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三十章無恥(求粉紅)

第五百三十章無恥(求粉紅)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20 00:25  字數:5332

連軒沒有直接進留香閣,而是追著金粉到了一棵樹下就停了。

樹底下,有一件外袍丟在那裡。

正是沾染了金粉的那件。

連軒眼睛眯了一眯。

有些不確定,沈祖琅是路過留香閣,還是進了留香閣了。

瞧見地上有塊玉佩,連軒彎腰要去撿。

可是在手剛到半空中時,他嘴角一斜。

腳一抬,狠狠的踩了上去。

瞬間,一塊上等精緻羊脂玉碎成了豆腐渣。

看著自己的傑作,連軒嘴角微微上揚,勾起一抹璀璨笑容。

忽然,他身子一閃。

一把鋒利的匕首如流星一般划過,直接插到樹榦上。

遠處,有一抹妖嬈嫵媚的身影。

女子輕紗罩面,體態婀娜,冰肌瑩徹,柔弱無骨。

那剪水瞳眸,原該泛著淡淡秋波的雙眼,此刻滿含殺氣。

連軒隨腳踢了踢那碎玉佩,丰神俊朗的臉上,帶了一抹歉意,「不好意思,笨手笨腳的,踩碎了塊玉佩,我想應該不是姑娘的吧?」

連軒不提玉佩還好,一提玉佩,女子漂亮美眸里的殺氣更勝三分。

「你找死!」女子咬牙道。

連軒碰了碰鼻尖,有些弔兒郎當道,「無瑕姑娘,跟我就別裝了,大家誰不認識誰啊?你將這塊玉佩留在這裡,不就是想我撿嗎,本世子別的美德沒有,就喜歡路不拾遺。」

他原本是想撿起那塊玉佩的,但是他眼尖啊。

雖然掉玉佩的地方,稀稀疏疏的,卻也不是一點雜草沒有。

就在玉佩掉落,不足一尺的地方,有一株草焉了,青翠的葉子上透著一青黑。

顯然是中毒了啊,而且還是劇毒。

他要撿,那就是傻子!

不過,那麼一塊精緻的玉佩,誰見了都喜歡,踩成豆腐渣一樣了,還真是心有不舍啊。

聽到連軒喊她無暇姑娘,女子身子一怔。

她和連軒只見過幾面,而且當時的她,矯揉造作,連軒別說喜歡了,直接就打心眼裡厭棄了,不然也不至於把她丟給晗月郡主,他和周少易他們去游湖泛舟了。

他居然認得出來她?

不得不說,靖北侯世子這份眼力讓她吃驚。

不過一想到那塊玉佩,無瑕姑娘就有想將連軒剝皮卸骨的心了。

那是她娘的家傳玉佩,臨死之前傳給她的,她一直貼身佩戴,小心珍藏,不敢有絲毫損毀,他居然一腳給她踩碎了!

想著,無瑕姑娘就怒急攻心,抽出腰間的軟劍,就殺了過來。

她要是不殺了連軒,她只怕會氣的夜不能寐,走火入魔!

可是,連軒是那麼好殺的嗎?

以他現在的武功,除了極個別不能招惹的,比如蕭老國公、蕭大將軍、蕭湛等外,在京都,他橫著走、豎著走、倒著走,還是轉彎走,誰也管不住。

也正因為連軒武功太高,無瑕姑娘才會想到中毒的辦法。

連軒能和祈王打成平手,武功之高,她根本沒有把握能贏,但是連軒必須要死。

一個蕭湛就夠東延太子忌憚的了,又來連軒這麼個勁敵,而且他的武功進步太快,現在不殺了他,以後恐怕就沒有機會了!

從沈祖琅那裡,無瑕姑娘得知連軒是一個人,沒有帶暗衛在身邊,這樣的機會,她絕不能錯失。

只是連軒性子放蕩不羈,鮮少有東西看得上眼,又時間緊迫,她就拿自己的玉佩做魚鉤了。

那般精美的玉佩,沒人能抗拒佔為己有的心,可偏偏計謀被連軒識破了,叫她賠了夫人又折兵。

別看無瑕姑娘嬌柔的很,武功還真是不弱,而且擅長用毒,連軒不敢馬虎大意。

誰知道,什麼時候就被她下了毒?

對於這樣充滿未知的敵人,連軒喜歡速戰速決。

這不,腳一踹,直接將無瑕姑娘揣飛了。

而且,他踹的位置是……臉。

毫無憐香惜玉可言。

敵人在連軒眼裡,只是敵人,沒有男女之別。

至於為什麼踹臉,那只能算無瑕姑娘倒霉了。

誰叫她刀劍上有毒,而連軒身上沒帶毒了。

連軒一直覺得有毒不用是傻子,五毒的刀劍,劃破人家的皮,只是皮外傷。

可要是刀上有毒,那一點點皮外傷,就足矣致命了。

他在流雲瀑布之下練武,帶毒藥去,也被瀑布給浸透了,而且又參加比武奪帥,怕他忍不住會用,卜達寧願被連軒打,也不給他毒藥的。

連軒身上沒毒,可鞋底有啊,玉佩上啐了毒,他踩在上面,肯定沾了毒。

偏無瑕姑娘全身裹的嚴實,除了握劍的手,只有被連軒摘掉面紗的臉露在外面了。

不踹臉,那點兒毒都被他來回給蹭沒了。

連軒彪悍一腳踹飛了無瑕姑娘,她在半空中飛時,就在歇斯底里的吼叫了。

疼的。

尤其她落地之後,更是疼的在地上打滾。

可見那毒之狠辣了。

「活該!」連軒冷冷一哼。

話音剛落,就出現四名黑衣勁裝男子,除了他們,還有沈祖琅。

沈祖琅扶起無瑕姑娘。

那四名男子圍攻連軒。

無瑕姑娘服下解藥,很快就平緩了下去,只是臉上的鞋印子,清晰可見。

那四名暗衛,訓練有素,一起圍攻,逼得連軒不得不抽出腰間的軟劍,將他們斬殺。

劍上的血,一滴滴往下落。

很快,就乾淨如初。

他轉身看著無瑕姑娘,幾乎是瞬間,就臉色大變。

之間無瑕姑娘站在那裡,手正掐著一人的脖子。

這人還不是別人,是晗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