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三十五章滅門

第五百三十五章滅門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22 16:09  字數:3813

他很早之前,就發現姨母二字在皇上跟前管用了,只是娘親揪著他耳朵,讓他不許用。

今天,他實在是被逼的沒辦法了,他都被辣的淚流滿面,還被李尚書和阮侍郎笑成那樣,要是空手而歸,他這臉真是丟到姥姥家了。

想著,連軒又一頭扎進水裡,洗眼睛去了。

安容笑看著他,待他憋不住了,起來。

結果她話還沒問呢,連軒腦袋一搖,甩安容一臉的水。

安容一臉的黑線,蕭湛幫她擦臉頰的水,問連軒,「是誰去皇上跟前告你狀的?」

連軒用乾淨的毛巾敷眼,冷哼一聲,「除了祈王的走狗,還能有誰?」

連軒說話的時候,安容一眨不眨的看著他。

見他眸底有抹似笑非笑流過,安容就知道這小子要出損招了。

不過她沒料到,蕭湛會阻止他道,「祈王盯上你了,現在你已經是副帥,不可再在任性妄為了。」

連軒扭眉看著蕭湛,「那這事就這麼算了?」

忍氣吞聲,可不是他的性子。

要不是祈王和他們沒事彈劾他,他至於巴巴的跑進宮,無奈之下,用辣粉虐待自己嗎?

雖然他是沒怎麼虧,也從國庫抬了不少東西出來,可窩囊氣不是這麼受的,不找回場子怎麼行?

蕭湛看著連軒,道,「你知道胡大人和魯大人為什麼忠心於祈王嗎?」

連軒眉頭一隴,人家為什麼願意做祈王的狗腿,他為什麼要知道,沒必要啊。

不過大哥既然這樣說,肯定有貓膩。

「為什麼?」連軒巴巴的問道。

「因為吉祥賭坊誘使胡大人和魯大人的兒子賭博。欠下巨債,若是不聽祈王的,吉祥賭坊能要胡魯兩府賠個傾家蕩產,」蕭湛回道。

連軒的眼珠子瞬間睜圓了,隨即笑了。

笑聲肆意而歡快。

他還納悶呢,人家都欺負到他們兄弟頭上了,大哥居然叫他忍。原來後招在這裡啊。

想著。連軒又鬱悶了,「吉祥賭坊給我,我沒要。現在被查抄了……。」

連軒很後悔,他就應該要的啊。

不過那麼重要的東西,應該不會隨便就被朝廷給查抄了吧?

趙成從書房出來,手裡拿了一本賬冊。

等他走近。連軒拿過來,隨手翻了幾頁。瞬間笑的合不攏嘴。

賭坊最叫人厭惡的估計就是誘惑人賭博,害的人傾家蕩產了。

有些人不聽勸,不屈服,都被坑慘了。

有些如胡魯兩位大人那樣的。選擇了順從,和祈王同流合污,所以保全了榮華富貴。

這本賬簿上記載的都是那些敗家子。朝中大臣出的蛀蟲欠吉祥賭坊的,這是把柄啊。

連軒翻著。嘴角一抹笑,「大哥,要債這事我拿手,就交給我了吧。」

安容瞥了那賬冊幾眼,抽了嘴角道,「那是吉祥賭坊的賬冊,你去要債不合適吧?」

連軒一臉怪異的看著安容,「大嫂,你這也天真的過分了些吧?」

安容,「……。」

只見連軒打開抬回來的大箱子,把賬冊丟了進去,然後再取出來。

輕輕一聳肩,一臉的弔兒郎當,「這不就合適了?」

安容囧了,她果然善良,不合適跟他們兄弟在一塊。

蕭湛和連軒去了書房。

安容傻傻的站在那裡望天。

好吧,還有人跟她一樣的傻,芍藥暈暈的,「少奶奶,奴婢不明白,為什麼賬冊拿在手裡不合適,丟箱子里再拿出來就合適了?」

安容抽了嘴角,道,「吉祥賭坊被查封了,裡面的東西都裝點入了國庫,這幾個大箱子又是從國庫里抬出來的,國庫那麼多東西,容易弄混淆,指不定就把吉祥賭坊的賬冊塞這些裡面了,東西給了靖北侯世子,就是他的了,哪管吉祥賭坊和他有沒有關係啊,再說了,這事也沒人敢去問皇上,更沒人敢告狀……。」

除了認倒霉,估計就是怨恨祈王了。

這是從敵人內部瓦解敵人啊。

不得不說,比起蕭湛,連軒還嫩很多,因為連軒靠的是野蠻霸道,而蕭湛靠的是證據。

至於她,估計就是那嬌嫩的待放的含苞……弱不可聞。

弱的連軒好歹還會鄙視她一下,蕭湛直接就無視她了。

蕭湛和連軒在書房商議事情,安容沒有去,而是回了內屋。

可是剛坐下來,一盞茶還沒喝兩口,海棠就進來了。

「少奶奶,靖北侯世子把賣掉那些珠寶首飾的事交給你辦了,」海棠福身稟告道。

安容扯了下嘴角,「可是我沒答應幫他的忙啊?」

海棠捂嘴一笑。

雖然海棠沒有說話,但是那眸底的意思,安容是瞧明白了。

比起賣東西,連軒更喜歡要債啊。

安容就撫額了,「行了,這事我知道了。」

再要債和賣東西當中選一個,她當然選擇賣東西了。

安容低頭繼續喝茶,海棠欲言又止。

芍藥就撓心撓肺了,「海棠,有話你就直說,憋個什麼勁啊?」

安容抬眸看著海棠,「什麼事?」

海棠這才回道,「奴婢方才給爺送茶水去,在門口聽暗衛說了兩件事。」

說著,海棠頓了頓,道,「邊關好像發生暴動了,那些邊關大將不滿新的統帥是爺這麼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子,聯名上奏了……。」

這事,安容和蕭湛早就料到了,蕭湛去了邊關,想要順當的接管十三萬大軍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過安容倒不擔心,前世的湛王,戰功赫赫,在軍中威望極高,若是連這點小事都擺不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