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四十三章走神

第五百四十三章走神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26 16:54  字數:3876

安容的意思是她不攬這檔子事,她沒什麼好辦法,別指望她。

可是靖北侯夫人一聽,憂愁的眸底瞬間閃爍了希望,連忙道,「我是連餿主意都沒了,你倒是快說說。」

安容沒輒,只得道,「其實靖北侯的主意不錯,讓連軒正兒八經的拜堂怕是不容易,只能讓人代替他,只是這替代用公雞不行,不過……。」

說著,安容頓了一頓。

蕭三太太就笑看著安容了,「你這一口氣喘的,不過什麼?」

安容眸光動了動,笑道,「我記得那日連軒冒充蕭遷出了國公府,還調戲了晗月郡主,結果國公爺卻將蕭遷誤認為是連軒,將他從樹上給打了下來。」

安容是一語點醒夢中人啊,用公雞不行,但是可以用假連軒啊。

「就這麼辦!」靖北侯夫人當即就認同了安容的餿主意。

屋子裡,繼續商議了會兒。

靖北侯夫人就火急火燎的趕回靖北侯府了,那些喜帖得趕緊的送出去啊。

安容出了紫檀院,回了臨墨軒。

剛進院子呢,冬兒就迎了上來,道,「少奶奶,大姑奶奶在正屋等了你好一會兒了,有些生氣了。」

安容輕嗯了一聲,冬兒就退了下去。

安容邁步進正屋,就聽到沈安芸陰陽怪氣的聲音,「四妹妹可真是大忙人一個呢,將我撂在這裡,半天不見你人影。」

安容輕瞥了她一眼,語氣不疾不徐,道,「知道我忙,你還跑來打擾我做什麼?」

沈安芸的臉色頓時一青,頗有些咬牙切齒的道,「你當我願意來找你呢,還不是你!」

安容望著沈安芸,見她眸底噴火,怒不可抑,安容就覺得好笑了,「你不願意來,是我逼你來的嗎?既然不願意,那好,送客!」

安容話音未落,芍藥已經近前一步了,做了個請的姿勢,「大姑奶奶,請吧。」

沈安芸恨不得活活掐死安容了,原本因為生氣,她站了起來,這會兒又坐下去了。

她好不容易才進來,事情沒辦完,就這樣走了,她豈能甘心?

看著沈安芸又坐下了,芍藥恨不得去拖她起來才好,她就不明白了,少奶奶都說送客了,她怎麼還坐的下去,稍微有些傲氣的,都甩袖子走人了好吧?

海棠端了茶水上來,安容端起來,用茶盞蓋輕輕的撥弄著。

海棠手裡拿著托盤,道,「少奶奶,馬車已經準備妥當了。」

安容點點頭,方才瞥了沈安芸,眸底就一個意思,她忙的很,有事就趕緊說事,她還趕著出府。

沈安芸氣的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但是她努力的忍著,她道,「不是我要來找你的,是宣平侯和宣平侯夫人逼我來的。」

說著,沈安芸頓了頓,咬緊牙關,道,「四妹妹,就算我們有什麼舊怨,好歹也姐妹一場,四妹夫和我夫君也是連襟,可是他呢,卻出手狠辣,將我夫君打成重傷!」

沈安芸今天來是替宣平侯世子打抱不平的,安容早知道了。

可是,她是不是找錯人了?

打宣平侯世子的又不是她,是蕭湛好吧,要找也該找他才對。

安容撇撇嘴,蕭湛太硬了,她們想捏捏不動,只能捏她這個軟柿子了。

安容心情極度不爽,她清冷的眸光掃過沈安芸的臉頰,「我記得比武奪帥時,相公只出了一腳,不存在出手狠辣一說,再者說了,讓蕭湛別手下留情的是宣平侯世子,如他所願了,怎麼又不滿意了?」

沈安芸氣的心口疼,「他那只是客氣,客氣你懂不懂,蕭湛卻出手那麼狠,一點連襟的情面也不留!」

想想,這幾天遭受的白眼和指責,沈安芸就氣的想摔東西了。

本來比試台上比試拳腳,受些傷也是在所難免,可宣平侯世子回去之後,就開始吐血了。

宣平侯和宣平侯夫人心疼兒子,心裡惱了蕭湛,可是偏又拿蕭湛沒輒,只好將氣撒在她頭上了。

要是她得武安侯府的看中,和安容關係好,蕭湛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何至於下這麼狠的手?!

他們一心盼著宣平侯世子能光耀門楣,上戰場立下戰功,現在非但兵權沒拿到,反倒帶回來一身的傷。

現在在宣平侯夫人眼裡,她沈安芸就是一顆喪門星!

沈安芸的指責,安容聽得都替她臉紅,嘴角划過一抹譏諷的笑,安容將茶盞擱下了,「比武奪帥,爭奪的是十萬大軍的兵權,你以為是兒戲呢,還客氣,宣平侯世子有那閒情逸緻,我相公沒有!」

「就算沒有閒情逸緻,也不用下那麼重的手吧?!」沈安芸揪著這錯不放。

安容眉頭一擰,眸底閃過一抹不耐煩,她掃了沈安芸兩眼,忍著心底的厭惡,問道,「那你想怎麼樣?」

沈安芸瞥了安容一眼,「我不想怎麼樣,我只想宣平侯夫人消了怒氣,我的日子能好過一些。」

安容笑了,「如此說來,你是要我相公去給宣平侯世子賠禮道歉了?」

沈安芸怔了一下,眉頭輕隴,「讓四妹夫去道歉,你覺得可能嗎?」

安容傾然一笑,眸底碧波流轉,光芒四溢,「怎麼不可能,大姐姐你素來舌燦蓮花,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我想你能說服相公去宣平侯府給大姐夫賠禮道歉的,至於我,是沒那個本事的,就算有,我也不會去。」

安容說著,自己都無語了。

她不知道沈安芸的腦子是怎麼長的,更好奇宣平侯夫人的心裡是怎麼想的,怎麼就那麼篤定,她會幫沈安芸,會為了她在宣平侯府過的舒坦來委屈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