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三十二章掙錢(5K,求粉紅

第五百三十二章掙錢(5K,求粉紅 (1/3)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21 02:51  字數:6317

看著連軒憤岔的樣子,卜達就知道他要倒霉了。

忙快哭解釋道,「爺,你別怪我啊,侯爺問你們在屋子裡幹嘛,我只能說聊天……。」

他總不能說,爺在給晗月郡主換衣裳吧?

誰想到,顏王爺推門就進去了。

說著,卜達還道,「爺,你武功變高了許多,那麼重的腳步聲,你為什麼沒聽見?」

連軒吧嗒一巴掌扇卜達腦門上了,「為什麼?還不是因為爺信任你!」

罵完,連軒踹他一腳道,「還不趕緊跟出去聽聽,我爹把我賣了多少錢!」

卜達囧,世子爺也太杞人憂天了吧,完全沒那個必要啊,「爺,你放心吧,要是倒貼能把你賣掉,侯爺和夫人早賣了……。」

連軒的臉,瞬間黑成鍋底色。

晗月郡主實在憋不住笑了,「說的對!」

卜達脖子一縮,轉身便跑。

連軒瞥頭看著晗月郡主。

晗月郡主不笑了,一想到她被無瑕姑娘掐住脖子,連軒說的那些話,她就一肚子氣。

她低頭看著身上的血,胃裡在翻江倒海,忍不住作嘔起來。

連軒臉又黑了三分。

臨墨軒,屋內。

安容和蕭湛才吃飯,安容胃口不是很好,吃的不多。

蕭湛幫安容夾菜,安容小口吃著。

外面,芍藥打了帘子進來,笑道,「少爺,少奶奶,世子爺和晗月郡主的親事沒退。」

安容聽得一笑。

連軒和晗月郡主的親事退不了,這是意料之中的事。

雖然,之前顏王爺上門要退親,她著實詫異了一番。

畢竟前世,連軒放蕩不羈,還頑劣,顏王爺都喜歡極了他啊。

這一世的連軒,武功變高了許多,還成了十萬大軍的副帥,只要連軒不花樣作死,前途一片光明啊。

她還很擔憂,因為她的重生,讓前世一對有情人這一世要形同陌路。

可是轉念一想,她又笑了。

顏王爺壓根就不是來退親的,他這是以退為進呢。

要真想退親,就該進宮找皇上了,畢竟連軒和晗月郡主的親事是皇上賜的,皇上要是不同意,這門親事就退不掉。

顏王爺這樣急急忙上門,估計是怕邊關戰事瞬息萬變,不知道哪一天連軒就和蕭湛一起去了邊關。

這親事早些辦了,心裡的大石頭才能早日放下。

如果她猜的不錯,這幾日靖北侯府就要辦喜事了。

看著安容嘴角的笑,芍藥眼睛睜圓了,「少奶奶,你就不好奇顏王爺為什麼又改了主意不退親了嗎?」

「為什麼?」安容一邊夾菜,一邊笑道。

芍藥這才道,「因為晗月郡主調戲了靖北侯世子……。」

可憐安容一口菜剛進喉嚨,就直接嗆住了,連連咳嗽起來。

不單是安容,蕭湛也好不到哪裡去。

芍藥縮了縮脖子,「奴婢說的是真的,這事都傳遍國公府了,靖北侯要晗月郡主負責呢。」

安容嘴角抽了又抽,「然後呢?」

「……然後,顏王爺就提了個條件,等晗月郡主和世子爺成親後,生的第二個兒子過繼給顏家,繼承王位……。」

這事倒不稀罕,顏王爺膝下只有晗月郡主一人,沒有兒子,若是無人繼承香火,顏王府就沒了。

這樣的人家,大多都會過繼個小輩,與其過繼旁支,還不如過繼一個外孫兒做孫子呢。

只是靖北侯好像不怎麼同意。

結果顏王爺一句話將他堵了回來,「靖北侯,你覺得以連軒這性子,我的外孫兒讓他養,會養成什麼樣兒?」

讓連軒養孩子,靖北侯不敢想像。

靖北侯夫人就開始撫額了。

她想起早些年,靖北侯是怎麼養連軒的。

讓他抱小連軒去花園賞花,因為連軒調皮,喜歡抓花,還喜歡在他身上撒尿,靖北侯就倒拎著他,湊到花上嗅一嗅,「兒子,聞聞你母親養的花香不香?」

這要讓連軒來養,估計倒拎都是好的了。

可是把孫子過繼給別人,靖北侯捨不得啊,「軒兒是不靠譜了些,不是還有我嗎?」

顏王爺當時就一臉黑線了,有些話不好說,但又不得不說,「靖北侯,不是我說你,連軒是誰養出來的?」

赤果果的鄙視有沒有?

靖北侯輕咳了咳嗓子道,「軒兒是我和國公爺一起養的,若是全由我來養,肯定不會是現在這樣……。」

話還沒說完呢,顏王爺就道,「蕭湛是蕭老國公養的。」

言外之意,連軒之所以被養歪,完全是他的責任,與蕭老國公無關。

非但無關,要是他沒插一手,估計連軒現在和蕭湛沒什麼區別,或者更厲害也說不一定。

他靖北侯不應該抱怨蕭老國公,而應該反思自己教子無方才對。

靖北侯是張口無言。

顏王爺曉之以情,動之以理。

大體就是,他只要一個外孫兒,晗月郡主將來生十個八個的,他都不惦記,都給他養。

就算其他的都養歪了,好歹還有一個可以鼎立門戶……

就這一段話,靖北侯和顏王爺差點打起來。

最後還是靖北侯夫人一錘定音,答應了。

等連軒回來,靖北侯夫人就先發難了,「你好歹也有一身武功傍身,怎麼就讓晗月給非禮了呢?」

連軒,「……。」

連軒凌亂的撫著嘴角的淤青,這還是和祈王比試時留下的,之前不覺得疼,現在疼的厲害。

「受傷沒吃藥,以至於腦袋進水了,」連軒上下嘴唇張合,語氣滿是無力。

靖北侯夫人看著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