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三十六章贖回

第五百三十六章贖回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22 23:29  字數:3687

「我爹?」安容愕然一愣。

蕭湛坐下,端起茶盞,笑道,「還有比岳父更合適的人選嗎?」

不論是身份,還是資歷,侯爺都可以勝任家主之位。

更重要的是,這是武安侯府和齊州沈家化干戈為玉帛最好的機會。

不然,僅靠沈寒川,武安侯府和齊州沈家始終格格不入。

而今的武安侯府,有蕭國公府和周太傅府撐腰,齊州沈家若是想翻身,想長久長遠的發展,讓武安侯府做靠山是最明智的選擇。

蕭湛想齊州沈家不至於愚蠢到和武安侯府為敵的地步。

「只是,我爹會同意嗎?」安容扭了眉頭問。

蕭湛輕點了下頭。

「會。」

安容輕聳了下肩膀,笑道,「你覺得好,我爹會答應,我看著就好了。」

安容不知道,沈寒川已經在回齊州沈家的路上了。

等他回去之後,齊州沈家依然再爭吵不休,誰都想當家主,誰都難以服眾。

沈寒川站出來,把侯爺推舉了出來。

經過一番討論之後,大家一致覺得讓侯爺做齊州沈家的家主是最合適不過的選擇,但前提是侯爺不記仇。

這不,齊州沈家商議來商議去,最終決定讓族裡威望最高的兩位老者,舟車勞頓,親自來京一趟,請侯爺出任家主。

他們甚至有將齊州沈家搬進京都的想法,要是以前,那是不會有這樣的想法的。

可是現在,齊州沈家大宅被燒,一夜之間,齊州沈家損失慘重,要想在齊州立穩腳跟,再回到舊日光景,極難。

另外,侯爺要是出任家主,肯定不會住在齊州啊,山高水遠的,管理起來也不方便。

再者,在京都,發展起來會更快,對齊州沈家的未來會更好。

其實,那些齊家小輩和武安侯府無仇無怨,當年的確是齊州沈家太過薄情,他們也羞愧不已,只是礙於沈祖琅祖父大權在握,敢怒不敢言。

此乃後話,暫且不提。

再說沈祖琅,當初他志得意滿的進瓊山書院讀書,想借著庄王府的勢力,和二老爺謀奪武安侯府。

卻沒想到,自己算計來算計去,卻給他人做了嫁衣裳。

鬧的自己家破人亡,猶如喪家之犬。

聽到父母兄弟被殺的消息,沈祖琅當時就傻了。

他如何能接受這樣慘痛,慘絕人寰的後果?

後悔心痛的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將那棵掛著敖大少爺,給了他可趁之機的樹給燒成了灰炭。

做的第二件事,就是刨了敖大將軍的墳,泄憤。

敖大將軍的墳,是惜柔郡主幫他立的碑。

只是他人雖死,可是恨依然在。

沈祖琅鞭屍泄憤。

那天,夜色極深,還下著暴雨。

看著一鞭一鞭抽打的沈祖琅,杜仲過去拉住他,咆哮道,「人死如燈滅,你就是將他挫骨揚灰,他也感覺不到了!」

沈祖琅跪倒在地,「是我害死了我爹,我娘,還有玉琅……。」

杜仲拉他起來,同樣咆哮著,「不是你的錯,是靖北侯世子,是他!是蕭國公府!」

如果當初,不是那些人從中作梗,敖大將軍又怎麼會知道,是沈祖琅害了敖大少爺?

原本天衣無縫的算計,都毀在了他們手裡!

是他們害了沈祖琅一家,不是沈祖琅!

本來,沈祖琅是拿敖大將軍當仇人的,能親手手刃仇人,他心底還會好受一些。

偏偏敖大將軍死了,比他爹娘早死一兩天!

叫他如何不恨?!

杜仲那一番話,重新點燃了他心底的怒火。

他要親自屠了連軒,滅了武安侯府,拿他們的血來告慰父母的在天之靈!

杜仲扶著沈祖琅離開,走之前吩咐人道,「將敖大將軍的墳墓收拾好,別叫人看出端倪來。」

因為敖大將軍的埋在敖家祖墳,極少有人來,沈祖琅所作所為,沒人知道。

連軒也不知道,有人恨上他了,發誓要剝了他的皮點天燈。

他么,正悠哉悠哉的帶著卜達,四處要債呢。

這不,從趙府出來,連軒數著三萬兩銀票,笑的合不攏嘴。

卜達在一旁拍馬屁,道,「爺,你是我見過最會要債的人了,不恐嚇不威脅,往那裡一坐,笑容滿面的把借條一放,你再說一句『最近手頭緊,缺錢啊』,欠債的人就嚇的屁滾尿流了……。」

連軒把銀票揣兜里,心滿意足的拍了拍,「這也算是我為數不多的專長之一了,以後外祖父再說我一無是處,好歹也有話搪塞他了。」

卜達凌亂的抽著嘴角,道,「爺,你要是在京都開個專門替人要債的鋪子,輕鬆又掙錢,多好啊?」

連軒瞥了卜達一眼,隴了眉頭道,「難怪那些紈絝子弟身邊,都有一兩個有事沒事就慫恿他們幹壞事的奴才了,果不其然。」

卜達,「……。」

這屎盆子扣的,那叫一個冤啊。

卜達裝沒聽見,道,「爺,接下來去誰家要債啊?」

連軒從懷裡掏出賬冊,看著下一個名單,眉頭有些扭,「趙王爺?」

卜達愕然,「不是吧,趙王爺那是出了名的鐵公雞,只進不出啊,他連國公爺都不怕,咱們去要債,不會被打出來吧?對了,趙王爺欠債多少啊?」

「八萬兩,」連軒有些惆悵,還有一點點的興奮。

討了七八家的債了,總算遇到一個可能欠錢不還的了。

一上午了,東奔西跑的,一點討債的成就感都沒有,太無聊了。

「走,去趙王府!」

看著連軒雙眸冒光,卜達也就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