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五十章髒水

第五百五十章髒水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30 08:32  字數:3732

第一個問題,是她怎麼樣出木鐲,不用光溜溜的。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cmxsw

她怕哪一天蕭湛不在屋子裡看著,她忽然出去,哪怕能進內屋的只有她的丫鬟,可安容臉皮還沒有厚道那等境界,一想到忽然出現在丫鬟面前,還是赤果果的,安容就覺得自己要瘋,別說一萬感激之心了,就是十萬,也得問啊。

問完之後,感激之心扣了一萬,然後告訴她,她可以穿衣服進出了,天知道怎麼就能了。

第二個問題,是她要怎麼樣才能帶蕭湛進木鐲,從安容第一次進木鐲,她就想帶蕭湛進來了。

問完之後,木鐲扣了感激之心,然後告訴安容怎麼做了。

也就是安容出來,用到劃破蕭湛的胳膊,讓木鐲吸他的血。

這只是第一步,讓木鐲認可蕭湛。

蕭湛想進木鐲,還早呢,得她手腕上的鐲子從橙色變成墨色。

看著手腕上的鐲子,安容有些泄氣。

天知道鐲子變成墨色,得到何年馬月?

不過總有一分希望,就值得期待。

安容說完,清亮凈透的雙眸望著蕭湛,輕輕一聳肩,聲音頗有些無可奈何,道,「就是這樣了。」

說完,見蕭湛看著她手腕上的玉鐲不挪眼,她問道,「你以為我知道什麼?」

蕭湛眼眸深處的幽黑目光帶著一絲明亮,他笑了,卻只說了兩個字,「很好。」

安容鼓了鼓腮幫子,用手肘去推蕭湛了,「別說話只說一半好不好,很好什麼啊?」

蕭湛捏著安容的臉,深邃的眸底,笑意不加遮掩,「我能看到你三丈之內的任何東西。」

安容眼睛睜圓,再睜圓,不敢置信。「你能看到我三丈之內的任何東西?」

蕭湛點點頭,「我試過了,只有三丈。」

也正是因為蕭湛好奇一試,才發現祈王和蕭錦兒的事。

他更湊巧的見到了祈王幫蕭錦兒插發簪。還有那掉落的藥粉。

蕭湛猜到祈王的意圖,所以才顧不得皇上,跑出了皇宮。

也幸虧他趕回來的及時,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安容聽蕭湛這麼說,既高興。又鬱悶,「為什麼我看不到你?就因為木鐲是你們蕭家的,就能這樣赤果果的鄙視我?」

安容瞪著木鐲,眸帶火光,很憤怒。

蕭湛能看到自己,既然能在御書房看見,沒準兒去了邊關也能見到,哪怕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也極其可貴了!

他能見到自己,自己卻見不到他。

安容能有好心情才怪了。對木鐲半點沒有好臉色。

還只許她才能進呢,結果向著的還不是它蕭家人!

安容有一種被木鐲利用了的憋屈感。

「而且,今兒那短箭,木鐲也沒有示警,」安容撅了嘴道。

看到安容一臉的醋意,蕭湛不敢告訴她,他感覺到安容有危險的事。

蕭湛猜,他能看到安容和感知安容的危險,應該和昨天木鐲吸了他的血有脫不了的干係。

見安容用一種委屈不滿的眼神看著他,蕭湛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只道,「皇上找我,我先進宮了。」

安容不說話,蕭湛捏了下她的鼻子。就出了馬車。

留下安容在馬車裡,對著木鐲,兀自生氣。

馬車朝國公府駛去。

待馬車停下,趙成端了木凳來,芍藥扶安容下馬車。

等邁過門檻,進了國公府。芍藥才鬆開安容。

可剛鬆開呢。安容邁步下台階。

忽然她身子一怔,因為慣性,腳踩了下去,身子不穩,將腳給崴了。

疼的她啊的一聲叫了起來。

要不是芍藥及時扶著她,安容估計要摔倒。

芍藥扶穩安容,問道,「少奶奶,你在想什麼呢,走路也不用心,你要是摔壞了也就算了,肚子里還有小少爺呢。」

芍藥話音剛落,那邊蕭三太太和蕭大太太走路過來。

蕭三太太呵斥芍藥道,「怎麼說話的呢,什麼叫少奶奶摔壞了也就算了?」

芍藥被呵斥的脖子一縮,跪下來就認錯。

安容望著蕭三太太和蕭大太太,福身請安,然後替芍藥說情道,「她說話直白,我知道她是存心氣我的,她沒有壞心。」

芍藥是安容的心腹丫鬟,蕭國公府誰不知道啊。

只是方才那話實在是不成樣子,哪像是個丫鬟說的。

蕭三太太擺手讓芍藥起來道,「以後要注意了。」

芍藥連忙應是。

安容這才看蕭大太太臉色,她臉色有些蒼白,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安容想,肯定是連軒回府,把蕭錦兒的事告訴她知道了。

蕭憐兒什麼都不知道,請了安後,道,「大伯母,你沒事兒吧?」

蕭大太太搖頭,「沒事。」

蕭三太太左右看了兩眼,問蕭憐兒道,「你大表哥呢?」

蕭憐兒一頭霧水,娘親找大表哥做什麼,一年也不見她找一回啊,還是回道,「回來的路上,皇上召見,大表哥就進宮了。」

「進宮了?」蕭三太太眉頭一皺,她以為蕭湛還在醉仙樓,「他進宮了,那錦兒……?」

蕭憐兒湊到她娘身邊道,「娘,大姐姐沒回府呢,那她去哪兒了?」

蕭大太太再忍不住了,邁步便上台階,出府。

蕭三太太瞪了蕭憐兒一眼,吩咐道,「你先回去,我和你大伯母有事出府一趟。」

說完,也急急的追了出去。

留下蕭憐兒站在那裡,望著安容的腳,兀自嘀咕,「大嫂腳都崴了,她們也不關心一句,忙什麼呢,也不怕祖父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