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四十五章玉簪

第五百四十五章玉簪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27 22:22  字數:4979

擠過擁鬧的人群,安容這才進了醉仙樓,只覺得呼吸都順暢了些。

蕭錦兒撫著自己的髮髻,氣的跺腳,「我又被人順走了一根發簪!」

蕭憐兒捂嘴笑,「行了,別生氣了,一會兒咱們找二表哥賠好了,我們可是為了給他添彩助興才來的。」

說著,蕭憐兒就覺察到有好些人看著她們,不由得臉紅了。

這些人今兒來,可不是來吃飯的,而是將送給留香閣姑娘的首飾買回去。

見了蕭錦兒幾個,有男子笑了,「莫非,幾位姑娘也是留香閣的常客?」

蕭錦兒的臉瞬間冷了下去。

那男子繼續大笑,不過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一旁一個男子踹了他一腳,「你找死,死一邊去,連蕭國公府姑娘的玩笑也敢開?!」

那男子臉當即一白,忙賠禮道,「說笑的,幾位姑娘莫生氣。」

蕭錦兒幾個也沒有和他計較,有小廝過來,請她們去樓上包間。

包間里,連軒正無形無狀的躺在小榻上,嘴裡叼著果子,兩隻手在數銀票。

小廝將門推開,蕭錦兒幾個邁步進去。

蕭憐兒喊了一聲,「二表哥。」

連軒瞥頭看了她們一眼,然後他就皺眉了,數了半天,蕭憐兒一打岔,他忘記多少錢了。

連軒把銀票往卜達身上一丟,將嘴裡叼著的果子拿在手裡,道,「你來數。」

然後,連軒就走了過來,道,「你們怎麼這會兒才來?」

蕭錦兒沒好氣道,「這條街都堵了,馬車根本就過不來,我們是走過來的。」

蕭錦兒說著,蕭憐兒點頭道,「就是,除了花燈會,我還沒見過這麼擁堵的街呢。」

說著,蕭憐兒俏皮一笑,「二表哥,你就要去戰場了,你一走,京都都不熱鬧了。」

連軒臉訕然一笑,隨即瞪了蕭憐兒道,「沒大沒小,有你這麼打趣表哥的嗎?」

聽著連軒說沒大沒小,一屋子人不約而同的對著他翻了兩個大白眼。

連軒嘴角抽了兩下,不說話了。

這時候,有人敲門了,「世子爺,徐府管家給您送銀子來了。」

連軒啃著果子道,「讓他進來。」

門吱嘎一聲打開,一個模樣周正,年約四十五六歲的男子進來了,他穿著一身青衣直綴,眼神溫和中透著一股精明。

他上前,規矩恭謹的給連軒請了安,又給安容和蕭錦兒幾個見了禮。

禮數周到,叫人挑不出來錯。

而且,他臉上一直掛著笑,給人一種他脾氣很好,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感覺。

安容嘴角微微上揚,眸底流露出一抹瞧好戲的神情。

連軒一邊啃著果子,一邊敲桌子,「放下吧。」

徐總管趕緊的接過身後小廝遞上來的錦盒,輕輕的擺連軒跟前,「世子爺,還請您見諒,我家老爺這兩日告假在家,已經竭盡全力在籌集銀子了,幾乎能借的都去借了,勉強才湊夠四十四萬兩銀票……。」

徐家欠連軒五十四萬兩,給了四十四萬兩,那還差十萬兩呢。

連軒打開錦盒,將銀票拿出來,隨手數了一下,不多不少,正好四十四萬兩。

「還差十萬兩呢,」連軒隨手把銀票丟在了錦盒裡。

徐總管忙道,「世子爺,我家老爺實在是儘力了,連徐太后和祈王那裡,能借的都想辦法借了,還有府中一些房契地契,都變賣了不少,可五十四萬兩銀子,實在是太多了,府里竭盡全力,也只湊到這四十四萬兩,如今連少爺的月錢都縮減了一半……。」

徐總管一番哭窮,然後道,「那十萬兩,徐府一時間,實在是拿不出來了,我家老爺知道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更不敢與世子爺結仇……。」

徐府不敢得罪連軒,錢一定會還,但是現在實在還不了了,還請連軒寬限數日,另外表達了徐府和他交好之意。

安容坐在一旁,邊喝茶,邊聽著。

她知道徐府想來軟的,只可惜沒遇上吃軟的人,對於不喜歡的人,連軒那是軟硬都不吃。

他將果子啃完,果核一丟,又拿了一個繼續啃。

邊啃便道,「也就是說,徐府想稍後把十萬兩銀子給我?」

徐總管點點頭,「還請世子爺見諒,府里實在是沒有……。」

呸!

連軒將嘴裡的果子一吐,瞥了徐總管一眼道,「行了,你少糊弄我,徐家會缺那十萬兩銀子?當我是三歲小孩呢?」

徐總管又是一番說好話。

聽到徐總管說賣鋪子,安容這時才介面道,「我聽說八大酒樓中的褚桂樓好像就是徐家的,還有這條街上的綠意綢緞莊也是徐家開的,這兩間鋪子徐家賣嗎?」

徐總管被問的一愣。

褚桂樓和綢緞莊,生意極好,老爺怎麼可能會賣啊?

不過安容一問這話,連軒就知道她想要褚桂樓和綢緞莊了,當即笑道,「既然是徐家的就好說了,是拿酒樓和綢緞莊抵債,還是賣掉還我銀子,我都隨意,明天之前,我要見到十萬兩銀票,送客。」

連軒的話剛落,卜達就過來送客了,「徐總管,請。」

徐總管離開之前,還規矩恭謹的行了禮。

等她走後,蕭錦兒就道,「大嫂,你想要褚桂樓?」

安容搖頭一笑,「徐家不會賣褚桂樓的。」

徐家可是徐太后的娘家,在皇上登基之前,徐家有多風光。

而且當年陪先皇打仗,徐家得到的好處可不比蕭國公府少,只是蕭國公府正大光明,徐家是悶不吭聲發大財罷了,要不是徐太后的兒子病逝,徐家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