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四十八章短箭

第五百四十八章短箭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29 14:25  字數:3827

蕭湛封了崔堯的武功,又派了暗衛把守竹屋,他逃不掉。

而且,屋子裡點了媚香。

雖然味道極淡,但到底是媚香,有催情之用,聞久了,也會叫人把持不住。

崔堯沒想到之前在茅廁,他借紙的姑娘就是蕭國公府大姑娘,蕭湛的大堂妹。

臉皮一下子就崩不住了,這媳婦要是娶回去,多尷尬啊。

崔堯原本就沒答應這門親事,這下就更不答應了。

這不,轉身便要走。

誰想蕭錦兒瞧見有人,要叫救命,可是嗓子乾的厲害,根本發不出來聲音。

情急之下,她只好下床了。

四肢發軟的她,一不留神,就從床上滾了下來。

崔堯還走的掉嗎?

他和蕭湛相交頗深,還有連軒,蕭錦兒這樣明顯是中了媚葯,蕭湛將她許配給他,完全是逼不得已,要他救命的啊。

想到自己成了解藥,崔堯有些欲哭無淚。

不管怎麼樣,崔堯總不能讓蕭錦兒趟地上,尤其她衣裳還有些凌亂,這不就過去扶她起來。

崔堯不知道媚香的厲害,這一扶,扶的他是滿身燥熱,呼吸急促。

後面的事,不用說了。

趙行站在外面,遠遠的守著,饒是如此,一張不苟言笑的臉也憋的通紅。

蕭湛將崔堯踹進了竹屋之後,便大步離開了。

他要去找安容,他心中有不好的預感,怕安容會出事。

走到一半,就聽連軒喊他,「大哥!」

蕭湛頓住腳步,連軒身子閃了兩下,人就在跟前了,他問道,「大哥,你瞧見崔堯沒有?」

「看見了。」

「那糧草的事,談論的怎麼樣了,要不要我幫忙?」連軒問道。

「糧草的事,暫時不急,你飛哥傳書去冀州崔家,就說蕭國公府和崔家聯姻。」

蕭湛一邊說,一邊往前走。

連軒緊隨身側,有些懵,「大哥,你開什麼玩笑啊,國公府不至於為了點糧草,就聯姻吧,而且這事外祖父和三舅舅也沒同意啊,你擅自做主不合適吧?」

連軒以為是蕭憐兒和崔堯聯姻。

「不是憐兒,是錦兒,」蕭湛糾正道。

連軒眼睛瞬間睜大,隨即嘴角一抽,「大哥,這門親事我不同意啊,就崔堯那混蛋,你和他做生意,他還想從你身上大掙一筆,你還把錦兒嫁給他?我可不想要這樣的奸商表妹夫。」

蕭湛便把蕭錦兒中媚香和他的無奈之舉和連軒說了一遍。

連軒當即就火冒三丈,擄了衣袖道,「我去剁了他!」

這個他,指的是祈王。

蕭湛攔下他。

要是能殺了祈王,他早殺了。

蕭錦兒中媚香這事,不能鬧大,對蕭錦兒沒有好處。

就算蕭錦兒因為中媚香,不得不委身崔堯,但是蕭湛依然希望蕭錦兒能和一般的大家閨秀一樣出嫁,不至於被名聲所累。

再者,祈王能算計這一出,暗處肯定有不少祈王的人,他要是公然殺了他,那是謀殺親王,是誅九族的死罪。

現在邊關戰亂,他們出征在即,不能為了祈王一事,多加耽擱。

等離了京都,想殺祈王,有千百種辦法。

連軒也知道,為了蕭錦兒,為了邊關,這口氣必須要忍,可是他忍不了。

敢給錦兒下媚葯,想當他表妹夫,只要想著,連軒就恨不得一巴掌扇死祈王了。

連軒心中已經有了計劃,該怎麼收拾祈王了。

現在,他要做的事,是儘快讓崔家上門提親。

連軒趕緊回了蕭國公府,他身邊可沒帶信鴿,這事更不能瞞著蕭老國公。

醉仙樓,包間。

蕭憐兒和安容坐在屋子裡,百無聊賴。

丫鬟推門進來,福身道,「沒找到大姑娘。」

蕭憐兒就皺眉了,「她能去哪兒啊,不就解個手嗎,難道回府了?」

丫鬟搖頭,「馬車都在,大姑娘沒有離開醉仙樓。」

安容瞬間,心裡有了不好的預感,只是不敢隨便想,只能往好的方向猜測,「別是迷路了,再去找找。」

丫鬟應下,轉身離開。

丫鬟剛出去呢,醉仙樓的小夥計就進來了,「廚房師父說,飯菜要趁熱吃,不然失了味道,讓小的再來問問,是不是現在上菜?」

小夥計已經來過一次了,只是蕭錦兒不在,安容沒讓他上菜。

這是第二回了。

蕭憐兒看了眼安容道,「大嫂,我們邊吃邊等吧?」

安容點點頭。

小夥計一笑,道,「好嘞,幾位稍等,飯菜這就端上來。」

說著,小夥計退了出去。

沒一會兒,三個夥計就端了七菜一湯來。

還沒端進門呢,安容就聞到一股香味兒了。

等飯菜擺上桌,安容被這些菜的色香味給征服了。

尤其是第一道菜,芙蓉蝦。

黃燦燦的,看著就食慾大開。

蕭憐兒見了也喜歡,她知道蕭錦兒喜歡吃蝦,這道菜也是她點的,便吩咐小夥計道,「這道菜,等大姑娘來後,再上一盤子。」

小夥計點頭記下。

等上完了菜,小夥計就退了出去。

蕭憐兒拿起筷子,正要夾菜呢,筷子都伸出去了,卻不知道吃哪個好。

不由的咬著筷子,看著安容,道,「大嫂,我們先吃,不等大姐姐合適嗎?」

她想吃,又怕先吃了,一會兒蕭錦兒回來會責怪她。

安容瞧了就笑道,「先吃吧,一會兒再給她單獨上一份。」

蕭憐兒就不客氣了,看到鳳凰展翅,就忍不住了。

「大嫂,你看這鳳凰,雕刻的栩栩如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