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四十二章主意

第五百四十二章主意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26 00:48  字數:3566

芍藥覺得這可能性最大,在她印象中,沈安芸找安容十件事里至少八件和錢有關。

芍藥望著安容,嘴輕輕撅著。

她知道安容要見沈安芸了,沒辦法,沈安芸能做到不要臉,在國公府前站在不走,可是安容做不到由著她不管。

芍藥想不通,都是親戚,為什麼少奶奶和少爺的差別就那麼的大呢?

少爺的親戚們,從來不給他惹麻煩,唯一一個特能招事的就是靖北侯世子了,可他惹事,煩的都是那些倒霉蛋,不管他,他照樣能化險為夷,而且坑的都是別人的錢,數目之大,叫人羨慕妒忌恨,而且那麼多的錢,靖北侯世子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拿出來給爺做軍餉。

再看少奶奶的姐妹呢,好像都是窩裡橫,喜歡占自己人的便宜,見不得少奶奶過的比她們好,想她們幫少奶奶一點忙?算了,不給少奶奶臉上抹黑就萬幸了。

安容望著天上飄著的白雲,輕揉太陽穴,語氣無奈道,「讓她進來吧。」

冬兒得了吩咐,又趕緊出了臨墨軒。

冬兒走後,安容帶著芍藥去紫檀院給老夫人請安。

安容去的時候,屋子裡正在說話。

除了國公府幾位太太,靖北侯夫人也在,談論的事正是連軒和晗月郡主的親事。

蕭湛隨時要去邊關,連軒身為副帥,自然要陪同左右,這親事不趕緊的辦了,靖北侯夫人食不安,寢不穩啊。

這些日子,靖北侯夫人就一直為連軒的親事操心,可是架不住連軒性子太拗了,靖北侯夫人怕他會逃婚啊,這不,喜帖寫了,就差寫上日子,送出去了。

還有其他成親要用的喜綢等東西,靖北侯府早都準備妥當,用靖北侯夫人的話說,她說一個時辰後成親,靖北侯府就能煥然一新。

她是給力了,可是兒子不給力啊。

和靖北侯商議了一宿,結果靖北侯出了個餿到不行的主意,把連軒迷暈了丟喜床上,找公雞替他兒子拜堂,到時候生米煮成熟飯,晾連軒也沒輒了。

能想到這樣餿的主意,還有連軒的性子,簡直就是青出於藍。

靖北侯夫人是越想越氣,腳一抬,直接把靖北侯踹下了床,讓他反省去了。

兒子沒病沒痛的,用什麼公雞拜堂,這不是侮辱人家晗月郡主嗎,還不得被文武百官活活笑話死。

靖北侯靠不住,靖北侯夫人拿連軒又沒輒,這不一大清早的,隨便用了兩口早飯,就巴巴的趕回來,找蕭大太太幫忙出主意了。

對此,幾位蕭太太是無奈又好笑的搖頭,「連軒要是不願意,這堂不好拜啊,要是以前,或許還能讓遷兒他們看著他,現在軒兒武功又高,還有安容給的一堆毒藥在,想困住他,著實不容易。」

蕭三太太笑問,「連軒還忙著四處要債呢?」

靖北侯夫人瞬間頭疼不止,「別提了,就軒兒這兩天要的債,比他爹掙了半輩子的錢都多,我都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哭。」

蕭四太太用帕子擦拭鼻尖,掩去嘴角的笑,「軒兒雖然胡鬧了些,不過可是很懂事,送給我們幾位舅母不少的首飾,還有錦兒她們……。」

說起這事,靖北侯夫人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連軒誰都想到了,可就是她這個親娘沒想到!

「罷了,不提首飾的事了,越提我越傷心,真是白養他這麼大了,你們倒是幫我出出主意啊,」靖北侯夫人揉太陽穴道。

安容站在屏風處,聽了這麼一段,尤其是靖北侯出的餿主意,真是有夠餿的。

丫鬟出來,正巧碰到安容,忙福身見禮,「給表少奶奶請安。」

安容點了點頭,丫鬟退出去,她便邁步進去了。

她進去,正巧聽到蕭四太太小聲和靖北侯夫人說話,「軒兒就聽他大哥大嫂的,你讓安容幫著出出主意,哪怕餿一點兒,好歹事後他不會報復。」

安容,「……。」

幾位太太不敢出主意呢,雖然連軒還不至於敢以下犯上,可是連軒會父債子償,母債子償啊,倒霉的可就是蕭遷他們了。

安容出主意就不同了,連軒不會找安容的麻煩。

安容渾身無力的上前給老夫人請安。

老夫人微微詫異,多看了安容幾眼,笑道,「怎麼還來給我請安了,昨兒國公爺說他交給你個任務,說你一段時間會待在臨墨軒,就算天塌了也不許去打擾你,我還沒吩咐下去呢。」

安容聽得心底動容,尤其見老夫人的眸光從她手腕上的玉鐲瞥過去,她就知道國公爺和她明說了。

老夫人招招手,安容便坐到她身邊去了,道,「外祖父交給我的任務,時間緊迫,我怕是要錯過連軒和晗月郡主的親事,連給相公送行都來不及……。」

老夫人拍著安容的手,輕輕一嘆,「難為你了。」

蕭大太太看著安容,又看看老太太,「什麼任務,這麼重要?連軒和晗月郡主的親事不參加就算了,畢竟安容懷了身孕,喜宴上人多手雜,可是給湛兒送行的時間都沒有?」

安容沒有說話,木鐲的事,國公爺叮囑過,不許泄密,她告訴芍藥,那是萬不得已,再者,她也信任芍藥。

見安容不說話,蕭三太太眉頭皺了,「不能說嗎,要是國公爺交代的任務太難辦,你說出來,我們幾個長輩看看能不能幫忙,湛兒一走,沒準兒就一年半載見不著面了。」

幾位太太紛紛表示會幫忙。

好吧,幫忙是次要的,其實更多的還是好奇國公爺給安容交代了什麼任務,總覺得給安容開了小灶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