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四十九章相告

第五百四十九章相告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29 14:25  字數:3719

掌柜的白了一張臉,趕緊過去看魚。

果不其然,在魚肚子里,看到了一張精緻的小弓弩。

掌柜當時就雙腿發軟,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滑過臉頰,滴落在地。

掌柜的嚇懵了,醉仙樓就是向天借膽,也不敢刺殺蕭國公府表少奶奶啊!

可是魚是醉仙樓送來的,人證物證俱在,蕭湛就是現在查封醉仙樓,也沒人敢吭一句。

可醉仙樓冤枉啊。

掌柜的本以為那盤子翡翠珍珠魚不是醉仙樓做的,知道魚沒有毒後,還親自嘗了嘗,可那味道……是醉仙樓的無疑。

掌柜的撲騰一聲跪下,大叫冤枉。

安容氣的捏緊綉帕,眸底有殺意流竄。

掌柜的看了一眼,就知道大難臨頭了,連連求饒。

他哪裡知道,安容要殺的不是他,也不是醉仙樓,是祈王。

祈王一心想做正帥,取蕭湛而代之,安容怕蕭湛去了戰場後,祈王會背地裡使壞,而且殺她之仇,安容也忍不了。

安容忍著憤岔,瞥了一眼桌子上的魚,問掌柜的,「這魚是誰做的?」

掌柜的忙回道,「回少奶奶的話,是廚房廚子做的。」

「廢話,不是廚子做的,還能是小廝做的啊,我家少奶奶的意思是讓你找廚子來問話!」芍藥沒好氣道。

掌柜的這才反應過來,趕緊叫人去傳廚子來。

很快,廚子就來了。

小夥計去傳話,廚子還以為是給賞錢呢,來醉仙樓吃飯的,出手都大方,有些貴家少爺,還會點名要見他,更多的時候是因為吃的高興,賞他銀子。

他正喜滋滋的往外跑呢,就被小夥計告之,出了大事,他做的翡翠珍珠魚差點殺了人。

廚子當即嚇的腿一軟,直接從台階上摔了下去。

這不,出現在安容面前的,就是一個身上髒兮兮的廚子,臉還蹭破了皮,有些見血。

安容瞧的有些無語,不是她以貌取人,實在是很讓叫她相信,這樣一個其貌不揚,膽小的渾身顫抖,連話都說不利索的人,有往魚腹中塞弓弩的心機。

安容找廚子里問,是想尋找突破口,把背後的兇手祈王揪出來。

沒有確鑿無疑的證據,想要治祈王的罪,難比登天。

在安容的要求下,廚子將燒魚的過程說了一遍。

魚是他徒弟洗的,他腌制了一會兒後就入了鍋,然後加了些什麼調料,到出鍋,都毫無問題。

安容詢問,蕭湛在一旁聽著。

他知道,魚不可能在燒制的時候加的弓弩,要知道他不過是輕輕碰了一下,短箭就射了出來。

蕭湛覺得問題應該出現在端盤子的小廝身上。

將魚頭對準安容,必知道魚內有玄機。

蕭湛瞥了廚子,問道,「這道菜,你今天燒了幾盤?」

廚子忙回道,「三盤。」

蕭憐兒就不解了,「怎麼會是三盤呢,今兒醉仙樓不是被包下來了嗎?」

醉仙樓被包下來,那就不許再招待別的客人,饒是樓下,也只是免費提供茶水。

掌柜的忙道,「蕭二姑娘,醉仙樓是被靖北侯世子包了,可是樓上還有許多的雅間,許多世家少爺習慣進雅間吃飯看熱鬧,本來酒樓是不招待他們的,可是他們強求,我也不好得罪他們,就去請示了世子爺,世子爺說每個包間五百兩,飯菜的錢兩外算……。」

只要他們付錢,包間他們想進便進,不進就滾。

至於得來的錢,自然是要全部入連軒的口袋的。

醉仙樓被連軒包下,他卻只靠嘴皮子就把包醉仙樓的錢給掙了回來,掌柜的的心塞啊。

聽到掌柜的說這話,蕭憐兒是又氣又惱又無奈,二表哥缺那幾百兩銀子嗎,結果給了敵人可趁之機,要是大表嫂因此喪命,看他怎麼跟大表哥交代。

「都有誰點了這道菜?」蕭湛斂了眉頭問。

掌柜的不知道是誰,廚子也不知道,他只負責燒菜。

小夥計道,「除了蕭大姑娘點的,就是靖北侯世子了,另外一盤子是祈王點的。」

安容眼睛一凝,「祈王?」

小夥計點點頭,「是祈王,那盤子魚還是我送去的呢,不過……。」

見小夥計說到一半就停了,芍藥有些暗氣,最討厭說話只說一半,吊人胃口的,「不過什麼?!」

小夥計回道,「不過魚剛端上去,祈王就戳了一塊下來,嘗過後,還說味道不錯。」

言外之意,這盤子魚不可能是祈王的。

蕭憐兒聽小夥計這麼說,越發迷茫了,「那靖北侯世子要的魚呢?」

「……被他吃完了,我上最後一道菜的時候,盤子里就剩下一堆魚骨頭了,」小廝有些黑線。

靖北侯世子好像格外的喜歡吃魚,每回來醉仙樓,必點一道魚。

不是祈王,更不是連軒。

那問題絕對是出在了端菜小廝的身上!

掌柜的趕緊叫人去找今兒端裴翠珍珠魚的小廝來。

醉仙樓找了半天,才在樓上空著的包間里找到暈死的小廝。

用水潑醒了他,小廝還迷迷糊糊的問他怎麼在這裡。

不用說,也知道,他是被人敲暈了,易容成他的樣子送的魚。

小廝是在轉彎處,被人敲暈的。

趙成去檢查了,地上卻是有魚湯潑灑的痕迹,而且角落裡還掉了兩粒珍珠丸子。

醉仙樓每天都有人清掃,那珍珠丸子只可能在刺客動手時,不小心掉的。

安容檢查了下,桌子上的翡翠珍珠魚,裡面十八顆珍珠丸子,沒有少一粒。

能不著痕迹的敲暈真的小廝,又易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