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三十九章後腿

第五百三十九章後腿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24 19:45  字數:4303

國公府,外書房。

站在書房外,安容心情有些忐忑,不知道國公爺找她有什麼事。

邊關戰亂,出了大事,按理國公爺是應該在御書房商議軍國大事的啊,怎麼會在書房裡等她呢?

難道她還能比朝廷大事還要重要?

越這樣想,安容壓力越大。

手抬起來,輕敲了敲書房的門,喚道,「外祖父?」

門內,傳來呼應聲了,「進來。」

言簡意賅的兩個字,卻叫安容眉頭輕擰。

這聲音不是國公爺的啊,倒像是大昭寺瞎眼神算的?

帶著疑惑,安容推門進去。

果不其然,還真的是瞎眼神算。

書房裡,只有他一個人。

而且他在下棋。

安容有些懵了,上前請了安之後,問道,「大師,怎麼就你一個人在,國公爺呢?」

瞎眼神算面前擺著棋盤,他正端茶輕啜,道,「邊關出了大事,戰鼓一響,他便丟了我進宮去了。」

說著,他示意安容坐下,道,「你替他下完這一局棋。」

安容乖乖坐下了。

她掃了棋局兩眼,囧了。

蕭老國公快輸了啊,這叫她怎麼下嘛?

安容扯了扯嗓子,道,「我要是下輸了,會如何?」

瞎眼神算瞥了安容一眼,道,「你要是輸了,他回來會賴賬,重下一局,我會披星戴月的回大昭寺。」

安容臉皮燥的慌,這跟她想的一樣啊,「要是贏了呢?」

瞎眼神算望著安容,「贏了,可以問一個問題,我會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瞬間,安容覺得亞歷山大。

她想,蕭老國公肯定是想贏的,她替他下棋,斷然不能輸啊。

安容斂住心神,仔細的觀察棋局。

屋子裡,靜悄悄的。

安容只當蕭老國公找他,是為了應付瞎眼神算,贏得棋局。

屋外,芍藥蹲在地上,默默的畫著圈圈。

她耳朵豎的高高的,想聽聽屋子裡的動靜。

可是什麼也聽不見,好像沒人說話。

她低頭,繼續畫圈圈。

直到,遠處有腳步聲傳來。

芍藥抬眸一看,見是蕭老國公昂首闊步的走來。

芍藥瞬間驚呆了。

不是吧,蕭老國公見少奶奶,少奶奶在書房裡,他卻在外面?

等蕭老國公走近,芍藥忙上前請安。

蕭老國公沒說話,芍藥是安容的貼身丫鬟,她守在這裡,安容鐵定在書房裡。

蕭老國公推門進去。

安容見了他,頓時大鬆了一口氣。

一局棋,下了快半個時辰了,屁股都坐僵硬了。

等蕭老國公過來,安容忙要起身見禮。

蕭老國公攔住她道,「贏了沒?」

安容搖頭,「還沒有。」

不過,快了。

雖然蕭老國公沒有讓安容起來,不過安容還是起了身,總不能她坐著,讓蕭老國公站在一旁看著吧,她只是幫他下棋而已。

蕭老國公坐下後,掃了幾眼棋盤,看了瞎眼神算兩眼,笑道,「這一局,你想贏,怕是沒機會了。」

瞎眼神算白了蕭老國公兩眼,道,「若不是安容幫你力挽狂瀾,你以為你能贏我?」

蕭老國公也不生氣,「誰贏不重要,願賭就要服輸。」

瞎眼神算丟下棋子,道,「你問吧。」

安容站在一旁,想了想道,「外祖父,沒事,我就先回去了。」

蕭老國公看著安容道,「你也聽聽,一會兒我還有話與你說。」

安容點點頭。

蕭老國公這才看向瞎眼神算,「我聽欽天監說,紫微星忽明忽暗,是怎麼一回事?」

安容站在一旁,聽了蕭老國公的話,眼睛睜的圓圓的。

紫微星,她知道只指的是蕭湛。

她也知道,紫微星又名帝王星,忽明忽暗,難道意味著蕭湛一會兒要皇帝一會兒不想做皇帝?

安容想著,撇撇嘴,這顯然不可能。

安容望著瞎眼神算,瞎眼神算笑道,「欽天監只看大周,就不關注下東延和北烈?」

蕭老國公眉頭一擰。

瞎眼神算這話,明顯是說,有人威脅到湛兒了。

「是誰?」蕭老國公問道。

「東延太子。」

聽瞎眼神算說是東延太子,安容眉頭緊鎖。

他怎麼可能會威脅到蕭湛呢,就算他重活一世,安容也不認為他會是蕭湛的對手。

瞎眼神算道,「東延皇帝的命辰星黯淡無光,應該不日就會駕崩了。」

至於紫微星,忽明忽暗,老實說,瞎眼神算也不知道。

他望向安容,「應該與你有關。」

安容眼睛睜大,「為什麼跟我有關啊?」

她什麼也沒做啊。

「這一點,我也不是很清楚,」瞎眼神算搖頭道,隨即他話鋒一轉,道,「不過,能讓紫微星起變化的,除了湛兒,只有你了。」

安容腦門上懸著一個大大的問話。

這樣似是而非的話,她聽得不是很明白,雲山霧裡的。

她做了什麼,幫了東延太子,消弱了蕭湛啊?

安容絞盡腦汁的想。

忽然,她眸光一滯。

「難道是因為她?」安容精緻的面龐上帶了抹不確定。

蕭老國公臉色肅然,「誰?」

安容回道,「朝傾公主。」

安容越想越覺得可能,清顏的心計手段,她前世就見識過。

她為了救治瘟疫,幫了真的朝傾公主,將她賣給了東延太子,這口氣,她肯定咽不下去。

要是她幫東延太子的話,那東延太子可就如虎添翼了。

瞎眼神算思岑了一會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