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嫁嫡 >第五百二十五章奪帥

第五百二十五章奪帥 (1/2)

小說名稱《嫁嫡》 作者:木嬴  更新時間:2015-07-17 01:50  字數:4480

感覺到四下投過來的打量眼神,靖北侯夫人臉熱的慌,恨不得提前離開才好。

兒子惹事的本事,他要是認第二,絕對沒人敢說是第一。

沒出場,被人惦記。

一出場,就奇葩的叫人眼珠子沒差點掉出來。

比試一場,鬧一場。

他怎麼就不知道注意點形象呢。

都是快要娶媳婦的人了,一點長進也沒有,他什麼時候能跟他的武功一樣,叫人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呢?

見大家看了又看,靖北侯夫人面帶薄怒道,「別看我,不是遺傳,他是自己長歪的……。」

一群大臣憋紅了一張臉,肩膀抖啊抖的。

怎麼就不是遺傳了?

連軒的紈絝勁頭,像極了國公爺年輕的時候。

那股二二的勁,和靖北侯有三分相似,只能說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了。

顏王爺坐在那裡,正咳嗽不止。

一張桌子全是他噴出來的茶水,不過他的臉色才叫凌亂。

連軒比試到一半叫停,他還以為他是耍計謀,誰料到……

本來夠凌亂了,偏寧王在一旁笑道,「聽說晗月郡主和靖北侯世子婚期已定,是哪天啊?」

當時,顏王爺就一個想法。

有個這樣能鬧的女婿,以後得多頭疼啊,他在考慮連軒要求的退婚了。

這婚,還是退了比較穩妥。

比試台下,那些世家少爺一再退避。

許茂摸了額頭上的黑線道,「有些相信他吃了八隻燒雞了……。」

曾飛抽著嘴角道,「他都吐了五六隻了,浪費啊。」

要知道。醉仙樓的燒雞,一隻要十兩銀子呢,而且不是什麼時候去都有的,不然連軒也不用搶了。

有官兵捂著鼻子,拎了灰土來,清掃連軒吐出來的污物。

卜達端了茶過來,一臉哀怨道。「奴才就說不能多吃。爺還不信,現在後悔了吧。」

連軒漱了漱口,頭有些暈的厲害。

本來還覺得燒雞吃的不夠。還想著一會兒比試完,再去大快朵頤一頓。

這一吐,他這輩子都不想再吃醉仙樓的燒雞了。

連軒揉了揉脖子,走過來道。「大哥,我們再比過。」

可是他話音剛落。鑼鼓就敲響了。

官兵走上比試台道,「世子爺,一炷香的時間過去了,你輸了。」

連軒大叫。「我怎麼就輸了,我既沒認輸,也沒有被打下比試台好吧!」

官兵有些犯難。回頭看著右相。

右相道,「靖北侯世子。因為蕭表少爺是你大哥,才允許你喊停,給你機會,沒有趁人之危,換做旁人,你還有可能站在這裡嗎?」

換做任何一人,他早被一腳踹下去吐了。

這個旁人,指的是祈王。

祈王不可能和蕭湛那樣對待連軒,連軒喊停,祈王肯定會以為是計謀,出招的手不會停下來。

連軒撇撇嘴,道,「行了,我知道我打不過我大哥,你們給我機會,我還是會輸。」

聽到連軒認輸,裴右相放心一笑。

看來正副帥,應該就是蕭湛和祈王了。

裴右相讓連軒下去,結果連軒望著蕭湛,道,「大哥,你先下去,我和祈王切磋下。」

裴右相愕然,「你和祈王切磋?」

不當裴右相愕然,其他大臣夫人都愣住了。

他已經輸了好吧,下一場是最後的正副帥爭奪了,哪有他一個失敗者的事?

徐太后冷了臉道,「這是比武奪帥,不是他小孩子玩過家家,豈容他胡鬧?」

到這時候,蕭老國公才道,「皇上,軒兒和湛兒那一局比試,雖然大家都知道是湛兒贏,可實際上,湛兒並未出手,軒兒也未真正的認輸,該算作平局。」

聽了蕭老國公的話,大家都有些懵了。

不是吧,蕭老國公不會真的想讓連軒當大將軍吧,這不是拿國家大事當成是兒戲了嗎?

皇上眉頭一擰,蕭湛當大將軍,他勉強能接受,讓連軒來,那決計不行!

鄭太后笑道,「先聽聽靖北侯世子是怎麼說的。」

連軒上前一步,作揖道,「祈王輪空,是他運氣好,可對我和我大哥未免有些不公平,我雖然輸給了我大哥,可不代表我就會輸給祈王,若是祈王連我都打不過,又怎麼贏我大哥呢?」

連軒的話,叫一干人皺起了眉頭。

要知道,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只是比武奪帥,選的就是武功最高者,祈王和靖北侯世子的武功,孰高孰低,沒有交手過,確實不知道。

其實,這一回的比武奪帥,在人數上沒有把控住。

不應該讓祈王輪空,他應該有一個旗鼓相當的對手。

祈王沒料到,他穩操勝券,連軒還出來攪局。

他恨不得給連軒一個教訓,可是連軒的武功不低,他要贏,只怕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祈王走上比試台,望著連軒道,「你和你大哥比試,我輪空,是有些不公平,那只能怪你們運氣不好,可我若是和你比試,必耗費體力,再和你大哥比試,可就佔了下風了,而你大哥,方才和你比試,並未耗費多少體力。」

連軒翻白眼,「說的好像你不耗費體力,就能贏我大哥似地。」

祈王氣的臉色一青,「誰勝誰負,手底下見真章,不是你嘴上說說!」

連軒哼一鼻子,望著皇上道,「皇上,若是我大哥能在十招之內打敗他,那副帥是不是就是我的了,怎麼說,我在我大哥手底下也過了二三十招。」

連軒話落落定,許茂就幫著起鬨道,「對啊。都是輸,祈王是副帥,靖北侯世子