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三十三章打劫(4K,補齊)

第五百三十三章打劫(4K,補齊)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21 17:14  字數:5224

安容站在門外,看著蕭遷手裡的大白菜。

嘴角勾起一抹笑來。

連軒雖然紈絝,放蕩不羈了些,可做事極有分寸。

阮侍郎奉命辦事,他氣走了他,留下這麼一堆原該上繳國庫的錢財,阮侍郎回去,沒法交差啊。

那顆價值不菲的大白菜,算是補償,也算是賄賂了。

他這樣的行為,肯定會惹怒皇上。

若是有阮侍郎幫著說話,就算真的抓了無瑕姑娘,這些東西也還是連軒的。

事情還真跟安容猜的那樣。

阮侍郎空手回了刑部,將三大箱子東西被連軒扣押的事告訴了刑部尚書,刑部尚書聽得是腦殼生疼。

他只是顧念晗月郡主受了驚嚇,或許還受了什麼內傷,不便來刑部認領失物,才讓阮侍郎親自帶著從無瑕姑娘房裡搜來的東西親自去一趟顏王府,雖然他沒有親自去,也算是賣給顏王爺一個人情了。

可他沒料到,晗月郡主會不知道自己丟了些什麼,東西居然是靖北侯世子送的。

他們不是鬧著要退親嗎,靖北侯世子怎麼還送她東西了?

刑部尚書後悔啊,真是少吩咐一句,就出岔子了!

他阮侍郎是豬腦子嗎,不知道蕭國公府有多坑,有多霸道,國庫欠了他一屁股的債嗎?!

他把東西抬蕭國公府去,這不是送上門被人打劫又是什麼?!

刑部尚書氣的心肝肉疼,將阮侍郎是劈頭蓋臉一頓罵。

阮侍郎也覺得自己被鬼摸了頭了,從顏王府出來,他也想過把東西抬回來,可他想到了一句話,他不敢啊。

在比試場,徐大人舉薦祈王接手蕭湛手裡的三萬兵馬,當時連軒就炸毛說當他是死人,這不一轉頭,還不到兩個時辰呢,他就一狀告到了皇上跟前。

吉祥賭坊被查封不算,徐府還欠了靖北侯世子一屁股的債。

這樣的災星,誰敢惹啊?

他敢不將他和晗月郡主一視同仁嗎?

況且,他壓根就沒想到連軒會無恥到那等境地,怎麼說也是十萬大軍的副帥了啊。

刑部尚書正數落著呢,外面有官兵進來道,「阮大人,阮夫人派人來傳話,說是有急事讓您趕緊回府一趟。」

這一番話,對阮侍郎來說,無疑是天籟之音啊。

這會兒刑部尚書正在氣頭上,能躲就躲。

阮侍郎忙告了假,迅速回府。

阮夫人正在門口,翹首以盼呢。

阮大人見了,就擔憂了,「出什麼事了?」

阮夫人拉著阮大人進屋,指著小几上擺著的大玉白菜道,「老爺,這是蕭國公府大少爺送給飛兒的,說是恭賀他定親之喜,咱家飛兒還沒定親呢……。」

阮大人一瞧那大玉白菜,眼睛就凝了起來。

「飛兒人呢,趕緊叫來!」阮大人吩咐丫鬟道。

很快,阮飛就被叫來了。

阮大人問他,「這大玉白菜是怎麼回事?」

阮飛暈暈的,「我不知道啊,我回府的路上,蕭遷就丟給我一個大包袱,說是祝賀我定親之喜……。」

阮大人眼睛一眯,「然後呢?」

阮飛撓了後腦勺道,「然後我就納悶了,我說我還沒定親呢,他就說那祝賀你即將定親之喜……。」

「……再然後呢?」

阮飛聳肩,「再然後,蕭遷就瞧見一個姑娘,就追了過去,話說的不清不楚的,我又追不上他,就回府了。」

收禮收的莫名其妙的,還是重禮,收的他心肝亂顫。

阮夫人看著那顆大玉白菜,是喜歡的不行,只是蕭國公府不是他們能高攀的,這樣珍貴的禮物,收了不還禮,心底不安啊。

可阮府哪能隨隨便便就拿一件比得上這樣物什的東西,阮夫人越想越不安,這不就趕緊把阮大人叫了回來。

阮大人撫了額頭道,「回禮就不必了,既然蕭大少爺說是給飛兒的定親之禮,那是他們兩個小輩之間的往來,咱們大人不必參合。」

阮飛在一旁聽著,眼睛睜大,「爹,你的意思是這大玉白菜給我?那我抱回屋慢慢欣賞了。」

說著,他伸出胳膊就過來抱。

阮大人一手拍了,喝道,「回書房讀書去。」

連軒的事,刑部尚書罵了阮大人一通,也沒下文了,不是他不想追究,實屬無奈啊,不就這樣算了,還能怎麼樣?

是他上蕭國公府找連軒要,還是直接了當的去御書房找皇上?

不論哪一種,都是送上門被連軒罵,說刑部辦事不利,到現在都找不到人,平白污衊他貪財。

這不是自找氣受嗎?

況且東西收回來,也是上繳國庫,又不是給他的,沒必要為了這麼點事,得罪蕭國公府和靖北侯府。

阮侍郎得了好處,被罵的氣也消了大半了。

本以為,事情到這裡就該了了。

偏偏,又出問題了。

你想啊,祈王多悲催,吉祥賭坊被連軒給攪合沒了,欠了一堆的債。

好不容易想到去留香閣找無瑕姑娘借錢,結果無瑕姑娘手被砍了,錢沒借到,留香閣也被查封了。

他損失慘重,結果連軒卻掙了個體滿缽滿!

這口氣,叫祈王如何咽的下去?

這不,祈王幾個心腹大臣,寫了奏摺,將這事上達天聽,彈劾連軒公然強佔國庫據為己有,刑部一干官員,知情不報,尤其是阮侍郎收受賄賂,有包庇之罪。

彼時,連軒正興緻勃勃的和卜達在蕭國公府,他獨有的院子里,屁顛屁顛的估算那大箱子能值多少錢。

東西很值錢,刨去金錠、銀錠和銀票和一些房契地契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