別叫啊,你……。」

說著,崔堯要伸手要捂著蕭錦兒的嘴。

蕭錦兒嚇壞了,她一抬手,連吃奶的勁都使了出來,一巴掌扇過去。

啪的一聲響。

崔堯懵了。

他長這麼大,還沒被人打過。臉火辣辣的疼著,只覺得耳畔都是巴掌的回聲。

他一懵,蕭錦兒腳一抬,就將崔堯給踹下了床。

蕭錦兒看著柔弱。可到底是蕭國公府的女兒,以蕭家的霸道傳統,即便是女兒家,也是遺傳了幾分的。

可憐又無辜的崔堯,被蕭錦兒一腳踹下了床。

這還不算,他倒霉的滾下床。手打在了一旁高几上。

高几上的百合盆栽砸下來,直接將他給砸暈了過去。

蕭錦兒心裡害怕,又覺得渾身都疼,她不傻,知道自己清白被毀,恨得崔堯是恨的牙根痒痒。

她看一眼崔堯,只一眼,就恨不得把雙眼挖了去。

看到床上有崔堯的衣裳,蕭錦兒拿起來,丟了過去,把不該露的地方遮住。

然後,蕭錦兒臉騰的一紅。

她瞧見了崔堯的手裡,還拿著她的肚兜!

蕭錦兒要下床去拿自己的肚兜,才挪了一下呢,就聽到有腳步聲傳來。

那腳步聲有些熟悉,像是她娘的?

蕭錦兒還沒回過神來,就聽到外面傳來蕭大太太的呼喚聲,「錦兒?」

蕭錦兒臉瞬間又失去了血色,看著一屋子裡的狼藉,她恨不得撞牆死了算了。

蕭大太太喊了一聲後,就推門進來了。

看著一地的狼藉,饒是蕭大太太有心裡準備,她的心也惶惶不安。

她總期盼著能不那麼糟糕,有轉機,可事實擺在眼前,由不得她自欺欺人了。

要說心底怨恨蕭湛,蕭大太太沒有,蕭湛是她看著長大的,雖然不算親厚,但是蕭湛對蕭錦兒她們這些表妹,卻是呵護有加,若是能救,他不會不救。

蕭錦兒裹著被子,紅了眼眶,淚眼婆娑的喊道,「娘……。」

蕭大太太眼眶也紅了,走到床邊,合著被子將蕭錦兒摟在了懷裡,輕聲安慰。

蕭三太太則看著地上的崔堯,看著被盆栽砸暈,額頭出血,一臉泥土的崔堯。

蕭三太太心下一抖,趕緊俯身去探崔堯的鼻息,確定只是暈過去,人沒死,蕭三太太提到嗓子眼的心才稍稍放下。

她看著蕭錦兒,問道,「錦兒,是你把他砸暈的?」

蕭錦兒只顧著哭,哪裡顧得上蕭三太太的問話啊。

倒是蕭大太太聽見了,她鬆開蕭錦兒,看著崔堯,這個玷污了她女兒清白,卻是她女兒救命恩人的未來女婿。

蕭大太太看了一眼崔堯後,又望著蕭錦兒,道,「你怎麼將他砸暈了?」

蕭錦兒眸底淚珠打轉,兩行清淚止不住的流,聽到蕭大太太的話,她的淚珠就跟掉了線的珍珠似地,「娘,他玷污女兒清白,你怎麼還責怪我……。」

蕭錦兒一說這話,蕭大太太就知道她不記得之前的事了,便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蕭錦兒抽抽泣泣的,蕭三太太給她遞了綉帕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