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五十一章污衊(求粉紅票)

第五百五十一章污衊(求粉紅票)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30 23:07  字數:3836

芍藥見安容噴飯了,還嗆了喉嚨,咳嗽不止。

忙給安容倒了杯茶水過來,再不敢說蕭湛被人污衊的事了。

安容喝了口茶後,道,「去查查,看是誰在背後污衊爺。」

芍藥領了吩咐出去,安容看著被噴了一桌子的飯菜,額頭幾不可擦的抽了一下。

冬兒幾個過來把飯菜端走,然後道,「少奶奶,廚房重新燒菜,怕是要等一會兒,你……。」

安容擺擺手道,「不用做菜了,把雞湯端來就行了。」

其實她已經吃了七分飽了,只是因為懷了身孕,每餐飯後,喻媽媽都會給她端一碗雞湯來,而且必須喝完。

丫鬟將飯菜端走,又端了銅盆過來,將桌子擦乾淨。

很快,海棠就端了雞湯。

滾燙的雞湯,冒著騰騰的熱氣和香味兒,叫人食慾大開。

當然了,這個人不是安容。

她都快要喝膩了。

等肚子里的孩子生下來,她估計聞著雞湯都能吐了。

安容用湯勺輕輕的攪著,心裡想的卻是雞湯泡炒米,越想越覺得光喝雞湯,有些索然無味了。

安容輕喝了一口,然後吩咐海棠道,「給我拿些炒米來。」

海棠望著安容,眼睛眨了眨,問道,「少奶奶,什麼是炒米?」

安容,「……。」

海棠和芍藥兩個丫鬟分工明確,芍藥主要任務是貼身伺候安容,寸步不離。

海棠大多時候留在臨墨軒,照顧安容的飲食起居,她時常進出廚房。還幫喻媽媽管賬,她從沒有在廚房見過炒米。

不過炒米,從字面上聽,像是炒出來的米?

安容嘴角抽了一下,前世她最喜歡吃的雞湯泡炒米,海棠居然都不知道?

安容只好告訴海棠,炒米是什麼。怎麼做的。

海棠一一記下。然後道,「奴婢這就讓廚房準備,估摸著要到晚飯才能弄好。」

說完。海棠便退了出去。

安容將雞湯喝完,正用帕子擦拭嘴角呢,芍藥就回來了。

芍藥的臉色有些古怪,看的安容莫名其妙。「沒查到?」

芍藥搖頭,「查是查到了。只是……奴婢不怎麼相信。」

安容挑了下眉頭,明亮凈澈的眸底閃過些什麼,聞到,「是誰傳的流言?」

「是靖北侯世子。」

芍藥說著。清秀的臉上寫滿了不相信。

怎麼可能會是靖北侯世子呢,他雖然紈絝胡鬧了些,可在爺跟前。從來規規矩矩的,很聽話啊。

而且。為了幫爺籌備餉銀,他連那麼多的銀子都拿了出來,怎麼可能會是那種背地裡破壞爺名聲的人呢?

好吧,不是背地裡,是正大光明的破壞。

芍藥一出門,就打聽到是連軒了,因為不相信,所以特地去了一趟紫檀院,找老夫人身邊的貼身丫鬟打聽,證實是連軒。

可即便是如此,芍藥依然是不信的。

乍一聽,安容說是芍藥,她下意識的反應是,連軒又被人給栽贓了。

可是等反應過來,這裡是國公府後,安容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也不由得撫額了。

蕭國公府的護短,已經一種境界了。

連軒抹黑蕭湛,是為了保護蕭錦兒,也是為了保護蕭湛自己。

蕭國公府在京都,絕對是一流的世家,在朝堂上,更是首屈一指。

蕭錦兒是蕭國公府大姑娘,以她的容貌、才情和家世,嫁給太子做太子妃,將來母儀天下都足夠了。

可就是這樣的身世,卻要嫁給一介商賈,哪怕是大周首富,也會被人從骨子裡質疑,到時候肯定會流言四起。

連軒這樣說,讓蕭湛背這個黑鍋,還有誰會往蕭錦兒身上想?

至於保護蕭湛,蕭錦兒的親事,確實是蕭湛未經過蕭國公府允許,私自許諾的,這是事實。

只不過目的和連軒說的不同罷了,蕭湛不是為了邊關,而是為了救蕭錦兒。

另外,就是防備祈王了,以他的心狠手辣和心懷不軌,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計都落了空,肯定不會甘心的。

他肯定會在蕭湛身上下手,抹黑他。

只是連軒一上來就將蕭湛抹黑了,祈王還抹什麼?

除了看熱鬧,他也別無選擇了。

只不過,連軒在京都是出了名的紈絝,他的話,又有多少人相信?

他從小到大,除了坑人,還是坑人,連蕭老國公他都坑,連皇上他都打,他越是說的信誓旦旦,可信度越是不高。

安容敢打賭,京都街頭巷尾,茶樓酒肆,絕對有人會因為連軒的話爭吵起來。

有人相信,有人不信。

尤其是那些被連軒坑過的人,肯定會找理由幫蕭湛洗白,來證明連軒是個坑貨。

首先,蕭湛缺錢缺糧食嗎?

他不缺。

蕭國公府就更不缺了。

再說,蕭湛這樣做是為了名利?

信這話的人,絕對是傻子。

大周首富崔家能和蕭國公府比?

挖蕭國公府的牆角,傷蕭國公府長輩的心,去巴結崔家,除非蕭湛腦袋被門來回夾了好幾天還差不多。

祈王府,書房。

祈王趴在小榻上,他上身赤果,頸脖子處,有淤青。

他雙眸陰狠,眸底的怒意像是肆虐的龍捲分,幾乎能席捲一切。

丫鬟望著腰,小心的幫祈王上藥。

輕輕一碰,祈王拳頭一握,扭了頭,一巴掌扇了過去。

丫鬟被扇飛了,撞在門上,跌落在地。

嘴角溢出一抹血,暈死了過去。

門外,杜仲和沈祖琅快步走到書房門口。正要推門呢,就見門顫抖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