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三十七章被殺

第五百三十七章被殺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23 15:38  字數:3765

安容聽得一怔,臉上的笑瞬間化成擰不開的黑線。

「你再說一遍,誰把誰綁了?」安容覺得耳朵出岔子了。

丫鬟又回了一遍,「趙王爺把世子爺綁了。」

芍藥站在一旁,嘴快道,「這怎麼可能呢,趙王爺哪裡打的過世子爺啊,你是不是聽錯了?」

丫鬟站在那裡,搖頭如波浪鼓,「沒聽錯,是趙王爺把世子爺給打了,說是世子爺上門討債,惹怒了趙王爺,趙王爺要和世子爺切磋下武藝,世子爺輸了,就被趙王爺吊在了樹上,這還不算

呢,趙王府管家送了信來,讓國公府拿八萬兩銀子去贖世子爺,另外把副帥的位置交出來。」

安容一腦袋的黑線。

她怎麼也沒想到,連軒會栽在趙王爺手裡,討債不成,反被打劫了,還有副帥的位置,趙王爺還心心念念不死心呢?

趙王爺武功不弱,有一股子蠻力,當日比武奪帥,不少人看好他。

可惜了了,第二局比試射箭。

一身武藝的趙王爺,愣是沒能中靶,就那麼被淘汰了。

當時,趙王爺還吵鬧,皇上沒輒,只好道,「你回府好好練習射箭,將來沒準兒還有比武奪帥的機會,到那時候你再大展拳腳就是了,這眾目睽睽之下,你來蠻的,朕也沒法偏頗你,只能不

念兄弟情誼了。」

趙王爺這才罷了。

如今和連軒比試,連軒輸了,趙王爺不甘心啊。

一個不如他的小子,都能當副帥,他堂堂親王,武功又高,怎麼就不能當了?

安容頭疼,昨天蕭湛才叮囑連軒,不要再任性妄為,他怎麼左耳朵進右耳朵出啊?

安容繼續忙自己的事。

芍藥幫著整理首飾,丫鬟站在那裡,有些獃獃的,「少奶奶,你不管靖北侯世子了嗎?」

安容瞥了那丫鬟一眼,芍藥笑道,「哪輪到我家少奶奶管啊,不是有靖北侯夫人還有國公爺嗎?」

丫鬟嘴角打抽了,「靖北侯夫人去長公主府賞花去了,靖北侯和長駙馬在下棋,不管世子爺的死活,國公爺說他活該,爺又出去了,奴婢去稟告了老夫人,老夫人沒說什麼,幾位太太也當沒

聽見,倒是三太太說了句長嫂如母,讓奴婢來問問你,要不要救世子爺?」

安容聽呆了,尤其是那句長嫂如母。

娘親啊,她以後的孩子要是長的跟連軒一個性子,她絕對把他塞回去重生。

只是,一堆人把難題東丟西踹的,丟到她這裡來,合適么?

安容也不想管,只是總覺的要發生什麼事一般。

連軒不可能打不過趙王爺,卻被倒掛在樹上,反被要挾,這不符合常理。

算了,還是去瞧瞧吧。

趙王爺為人魯莽,做事不計後悔,她還真當心會出什麼事。

安容放下手裡的玉鐲,吩咐海棠道,「去取八萬兩銀票來。」

海棠怔了一下,福身出去了。

芍藥就忍不住道,「少奶奶,你真去救靖北侯世子啊,那麼多人都不管他呢。」

安容輕聳了下肩,道,「就當是去看熱鬧好了,你就不想瞧瞧他是怎麼被倒掛的?」

芍藥搖頭,「不想見,上回世子爺被掛在宮門上,奴婢瞧過啊,就那麼掛著,沒別的了。」

安容白了芍藥一眼,芍藥便住嘴了。

等海棠拿了銀票來,安容便帶著芍藥出了臨墨軒。

一路走到外院,蕭總管等在那裡。

瞧見安容過來,蕭總管迎了上來,道,「少奶奶,你真的要去趙王府?」

安容點點頭,她都走到這裡了,還能有假?

蕭總管道,「馬車準備妥當了,只是國公爺讓我轉告少奶奶一聲,連軒少爺要想從趙王爺手裡拿錢,難比登天,既然你去一趟,若是可以,記得把錢拿回來。」

安容,「……。」

安容囧了,她是去送錢,不是去要債的啊?

她沒經驗不說,連連軒都被趙王爺吊樹上了,她去要債……?

「蕭總管是和我說笑的吧?」安容撓了額頭笑道。

蕭總管汗了,他一大把年紀了,還沒學會開玩笑呢。

等蕭總管走後,芍藥扭著小眉頭看著安容,「少奶奶,蕭總管是不是和你開玩笑的?」

安容抬眸望天,哭笑不得。

「行了,去要債吧。」

說著,安容抬步朝前走。

只是步子有些凌亂,有些虛的很。

芍藥亦步亦趨的跟在身後,小聲的問,「少奶奶,要不要奴婢多叫幾個暗衛,來硬的?」

出了國公府,安容坐上馬車,便朝趙王府駛去。

一路上,安容都在琢磨怎麼要債,只是思來想去,都沒有一個可行的好辦法。

正不知道怎麼辦好呢,外面馬車停下了。

芍藥掀開車簾,往外一看,笑道,「少奶奶,爺來了。」

安容抬眸朝外看了一眼。

剛瞧見蕭湛呢,就聽一陣爽朗的說話聲道,「莫非這位就是嫂夫人?」

安容側過臉,便瞧見一個俊朗男子,他胯下騎著一匹駿馬,那馬通體瑩白,在陽光下,泛著晶瑩光澤。

男子身長如玉,背脊挺直,嘴角掛著一抹溫和的笑,眸底澄澈,透著一股溫和,卻不失睿智。

蕭湛騎著一匹黝黑的馬上,穿著玄青色錦袍,身姿挺拔,如同插在山巔上的古劍。

安容看了看蕭湛,又看了眼那男子,眸底有抹笑划過,問道,「莫非這位就是大周首富崔家少主?」

那男子微微一怔,眸底有驚訝之色流露,「你怎麼知道我是崔家少主?」

我怎麼會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